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赌博
新葡京赌博 > 言情小说 > 王爷的小医娘 > 第六章

王爷的小医娘 第六章 作者 : 阳光晴子

    事关杨苓珊,朱晋棠让梁侑聪也一起陪同,孟均自然不想错过,有聿宽守著书斋,他也愉快的跟着走。

    一行人到达碧水阁,直接来到内室,就见魏渔向也在,但他脸色青白,目光冒火,显然已经跟丁乐乐唇枪舌剑一番,结果惨败。

    丁乐乐的表情很复杂,有点光火,也有点不屑,在她身边,还有一名陌生的清秀脸孔,手里拿着药箱,孟均与聿宽同是负责王府安全的人,自然知道她是丁乐乐的随侍丫鬟晓妍,便低声向朱晋棠禀报。

    晓妍一见这大阵仗进来,表情微微一惊,但随即低头行礼。

    床上的杨苓珊一见到思念多日的朱晋棠,眼眶顿时泛红闪泪光,而在床旁侍候的两名丫鬟在行礼后,表情看来不悦,眼神充满控诉的瞪着意思意思行个礼后,就直勾勾的看着他的丁乐乐。

    气氛诡异,孟均好奇的目光在屋内几人间打转。

    朱晋棠漠然的黑眸盯视着丁乐乐,“本王时间宝贵。”

    闻言,丁乐乐一双清澈明眸中,一抹犀利锐光闪过。时间宝贵?也是,这十日未见他来关切过,所以说,八卦永远是八卦,什么虐恋情史,看来都是瞎编的。

    “王爷,我药疗杨姑娘十日,把脉后,要求看看杨姑娘身上红疹有何变化,但杨姑娘死活不肯。老实说,她有的我也都有,我真不明白,她为什么不肯?了不起我也光溜溜的让她看,这很公平的。”

    朱晋棠眼睛顿地抽搐了一下,蹙眉看着她。

    其他人一听也呆住,这还是个姑娘家吗?虽然大夫眼中没有男女之别,但她这话还是让人颇不自在。

    杨苓珊一脸羞窘又委屈的表情。丁乐乐这女人也太不知羞耻了,当着她跟魏渔向的面说那样的话已经够惊世骇俗,没想到在王爷跟梁老太医、孟均面前又说,真是寡廉鲜耻!

    “王爷,丁大夫哪里像大夫?这屋里多少男子,她自己不要脸就算了,还当着我们家小姐说如此粗俗的话,是要让我们家小姐吓到病包重吗?!”在床边侍候的丫鬟突然气呼呼的开口。

    朱晋棠冷冷的睨她一眼,她顿时吓了一跳,这才意识到自己这会儿哪有说话的分儿,连忙跪下,颤声道:“小喜错了、小喜错了。”

    她边说边自掌嘴巴,啪啪啪的声音在房内清晰无比。

    “王爷别怪小喜,小喜是为了我……”杨苓珊连忙要另一个丫鬟百合去拉住小喜掌掴的手,又泪眼汪汪的仰头看着朱晋棠,委屈的说,“一想到上回丁大夫看到我的手臂觉得恶心,苓珊就难过不已,可丁大夫现在竟然又要求……”她哽咽一声,泫然欲泣。

    丁乐乐替杨苓珊看了十天的病,聪敏又善于观察的她,早看出这位相府千金是个虚伪的讨厌鬼,师父有云,当大夫要有耐心,但对烂病人则免之。

    “王爷,恕我直言,我觉得杨姑娘一点都不想治好自己的病,她在这里白吃白住,偶而还有太子来看病,最重要的是有王爷这么帅气的男人可以就近养眼,日子过得很爽快哪。”丁乐乐双手环胸,说得理直气壮。

    殊不知这一席话,让不少人听得心惊胆颤。

    但孟均突然觉得仙女下凡来了,太厉害了!他跟主子可是直至葛大夫来到王府,看了近三个月的病后,才从她隐讳暗示的话语中,发觉杨姑娘的余毒未解是有问题的,但丁乐乐才来几天……果然是个不容小觑的人物。

    一旁,朱晋棠看着丁乐乐的目光顿时变得深幽。

    梁侑聪心头一震,额发冷汗,魏渔向则气愤不平的道:“妳太过分了,谁愿意躺在床上,只能偶而下床走几步的过上一年?!”

    但丁乐乐直接略过他的话,连看他一眼都懒,只是盯着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泪如雨下的杨苓珊。

    杨苓珊却想不通,为什么一个十五、六岁的粗野少女可以如此轻易的看穿她的伪装?!她是重生一回的人,老天爷给了她第二回人生,她自认她的戏演得极好,成功骗过了一个又一个,偏偏杀出了程咬金——前世,她的生命中根本不曾出现过丁乐乐!

    “丁、丁大夫,呜呜……妳怎么可以……我怎么会想要这样过日子呢?呜呜呜——”杨苓珊抽抽噎噎,最后干脆痛哭出声。

    见状,丁乐乐忍不住直接拍额翻白眼,这个毫不矫情的动作,让屋内其他人表情各异,孟均却是崇拜极了。

    “妳不想?那我给妳治病,要求看看病症变化如何,妳怎么不给看?我愿意看是妳的荣幸,不然我直接放弃,妳再没机会治好,那是妳的损失。”丁乐乐不屑的撇撇嘴,“更何况妳浑身红疹,我还得忍耐着看,我都没哭了,妳哭什么?”

    杨苓珊努力维持虚软的疲态,持续假哭,可是这丫头说话太恶毒,令她几乎快忍不下去,但为顾全大局,这笔帐她也只能记下。

    “好,为了向王爷证明我想被治好,我让妳看。”忍气吞声下,她还是强装出坚强,泪眼蒙眬的看向面无表情的朱晋棠。

    但他只是点个头,转身就走。

    然而丁乐乐又开口了,“王爷,你们全退到花厅就好了,中间还有珠帘隔着,也还有床上的纱帘罩着,大家无须介怀,我也只看一眼,确诊即可。”说白了,她也不太想单独应付杨苓珊。

    但朱晋棠等一干男眷还是一致的退到院子外,最后,晓妍也让丁乐乐挥挥手给支退,还说了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难看的画面,我看就好。”

    晓妍跟着一干人等,显得很不自在,尤其朱晋棠的神情沉冷,梁侑聪跟魏渔向的脸色也难看,还有一个拚命忍着笑意的高大男子时不时的瞅着她笑。

    “喂,妳说说,有没有发生过病人还没给妳家主子医治,就先被她的话给活活气死的?”孟均憋住笑意的向她低声问。

    晓妍愣了愣,还真的点点头。

    这让孟均忍不住抱着肚子,更努力的憋笑了。

    而一旁的朱晋棠听了竟然也想笑。天知道,他从小就因为皇宫中的权势斗争而变得早熟,沉稳内敛的他即便是笑,也总是淡淡的,而这一年多来,就连那样的浅笑都没了。

    可此刻,一想到丁乐乐那古灵精怪的模样,他突然很想知道是怎样的大夫才能教出她这样的徒弟?

    思及此,一抬头,就见丁乐乐像后头有鬼在追似的跑了出来,而那张娇俏的脸蛋上丝毫不掩饰她的不适。

    丁乐乐“咚咚咚”的直跑到朱晋棠面前,她深呼吸再深呼吸后,目光一瞬也不瞬的看着朱晋棠那张帅翻天的容颜。

    他不解,蹙眉正想开口——

    丁乐乐忙不迭的摇摇头,抚抚胸口,“王爷别说话,让我的视觉先舒服点,不然那画面太可怕了,我怕我待会儿吐在王爷身上。”

    “丁乐乐,妳到底是不是大夫?”魏渔向顿时怒了。

    她立刻斜眼看他,“大夫不是人?看到一个美人全身变得跟癞虾蟆一样,皱皱凸凸的一大片,你不会想吐啊?鲷鱼兄。”

    他气得牙痒痒的,“什么鲷鱼兄?!我叫魏渔向!”

    “不都有鱼?不过,你比较适合叫鲷鱼,但又不该是那个鲷字,而是刁难找碴的『刁』字。”丁乐乐说完,又将目光转回到另一张让她舒服的俊脸上,“还是王爷比较赏心悦目,冷峻点更好,可以让我激动作呕的胃部慢慢冷却下来。”

    魏渔向气闷恼怒却又不知道该回什么,只见她笑咪咪的对着朱晋棠发花痴,而对方也没多说什么,他也不好发难。

    朱晋棠生平头一回被人当成药方来舒缓反胃症状,他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倒是一旁的孟均肩头拚命抖啊抖的,站在他右侧的晓妍一脸担心的看着他,就连她也对这主子感到无言。

    丁乐乐吐了口长气,亮晶晶的明眸转啊转,笑看着朱晋棠,“王爷,我需要一样东西,有了它,我就能在三个月内医治好杨姑娘的病。”

    “哼,口气真大。”魏渔向嗤之以鼻。

    “鲷鱼兄,请别妒嫉我的医术比你强,谢谢。”

    他脸色难看,气到都要吐血了。到底谁是鲷鱼兄?!

    “王爷,我在东院时,有拿到部分其他大夫们医治杨姑娘的病历,听说这是王爷吩咐下来的,任何为杨姑娘看病的大夫的手写病历都得细心保存,好留给接手治疗的大夫们作参考,得以加快治疗速度,是吧?”她见朱晋棠点个头,笑咪咪的又道:“我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师父说,她也是看中我这天赋才教我习医的,只要给我所有的病历,我有把握,肯定能治好杨姑娘。”

    “要真如妳说的这般容易,那这一年来医治杨姑娘的老太医及其他大夫们全是猪吗?”魏渔向就见不得她如此自傲,顿时口不择言。

    “天啊,鲷鱼兄,你怎么敢说让皇上倚重的老太医是猪?!你敢说,我还真的不敢听啊。”丁乐乐双手摀住耳朵,一副你有熊心豹子胆,小女子是老鼠胆的姿态。

    魏渔向气得说不出话来,但又觉得自己着实说错话了,不禁苦着脸低下头。

    丁乐乐嘿嘿一笑的看着朱晋棠,“其实,听到鲷鱼兄说出他的心里话,小女子也想说说几句心里话。王爷,小女子虽出身平民小户,但我医术真的强,王爷虽是高高在上的皇族,却不会医术,所以是王爷有需要我才过来,在供需理论上,小女子并未矮王爷一截——”

    “王爷,你怎么能容忍她如此大放厥词——”魏渔向听不下去了,火冒三丈的打断她的话,然而在看见朱晋棠那双似冬雪般的冷眸时,他立即低头,再次闭嘴。

    朱晋棠直视着丁乐乐,竟瞧出她眸中有着崇拜,“继续说。”

    气场好大啊!丁乐乐对于他一眼就能吓退某人的气势感到叹为观止,她边在心里赞叹,边回答,“既然小女子并未矮人一截,为何要被限制行动?”此话一出,立刻引来了众人的侧目,“放心,基本上我还是会尽量依着王爷的规矩,但我有个怪癖,就是在想药方时会心不在焉的走动,所以,只要我没什么不好的举止,麻烦王爷下令让任何人别拦阻我,免得断了我的思绪,医不好杨姑娘,那损失的还是王爷嘛。”

    她话语一歇,就听见身边冒出好几声的抽气声。

    这是威胁?朱晋棠黑眸闪过一道冷光,却不得不佩服她的胆识,敢这么跟他说话的女人,她算第一个。“行,只要妳的行为没有危及他人,不是当他人耳目,本王都允了。”

    此话一出,又是几声倒抽凉气声。王爷给她的自由也太大,真的让她在王府横着走了!

    “太好了,跟聪明的人说话就是开心,”丁乐乐煞有其事的拍拍手,“王爷,放心吧,我觉得杨姑娘体内的毒不怎么难解,到时候……三个愿望的事?”

    他神情平静,“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她眼睛一亮。

    见朱晋棠颔首,丁乐乐的心都要飞扬起来了。太好了!届时三个愿望的第一个,就是要他无条件帮忙将她的师父找出来!

    手机用户请阅读:新葡京赌博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新葡京赌博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王爷的小医娘最新章节 | 王爷的小医娘全文阅读 | 王爷的小医娘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