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赌博
新葡京赌博 > 言情小说 > 弄假成婚的恋人(下) > 第六章

弄假成婚的恋人(下) 第六章 作者 : 凌熙

    “妳说的没错,”他敛了笑容,声音低低的,“输了就是输了,我不会像那些失败者说什么我尽力了,人们只会看结果,不会在意过程,这道理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但是瑶瑶,我不会永远都输,慕敬霆也不见得一直会赢,就像现在,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你也什么都没有。”季瑶冷冷的看着他。

    慕清川笑出声,只当季瑶是故意和他顶嘴,然而在很久之后,他才真正明白季瑶这句话的含义,只是他明白得太晚了。

    看到他笑,季瑶心中划过一丝失望,从一开始,懂她的人就不是慕清川。

    她从风衣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递到他面前,慕清川定睛一看,双眸的笑意瞬间消散,连周身都散发着阵阵冷意。

    季瑶手里拿着的是一条银链,在银链的下端,挂着一枚精致的银色女戒。

    那是两人恋爱一百天时,他送给季瑶的戒指,然而他还戴着相同款式的男戒和汪诗情订婚。

    季瑶将戒指递到慕清川面前,她低垂双眸,声音里没有愤怒,亦没有悲伤,听不出一丝情绪,“这东西我不想要了,还给你。”

    慕清川抬头,望着季瑶沉静淡漠的面容,和一片平静的眼神——她不是在开玩笑。

    她不是为了呕气,更不是想借此打击他,她的想法和她说的一样,是真的不想要这个戒指了,所以想还给他,只是这样而已。

    这就是季瑶,从来都是如此直率地表达自己的想法,不会隐藏,就像她伤愈后两人第一次见面,她也是那样直接地说想见他,眼里的激动与兴奋总是会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

    可这双清澈的眼睛此刻却是冷漠一片,往昔的爱恋、崇拜全都不复存在。

    慕清川心中一凛,他背靠长椅,双手环臂,没有接过季瑶手上的戒指,“有必要吗?妳不想看到扔掉就好了。”

    季瑶一噎,将戒指又往前伸了一些,“我没有那种习惯,我只想物归原主,”她讽刺的说:“而且,我觉得有更适合这个戒指的人在吧。”她暗示慕清川既然用男戒订婚,那么按理这女戒应该要戴在汪诗情手上。

    “妳真这么想?”慕清川努力保持平静,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毫不在意,“妳已经不想要这个戒指了?”

    季瑶毫不犹豫的回答,“对。”

    慕清川用带着男戒的那只手拿过链子,他站起身把银链和戒指放到手心里掂了掂,“既然妳这么不想要,那我帮妳扔掉好了,省得妳看着心烦。”说罢,他大手一挥,倏然将戒指扔到一旁的草丛中。

    “你做什么!”季瑶睁大眼睛瞪着他,他竟这般干脆地扔了戒指?

    慕清川嘴角微勾,看到她在意的样子,感觉心情舒缓了许多,他故作不在意的说:“妳急什么,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东西而已,妳既然已经还给我了,那么我要丢要留都是我的事情吧。”

    “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东西……”她怔怔的望着慕清川,简直无法相信如此无情的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当初救了她的人虽然不是慕清川,可他那时对在医院不安的她轻声安慰,以及交往后的百般温柔,甚至他送她戒指时的誓言都是真切发生过的,季瑶以为,即使他最后背叛了自己,也不代表从前的一切都是虚假的。

    可现在,这个想法亲手被慕清川打破了!

    眼眶渐渐湿润,季瑶退了一步,喃喃的说:“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东西……”

    她曾经是那样珍惜慕清川送给她的戒指,曾经那样相信他对自己的承诺,更曾经那样深刻的爱过他,结果如此种种,最终都沦为了一句“无关紧要”。

    从始至终,只有她一个人在这段感情中付出、沉沦、难过,只有她自己吗!

    她猛然抬起头,双眸盈满泪水,“所以……那个戒指对你来说从来都不重要。它代表了我们之间有过的回忆,可原来这些在你眼里什么都不是。”

    “瑶瑶……”慕清川没想到季瑶会哭,她从没在他面前哭过,她双目含泪的模样顿时软化了他的心。

    秋风一吹,冻得季瑶脸上的泪都发寒,她蹲下身,大口喘气稳定心神。

    慕清川也蹲下,他伸出手,轻声道:“瑶瑶别哭,妳看,我并没有真的扔。”他刚刚只是扔了链子,是故意想刺激季瑶的。

    季瑶一怔,愣愣的抬头,看到慕清川手里躺着的那枚女戒,但她并没有因此得到慰藉,相反的,她心底渐渐浮起愠怒,哑着嗓子说:“很好玩吗?”

    “抱歉,瑶瑶……”

    啪的一下,季瑶打落他手里的戒指,忽的站起身大声问:“我问你很好玩吗!”

    慕清川停顿几秒站起身,吶吶地说:“我没想到妳会哭……”

    “你没想到?”季瑶瞪大眼,像是从这一刻才真的认识他一样,“因为没想到,所以你就这样做?”

    她擦干脸上的泪,吐出一口长气,“你就是这样的人,慕清川。”她的语气不像最开始那种故意的冷漠,也不是刚才被刺激后的哽咽,而是隐隐带有一种审视和解脱,“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只是挂着虚伪的笑容站在一旁,看着别人哭、看着别人笑,你真的很冷漠。”

    慕清川抿着唇,有些不悦,“妳不能这么说。”

    “我说错了吗?”季瑶质问,“你从一开始就在骗我,当初真的是你救了我,把我送到医院的吗?”

    慕清川怔了下,季瑶看到他的表情后,心底沉了沉。

    果然,他知道的,从一开始他就知道救她的人是慕敬霆,却刻意装胡涂。

    她上前两步,“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是什么心情?你顶替慕敬霆救命恩人的身分,享受着我的感激,那句要我以身相许的话你是用什么心情说的?”

    慕清川低头不语。

    “你怎么可以这样?”季瑶无法接受自己爱过的男人竟然是这种人,“你那时是不是觉得慕敬霆活该、多管闲事?你刚刚看到我哭,是不是觉得我很傻?”

    “我没有!”慕清川激动地回答,“我没有那么想!”

    “可你那么做了!”季瑶大声喊,她将戒指捡起来,拿到慕清川面前,“这东西对你来说什么都不是对吧,我对你来说也什么都不是!也对,我算什么?无论以前还是现在,我对你来说都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就像这枚戒指!”

    说完,她突然举起手,猛地将戒指扔掉。

    “季瑶!”慕清川怒吼。

    季瑶没有理会慕清川的吼声,几秒后,她吐出一口气,彷佛心口的石头被挪开般,竟然轻松了许多。

    她转头看向慕清川,注意到他脸上的愠怒,不禁冷笑,他生什么气呢?

    “很抱歉在你面前失控了,但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了,以后我不会再打扰你,你可以彻底放心了。”说完,她转身就走,

    可下一秒,她的手腕就被慕清川握住,“我话还没说完,妳不能走。”

    “可我说完了,”季瑶淡声道:“而我并不想听你说,放开。”

    “我不放。”他语气坚定。

    季瑶嗤笑一声,“你再这样抓着我,我会报警的,我没在开玩笑。慕清川,我把话一次说清楚,我和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所以希望你以后不要打电话给我,我也不会主动出现在你面前,我们两清了,你懂了吗?

    “你纵然背叛我,但我也毁了你的发布会,我们互不相欠,从此以后是陌路人,你不用担心我的报复,我已不想再看到你,就这么简单。”她不爱了,也不恨了,从此以后,她和他再无瓜葛。

    她挣扎了下,不知是太过震惊或是其他旁的情绪,慕清川手上的力气减了许多,季瑶一下就挣脱开了,她抚了抚发疼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

    而直到她的身影消失,慕清川仍是愣愣的站在原地,这样的结果是他想要的,可季瑶真的说出那句话时,他又不确定了……

    季瑶走在街上,她真的对慕清川死心,或者说她解脱了。

    男人也许永远不懂,当他们提出分手,甚至有了其他的女朋友时,女人不见得会死心,但男人若扔了一个两人曾经珍之重之的纪念品,女人就会伤心欲绝,因为在女人眼里,他们扔的不是一件普通的东西,而是从前的美好回忆——当男人对从前的爱毫不留恋,弃之如敝屣时,那么女人就会决然转身,不会再将尊严送到男人脚下任他们随意践踏!

    可即使这样想,季瑶的心情仍是沉重,她走到一家超市前,进去买了些酒。

    回到家,季瑶盘腿坐在地上,将面前的酒一饮而尽,嗯……她还没试过喝这么多酒呢,醉了的感觉是不是轻飘飘的呢?是不是可以轻松到忘记一切?

    屋子里很安静,只有酒瓶和茶几相碰的声音,也因此当门外传来钥匙开门声时,季瑶马上就转过头。

    门刚打开,慕敬霆就闻到浓厚的酒味,不由得退了一步。

    怎么回事?他刚从和曲声的酒局里出来,家里怎么也有这么重的酒味,难道季瑶把她朋友叫来喝酒了?

    他关上门,换上拖鞋,一进到客厅就见季瑶瘫坐在地下,茶几上和她身旁都摆满了啤酒罐。

    敢情这全是她一个人喝的?

    他蹙眉,“妳在家自己High起来了?喝这么多。”

    季瑶看到他,咧嘴一笑,“嘿嘿,你回来了啊……花孔雀。”

    手机用户请阅读:新葡京赌博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新葡京赌博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弄假成婚的恋人(下)最新章节 | 弄假成婚的恋人(下)全文阅读 | 弄假成婚的恋人(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