新葡京赌博
新葡京赌博 > 言情小说 > 娇娘坑船王 > 第四章

娇娘坑船王 第四章 作者 : 春野樱

    严世安虽然身着男服,但终究是个女人,为避免困扰,位出锋让她晚上在他房门外打地铺。

    这是为了她的人身安全,当然也是为了不让那些船员们有不该有的冲动及非分之想,女人在船上,绝对是祸而非福。

    躺在床上,听着海浪拍打船身的声音,位出锋翻了几次身,竟然无法入眠。他不断想起她那倔强、强忍着眼泪的样子,不知怎地,他的心有种被紧紧捏着的感觉。

    他看见马大山对她不规矩,她也看见他看见了,他没出手制止,甚至连出声都没有,于情于理,他不该如此,可他今天做了连他自己都觉得可恶的事。

    不为别的,只因他要她知道船上不是女人该待的地方。

    话说回来,她为什么想待在船上?她死里逃生,难道不想找个地方安安稳稳的过日子?虽说她心心念念的念祖可能已经沦为波臣,但世间男子多如繁星,难道她要为他孤老终身?

    不管如何,这船上留她不得,而他……也留她不得。

    正打算翻身睡下,忽听门外传来啜泣声,位出锋心头一震,本能的起身。

    她在哭?白天里受了委屈跟皮肉伤都忍着没哭,但终究还是在夜深人静之时忍受不住了?

    他下了床,赤着脚走向门边,啜泣声更是明显。

    他轻轻地拉开房门,往脚下一看,她裹着被子、蜷缩身体躺在那儿,人是睡着的,却不断哭泣。

    她在作梦,不知梦见了什么,哭得很绝望、很伤心。

    位出锋感觉心像是凝结了一般,顿时有点吸不上气,看着她露在被子外的手,他胸口一紧。

    蹲下身,他轻轻的拉起她烫伤的手一瞧,已起了一片水泡,又红又肿。真是个要强的丫头,烫得这么严重,居然还不肯用药?她是故意的吧?是故意在他面前倔强,不想让他看笑话或看扁她吧?

    这么横的丫头,他还是第一次遇到,那些在他身边绕的女人,总对他唯唯诺诺、千依百顺,任他呼来唤去,也不敢有半句不满或怨怼,包括……初雪。

    是的,就连他那溺死在池子里,自与他成亲至她死去,都不曾真心真意爱上他的妻子,也从来不曾对他有半句顶撞。

    正当他想得出神,她忽地一把拉住他的手,哭喊道:“别……不要,念祖……快逃……”

    又是念祖?她心里只有他?既然念着他,合该下船去找一丝希望,为何这般坚持要留在船上?

    “不……念祖……对不起、对不起……”

    她在梦里哭得伤心,而他看着揪心。

    不!他揪什么心?他的心早已犹如死水,任谁都起不了涟漪。

    他厌恶这种感觉,他的心不想被谁绊住,更不想因谁而起伏。

    浓眉一拧,他懊恼的看着她,然后将手一抽……

    帮飞叔整理完伙房,严世安来到甲板上,见凤海跟几名资浅的船员正在清洗甲板,她立刻上前问道:“凤海,我能帮忙吗?”

    凤海笑视着她,“妳不是刚在伙房忙完吗?这么爱干活儿?”

    “我闲不住嘛。”她说着,挽起袖子,“怎么做?”

    凤海拗不过她,笑叹一记,“先用刷子刷甲板,然后冲洗,接着再擦干。”

    “简单。”她扬起暖阳般的粲笑,立刻从一旁拿了一柄刷子,跟着他们刷洗甲板,一边问道:“凤海,二爷说要去风息湾,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风息湾啊,那是北方的一个大港,前年二爷跟朝廷合作扩建,现在可繁华得很。”凤海说。

    严世安不由得陷入沉默,由位出锋跟朝廷扩建的大港?他跟朝廷的关系果然密切,难怪短短几年就能抢走严家大半的生意。

    正想得出神,突然有只大手用力朝她**拍了一下,她吓得猛地站直身子,惊叫一声,“啊!”倏地一转身,就见马大山正一脸洋洋得意的站在那儿,身后跟着两名跟他臭味相投的船员。“马大山,你……”她气得全身都忍不住颤抖。

    “怎么?生气了?”马大山哼笑一记,戏谑地道:“一个女人在男人面前**翘得老高,不就是想勾引人吗?”

    “你说什么?!”严世安气得想把手里的刷子往他脸上丢去。

    “大山哥,别……”凤海怯怯地道。

    “别什么?”马大山朝他胸口推了一下,教他踉跄了两步。“臭小子,有你说话的分吗?老子在跑船的时候,你还在穿尿兜呢!”

    “不是的,大山哥,初雪姊姊她……”凤海低声下气地道,“你……你别欺负初雪姊姊,好吗?”

    马大山一听,脸色丕变,一把抓起他的前襟,“臭小子,你想英雄救美?”

    “大山哥,我没有,我只是觉得一个大男人不该欺负一个姑娘家,所以……”

    他话未说完,马大山已一个振臂将他甩丢在地上。

    凤海这一摔,勾起严世安的记忆,教她想起念祖被扔到墙上的那一幕,可怕的记忆排山倒海般的向她袭来,教她不由得将对念祖的爱护投射到凤海身上。

    她迈开几个步子冲向凤海,像抱着念祖般的抱住凤海。

    凤海吓了一跳,其他人也都瞪大了眼睛,惊疑不解。

    “住手!不准你欺负他!”她犹如保护幼子的母兽般,张牙舞爪地与马大山对峙。

    马大山先是一愣,旋即讪笑两声,“妳这娘儿们还真是骚,果然是青楼出来的,老的小的都不放过,妳昏迷时在二爷舱房里睡了几晚,我看二爷应该也尝过了吧?”

    “你嘴巴放干净一点!”严世安怒斥道。

    “干净?老子的嘴再不干净,都比妳那破身子干净!”马大山挑眉,yin笑着问道:“妳在妓舫上能做的事,在破浪号上也能做,睡妳一次几两银?”

    马大山这话才说完,整个人像是突然被撞到似的往前扑跌。

    大伙儿一惊,这才看见脸上覆着寒霜的位出锋。他不知何时来到甲板上,也不知何时出现在马大山的身后,是他重重的踹了马大山一脚,让他闭上那张肮脏的嘴。

    “二……二爷?”马大山急急爬了起来,神情惊惶。

    位出锋瞥了正护着凤海的严世安一眼,冷沉地说道:“我早说了,女人在船上会是麻烦。”

    马大山听他这么一说,立刻附和道:“二爷,这小婊子狐媚得很,到处勾搭,我看……”

    他话未说完,位出锋突然一把扯住他的衣襟,拉着他往船舷边走,随即一个振臂将他抛下海去。

    “啊—”

    听着马大山的惊叫声,看着马大山落入海中,所有人都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马大山在海中载浮载沉,叫喊着救命。

    位出锋站在船舷边冷眼睨着他,面无表情。

    严世安惊疑不已,一时之间还反应不过来,他为什么将马大山抛下海?他说她是个麻烦,要抛也是抛掉她才对啊!

    李韶安上前,低声问道:“二爷,就这样不管?”

    “这里距风息湾不远,今天浪静水暖,以他的水性,游得到,死不了。”位出锋说罢,一个转身,扫视着那几个向来跟在马大山身边惹事,素行不良的船员。

    他们全都低下了头,不敢吭气。

    “我只说一次,”位出锋沉着声音警告道:“谁再敢对她动手动脚,出言狎戏,就跟马大山同个下场。”

    听到他这么说,再看着他脸上那绝对的、不容半点质疑及反抗的神情,严世安的心猛然一撼。

    自从她清醒后,他就对她非常冷淡、非常坏,视若无睹她被欺负羞辱,在她打心里认为他就是个把女人视如蝼蚁的混蛋之际,他却又做出如此霸气暖心的事……

    她真的胡涂了、困惑了,他可以毫不犹豫的杀害前世无辜的自己,却又为了维护莫初雪而将船员丢下船,他位出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当她正脑筋打结,神情迷惘,两眼发直的看着他之时,他冷厉的目光突然移到她身上。

    看她还抓着凤海,位出锋不知怎地一阵恼火,他浓眉一揪,严厉地道:“女人不知检点就闹事。”说罢,他一个转身走向船楼。

    严世安先是愣住,接着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不服气。

    他说她不知检点?她哪里不检点了?他的意思是,马大山对她说那种话、占她便宜,错都在她?!

    瞬间,一股气从胸口直往她脑门窜,教她没了理智,她放开了凤海,起身迈开步子追上他。

    当她追到下舱,位出锋已经回到他的房间并关上了门,她站在房门外,用力拍打门板,“开门!你开门!”

    正在下舱歇息的船员们好奇的打量着她,窃窃私语着,可是此时的她什么也管不着,她就是要位出锋说个明白,还要他为他的那句话向她道歉。

    “位出锋!你开门,我有话跟你说!”她边拍打门板边叫着。

    可房里的人没有丝毫动静。

    严世安又气又急,更加使劲的拍打门板,然而就在她将全身的力气都灌注在掌心,用力拍打门板之时,门突然被打开了,她一个重心不稳,狼狈地摔进他房里。

    位出锋站在门边,眼神冷漠的瞅着她,但唇角却微微勾起一抹嘲谑的笑意。

    出糗让她更加气愤,她飞快爬了起来,还没站稳,船身突然非常用力的晃了一下,她像是风中摆动的小草般前后摇晃两下,随即整个人跌进他怀里。

    他单手扣着她的腰,低下头,用一种教人瞧不出情绪及想法的眼神注视着她。

    迎上他直接又强势的目光,她的心漏跳了一拍,顿时面红耳赤。

    “妳想做什么?”位出锋淡淡地问。

    严世安推开他,两颊又红又热,气呼呼地道:“我……我要你跟我道歉!”

    他眉梢一挑,“道歉?”

    “是!”她直视着他。

    “我做了什么?”他冷哼一声,“刚刚我才为了妳把船员抛下海去,妳倒是还欠我一个道谢。”

    她欠他一个道谢是吧?好,她现在就还他。

    “你刚才做的事,我感激不尽。”严世安愠恼的直视着他,“这样行了吧?”

    “虽不满意,但可接受。”他说。

    他那总是没有情绪的面容跟声音,不知怎地让她觉得特别的焦躁,特别的不悦。

    “现在,换你为你刚才所说的话向我道歉。”

    “我刚才说了什么?”

    “你说我不检点。”严世安难掩气愤,“我哪里不检点?马大山屡次言语骚扰我,甚至动手吃我豆腐,你全看在眼里却假装视而不见,居然还说我不检点?难道他那么混蛋是我的错?”

    “是。”位出锋想也不想地回道。

    “什……”她难以置信的瞅着他。

    “他是个混蛋,但因为妳,他变得更混蛋。”

    “什么?”这是哪门子的歪理?

    “到了风息湾,妳就下船。”他说:“妳在船上,只会让更多人变成混蛋。”说罢,他一把抓着她的后领,将她拎了出去,然后关上房门。

    严世安气得对着门板大骂,“你最混蛋!”但她的心情还是平静不了,大口大口喘着气,胸膛剧烈起伏。

    一转身,她见周围所有人的视线都在自己身上,而且都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她不免感到奇怪,她又没有做什么,大家为何是这样的反应?

    似是看出她的困惑,骆无争先向其他人使了个眼色,众人纷纷退开了,接着他朝她走来,微蹙着眉头,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苦笑道:“孩子,这船上就只有妳敢冲着二爷骂混蛋。”

    方才发生在甲板上的事,骆无争全程目睹。他跟着位出锋很多年了,位出锋的霸、位出锋的冷、位出锋的傲,他都知道。

    可这么多年来,他从不曾将任何人丢下海,但这次,他却为了她将马大山抛下船。

    想到这儿,他忍不住细细端详着她,想找出位出锋为她这么做的理由。

    “骆大夫,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坏?”严世安气愤难平。

    骆无争微顿,“他对妳坏?”

    “他……他可是这船上的主人,可他却漠视马大山欺负我。”

    “他为了妳把马大山丢下海。”他说。

    “那、那是没错,可他又说我不检点。”她不服气,“我哪儿不检点?”

    “这……”骆无争微微皱起眉头,老实说,他也不懂位出锋为何说她不检点。

    “骆大夫,我虽在青楼长大,又是从游舫上逃出来的,可我清清白白,也从没想过利用我这女子的身分去图什么好处跟待遇,他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客气,甚至有时根本是在羞辱我?”她气坏了,一口气道尽她的不满。

    “这……老夫也不明白,真要找个理由的话,可能是因为……”骆无争眼底有着一丝同情,“妳跟死去的夫人同名吧。”

    “咦?”严世安一愣,他娶妻了?随即想想也对,他都几岁的人了,有家室也是正常,为了再次确认,她问道:“他的妻子也叫初雪?”

    他微微颔首,“是的。”

    “就因为我跟他的妻子同名,所以他对我特别坏?这是为什么?”

    骆无争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开了一个不该打开的话题,不免有些慌张,“别问我,我……我不清楚。”说完,他急忙转身走开。

    严世安也没穷追猛打,因为她知道骆无争什么都不会说。

    他说位出锋对她坏是因为她跟他死去的妻子同名,也就是说,他痛恨厌恶他的妻子?

    为什么?他的妻子做了什么?她的死……跟他有关吗?

    手机用户请阅读:新葡京赌博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新葡京赌博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娘坑船王最新章节 | 娇娘坑船王全文阅读 | 娇娘坑船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