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赌博
新葡京赌博 > 言情小说 > 姨娘人财两得 > 第四章

姨娘人财两得 第四章 作者 : 简薰

    春分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气,接着把茶水喝完,乍见丈夫虽然意外,但也没什么不高兴,相反的,现在的情况就像在孤岛生活一年后突然看到小伙伴,其实是开心的,有人可以讨论《灌篮高手》还是《神剑闯江湖》,或者哼上两句爱黛儿真是再好不过,一个现代人在这里实在是太寂寞了。

    何况在现代贺呈志除了是工作狂之外,其实很好相处,他肯定不需要她早早起床伺候读书,也不用她半夜睡在小榻上伺候喝水,最多就是他不喜欢人家动他东西,让她帮忙整理,但这样还是很好啊。她低血压,这身体也是低血压,早起超痛苦,光想着以后可以睡到天亮,她就觉得日子好上很多。

    想想也觉得荒谬,他们为了离婚而出车祸,没想到却一起穿越到濒死的主仆身上。

    贺呈志不是个好丈夫,但撇除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这点,还算是个好人,只不过当这种人的妻子太挫折了,他永远工作优先,即便她穿得超级性感,也敌不过海外厂商传来的邮件,她感受不到一点甜蜜喜悦,话题永远是下游厂商供货不及,上游厂商在逼货,他下个月底一定要亲自去越南盯……

    两人的工作都不轻松,谈恋爱的时候他还会挤出时间跟她约会,看个电影,吃个饭,亲热一下,每年也一定会排出十天的假期跟她去海外旅行,虽然她与男朋友相处的时间算少,但他忙啊,能为她挤出这些时间,她很满意了,比起问什么答案都是随便的约会,她觉得他们的约会更好,因为时间不多,每次都是接下来要怎样怎样,绝对不会有随便这种答案。

    所以当他在瑞士的森林小径上拿出婚戒,她完全没犹豫就答应了,还很戏剧化的掩面哭泣,因为她觉得婚后的生活就是男女关系的延伸,他们不但能偶而约会,还能天天一起吃早饭,天天一起调闹钟准备睡觉。

    事实证明她想太多了,结婚后虽然天天见面,但相处时间却更少了,他好像把她当饭友,每天早上一起吃饭就没了,因为她睡觉的时候他还没睡,夫妻一起躺下互相给晚安吻这种事情也只能留在她的幻想中。

    没发现衣服是新买的,没发现她胖了,当然对她剪短的头发也不知不觉,无止境的加班,回家也抱着计算机看。她为此检查过计算机,怀疑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精彩小黄片,导致他如此欲罢不能,但弄了半个多小时还是只看到报表跟邮件备份,没有小黄片。

    没有?她不是输给身材姣好的成人姊姊,而是输给那些电子表格?这个事实她不知该开心还是不开心。

    如果对手是成人姊姊,她可能还能借着皮肤触感赢过,她相信一个能抱着的女人可比一个只活在影片中的女人强,但对手是电子表格耶,她要怎么赢过一张张的进出货明细?她又不能把自己变成开会报表。

    这种生活过了一年多,她真的很累,如果一个男人连妳从长发变成短发都没感觉,那对他的感情到底还有什么好期望的。

    跟这种男人过一辈子?不!

    她才三十岁,人生可以有更好的选择,找一个爱她的人结婚,生孩子,地球有三十五亿男性呢,她的机会还是很大。

    偏偏跟贺呈志提离婚,他又不肯。

    她就不明白了,事实证明她这个妻子可有可无,既然如此干么不离婚,离婚至少还清静点不是吗?

    他们的共通资产只有那间一房一厅的房子,当初一人出两百万买的,在她的想法里,要不贺呈志给她两百万,房子归他,颠倒过来也行,再不然卖掉,卖多少两人平分,但这些提议他都不要。

    她真的见识到男人可以卢到什么地步了,不爱妳但也不离婚。

    但她是什么人?上市公司的项目经理啊,见过的卢人还少吗,他卢她就跟他磨,直到他点头为止,前后过程四个月,比她历代项目的时间都要长。

    然后就是那一天,跟着快要变成前夫的丈夫一起穿越了,而且这时代他是主,她是仆,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她在这头心思千回百转,那头赵左熙也好不到哪里去。

    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她,要说离开二十一世纪有什么舍不得的,就只有她了吧。

    现代他身为贺呈志,母亲前几年过世后,他才知道父亲另有一个爱人,甚至他还有两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他无法理解,但这是大人的事情,如果连母亲都原谅了,他也没资格说什么谅不谅解。

    他一直以为母亲是知道的,毕竟两个弟弟都有报生父认养,身为这个家庭的女主人,母亲不可能不知情。

    他不想父亲为难,偶而家族聚会见到那女人他会点头,跟两个弟弟则保持着不咸不淡的关系—没一起生活过却要当兄弟,那太难了,他觉得大家维持表面礼貌就可以。

    直到外公生日那天,他去给外公庆生,外公喝醉后想女儿哭了起来,说了很多事情。

    他这才知道,母亲虽然明白,但却是不甘愿的,只是父亲跟她说:“妳要是不吵不闹,公司以后就会给呈志,不论怎么说他也是我的长子,但如果妳要闹,那就离婚带着他走,我一毛钱也不会给妳。”

    母亲是为了他才忍气吞声。

    那时他就觉得自己得努力才行,一定得把父亲的公司接手过来,不为什么,只为他终于知道母亲为何总是郁郁寡欢,他得替母亲出口气。

    于是他放弃了学者的路,毕业后按照父亲安排进入公司担任经理,为了要在弟弟毕业前握住实权,他付出很大的心力,中文系学生空降到商务圈,专有名词全不会,Office除了Word跟PPT之外都不懂,上班时得一边查书,下班后得给自己补课,他发愤读书,终于不再是人人暗嘲的草包经理,而是一个能保持出货正常的经理。

    这一行要能准时出货并不容易,因为下游厂商会因为各种关系短少出货,甚至明明要十二万件,他却只出货十万,还完全不告诉你短少,等过了海关验货才会发现少箱子,而这时候已经要面临门市分配问题。

    门市是最不能得罪的,一旦允许的数量有所短缺,造成活动瑕疵,门市下次就不会上架了,相同商品多的是,能取代的品牌也多的是,不见得要他们这家。

    他如果自己没空盯货,就会派心腹去,麻烦归麻烦,但飞一趟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算问题。

    在两个弟弟毕业前,他已经是兼任经理,手握两大部门,而弟弟们也完全没让人失望,开始夺权之路。

    在董事会以压倒性的票数决定他是下一任执行长那一天,他特意提早回到家里,却发现家中空无一人,直到很晚如珊都没有回来,他忍不住打了电话。

    柳如珊的语气很不好,“现在已经快一点了。”

    “妳怎么还没回来?”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冷笑,“我人在新加坡出差,月历上有写,麻烦你去看一下。”说完喀的一声,挂了电话。

    他走到月历前,赫然发现有三天写着出差,而且她昨天就出发了。

    昨天?对了,他跟董事会的人去喝酒,喝多了怕吵到她,所以直接睡在沙发,早上起得晚了,匆匆梳洗过后就去公司,根本没发现家里没人。

    柳如珊从新加坡回来后,便跟他提离婚的事情。

    他第一个反应是,“不要。”

    她很是意外,“为什么不要?”

    “为什么要?”

    “你连我出差了都不知道,你觉得这种生活有意义吗?我是觉得没有。”柳如珊的表情看不出好坏,“我这半年跟没老公差不多,住一起还得帮你洗衣服,我没那种奴性。”

    “衣服我可以自己洗。”

    “又不是洗衣服的问题。”

    他执着起来,“妳刚刚说是这个问题的。”

    柳如珊看着他,“你需要的只是一个管家跟打扫阿姨,你不需要妻子,可是我需要丈夫,所以我得跟你离婚。”

    “我是妳的丈夫啊。”

    “你是吗?不知道我出差,不知道我剪头发,连我们公司的警卫都发现我剪头发了你却没发现,丈夫不是这样当的,我需要关心,既然我对你的生活可有可无,那不如离婚,我不想浪费时间。”

    他愕然,原来在她眼中,跟他的婚姻已经是浪费时间了?

    可是他不想离婚。

    这几年的忙碌,这半年的冲刺,她是他心底最后那抹温柔,只要等大权在握,慢慢把股份买下,他就可以空闲下来,或计划小旅行,或计划生孩子,总之跟她在一起什么都好,就是没想过她要离婚。

    可柳如珊十分坚决,后来他也想开了,要离就离,他可以追她一次,为什么不能追第二次?只是没想到会出那种事情。

    他在赵左熙的身体中醒来时十分错愕又惊慌,一开始也怀疑过是恶作剧,但实在不像,历经几次昏睡醒来,总算接受了。

    接下来又是另一串的考验,所幸原主是被砸到头,所以他这个赵左熙就算有什么不对也很好糊弄,在确切知道自己将以这个身分活下来后,他便开始收买人心,赵宅的大小事情由小厮家安,家华去打听。

    跟原主的记忆重合后,他知道二房很麻烦,赵义虽然是亲叔叔,却什么都由婶婶罗氏掌控,罗氏看他自然十分不顺眼—赵仁早逝,赵家绣庄将来却不给同为儿子的二房,而是要给大房的长孙继承,对罗氏来说,恨不得那尊玉石花瓶能砸死他,家产全部给自己的儿子赵左齐,这才叫公平。

    此外赵义有个姨娘陈氏,生有一庶子赵左丰,十五岁,十分谨慎从事,跟喜欢说大话的嫡子赵左齐完全不同,可惜再如何也只是庶出,因此并不得赵老太爷看重。

    赵左齐本身虽然没有什么太大的志向,但罗氏跟小罗氏都是野心勃勃的人,这种母亲跟妻子有时候会为他做出什么事情很难说,得派人看着。

    身为大房嫡子,最不缺的就是银子,有钱好办事,家安透过罗氏的奶娘,把吟风院跟和盛院的下人都买通了几个。

    至于翔云院中的书信,当然命人拿去别庄了,记忆重合归重合,但也不是事事清楚,能多知道一点赵左熙的事情是一点。

    还有最重要的就是了解这时代,所以他想了最简便的方式—听说书。

    每隔三五天他就会找不同的说书先生,让他们说说大东朝的趣事跟轶事,而且什么故事都听,上至朝堂大事,下至后宅斗宠,如此过了一年多,套路大抵都清楚了,反正基本道理是一样的。

    譬如说一样是赵家的孙子,他的地位有多高,赵左丰的地位有多低,都能透过各种故事明白,嫡长孙是无可取代的存在,也是家族正统,而庶孙不过就是开枝散叶的功能而已,有是锦上添花,没有也没差,毕竟大房跟二房都有嫡子,赵左丰这庶子就显得不是那样重要了。

    也是因为把套路摸熟,下人也收买得差不多,他这才愿意回到赵家。说来他跟原主有一点很像,都是必须夺得家产才行,前生为母亲复仇,这生则是父亲的遗愿。

    赵老太爷从赵左熙年幼时就告诉他,他是赵家绣庄往后的当家,得好好努力。

    既然承了赵家的恩,他就想尽他所能的回报。

    如果这是赵仁的遗愿,是赵左熙一直努力的目标,那么,他会替他完成。

    手机用户请阅读:新葡京赌博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新葡京赌博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姨娘人财两得最新章节 | 姨娘人财两得全文阅读 | 姨娘人财两得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