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赌博
新葡京赌博 > 言情小说 > 朕也有贞操 > 第三章

朕也有贞操 第三章 作者 : 金吉

    “不算其他叔公那边的话,咱们兰家只剩苏芳还没有婚约吧?”

    兰苏芳美冠京城,想必也是成安一党心目中的理想人选,只是堂妹的性子恐怕会让这计划生出不少变数。

    兰苏芳因为挑剔每个上门求亲的对象而至今未有婚配,爷爷虽说是由着她挑剔,其实是有些冷落随便。

    相较起来,她的婚事爷爷却是精挑细选,为了她多方着想才挑上了同样是京城百年名门,两家长辈又有深厚友谊的定国公尹府,国公世子不只年龄与她相仿,而且才貌双全,未来前途更是一片光明。

    人的心虽然本就是偏的,兰苏容对长辈的做法也莫可奈何,上一代人的恩怨与龃龉无法避免地波及到下一代,因为不喜欢苏芳的母亲而连带地冷落这个孙女。

    “二十一娘的性子和她娘一样野,这京城想必是待不住,如果东方家能挑上她,兴许是她的福气。”

    听到爷爷的人选丙真是堂妹,兰苏容忍不住捏了把冷汗,“苏芳喜爱诗乐,喜欢结交志趣相投的朋友,京城的名门望族只是规矩多,并非不适合她。反倒是龙谜岛偏远,风俗习惯也怕与中原多有差异,我担心她难以适应。”东方家要娶的是长媳,是未来的当家主母,堂妹恐怕更适合嫁个与她志趣相投,不需当家作主的贵族次子或么子。

    兰族长有些奇怪地看着她,“要不,妳有更好的人选吗?”

    兰苏容语塞。

    “她挑三拣四,我不阻止她,就是想看看她要任性到什么时候!但现在求亲的人越来越少,条件也不如以往,这已经是她最好的出路!”

    是这样吗?兰苏容有些不安,只是爷爷看来心意已决,她恐怕也没有更好的理由提出反对的意见。

    适合苏芳的婚姻是什么样的?她想大约就是像二叔那样,领个闲职,镇日风花雪月吧?可是二叔和二婶并没有因此就一天不吵架。

    兰苏容思考着堂妹的婚事,却显然从未想过自己的,因为从她开始思考关于自己的未来以前,家里已经给她做了他们认为最完美的安排,那么她又有什么理由去思考那些已经被决定了的事呢?

    五大家族几乎同时回复了庚帖至龙谜岛,东方长空双手抱胸,笑容玩味,促狭地看着桌上五张庚帖,“看来我们的胜仗赢得很是时候,这些世家大族这会儿倒不在意我们一点规矩都不懂了。”

    这厅上此刻除了他们兄弟几个,还有他们的心腹,十几个臭男人围着桌子好奇地看着那些红帖子。

    “送张帖子还有什么规矩?”东方长空的副将陈九捡起一张帖子反复查看,就是瞧不出有什么规矩。

    跟他们少主寄过去的,除了庚帖的祖籍姓名、四柱八字变成了女方的,有哪里不一样吗?

    话说回来,燕国人娶个媳妇规矩还真是多如牛毛。

    “因为是咱们少主!要是换了你将庚帖当请帖到处发,没人会理你的。”另一名副将取笑道。

    “……”如果是他啊,根本不敢把庚帖送到那种用下巴看人的人家,还天女散花一样送好几张!他们家大少主果然不是一般人。

    “他们回复的不只庚帖,还真的送来了请帖。”东方定寰拿出那些和庚帖一起送到的书信,“傻子才去自投罗网。”

    东方长空抽回二弟就要丢进火盆的请帖,“为了孝顺和家族和谐,就算是傻子也只好当一回。”

    这和孝顺或家族和谐有什么关系?东方定寰一脸莫名其妙,但是念头一转,不由阴险地笑了,“咱们家可没有怕事的,他们想让我们当傻子,我们就让他们知道谁是孙子!”他扳着手指冷笑。

    京城之行铁板钉钉,当晚便直接向父母禀报,在知道了东方定寰打算跟着去,年方十六的老三东方腾光想了想,决定自己还是跟着一块儿去比较让人放心。

    “他们若看见家里年纪尚浅的年轻人也一块儿去了,应该会掉以轻心。”更重要的是,当大哥分身乏术时,他至少可以看着二哥,免得他一时不爽快又直接赏人拳头。

    “那我也要去!”矮不隆咚的老七跳了起来。这还没满五岁的小表灵精肯定是听到他三哥那句话,以为自己也能跟着一块儿去玩,让众人啼笑皆非。

    东方长空只得忍住笑意,蹲下身和么弟那张明显就是想出门玩耍的桃子脸直视,“你还太矮了,多吃点饭,等你像你三哥这么高的时候就带你出去。”

    “噢。”东方艳火有些失望,但也只能乖乖听话。

    身为一家之主的东方耀扬,虽然知道此行并非必要而且绝对有风险,但儿子们那种把挑衅当挑战,危机当转机,摩拳擦掌正面迎敌的性子还不都是像他!因为怕事而要儿子草率定下婚姻大事,也绝不是他想见到的。“我会捎信给京城的故人,他们会暗地里替你们打点和支持。”

    离开明珠城以前,东方腾光却改变了主意,“大哥二哥先走吧。”

    “你不想去了?”东方定寰瞇起眼。这小子不是贪玩之人,所以他只是好奇他的打算。

    东方腾光笑开一口白牙,“他们既然打算对付你们,不可能只待在京城守株待兔。我们何必一开始就光明正大地让他们知道咱们兄弟都到京城去了呢?我会晚你们一日出发──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嘛!”

    于是这三兄弟一前一后地出发了,还约定了只有三人知道的密语与联系方法。东方长空和东方定寰这两个痞子一路像没心眼似的游山玩水,成安派来跟踪他们的眼线却是日日严阵以待;而东方腾光在隔日天明以前离开明珠城,带了四名武功高强的心腹,扮作商贾,没几天就追上早他一天离开,却还有闲情逸致坐在河边钓鱼的两个哥哥。

    就连东方腾光在那一瞬间也忍不住怀疑,这两个家伙其实只是出来玩的吧!

    东方腾光扮作和父亲一块儿出门经商的商人子弟,在进村子前的河边看到两个哥哥脱了衣服坐在河边钓鱼,幸而跟着他出门的东方家心腹都是乔装好手,除了经验较浅的、扮作老奴的那名嘴角失守,其他人都是视若无睹。

    东方腾光进了村子后便找了最醒目的茶摊坐下来喝茶,没一会儿,他两位兄长赤着精壮的上身,背后背着一大篓鱼,嘻嘻哈哈地晃进村子,吆喝着说要卖鱼。村子外就是河,村里想必会捉鱼的人不少,村人们先是见他们兄弟俩那一身精实身板,加上各背着一大篓鱼而受到吸引,再看他们的鱼,倒比村里的鱼贩用钓的、用竹篓子捞的硕大不少,只是这些鱼大多是用叉的,拿出来时都死了,价钱就不太好看。

    东方腾光瞥了一眼在街角树下卖鱼的哥哥们,回过头,见到两个扮作保镖的手下也忍不住好奇地直往那儿瞧。

    大哥就算了,从他有记忆起,他就不记得二哥有耐心钓鱼。一定是钓半天没有鱼上钩,索性把剑拿来叉鱼了呗!问题是他们现在卖鱼,是卖好玩的,还是有人不小心把盘缠弄丢了?

    真的一刻都不能不盯着他们啊!东方腾光都想叹气了。

    “这几天赶路都没吃一顿新鲜的,你去看看有没有好货。”他让一名扮作保镖的心腹去买鱼。

    那心腹折回来时,手里拿着三条肥美的鱼。

    他没有问多少钱买的,心腹却在当天住宿时,一脸凝重地告诉他:

    “二少主把我的钱袋整袋拿走了。”该不会盘缠真的被偷了吧?这世间真有人能偷走二少主的荷包?

    “……”东方腾光朝天上翻了个白眼。

    他们真的能顺利娶到媳妇,然后平安回到家吗?

    总之,藉由卖鱼和买鱼,兄弟三人交换了情报──

    第一,他们三人都确信,成安派来的眼线有三人,虽然不停地变装,但技巧拙劣,偶尔会换成两人和一人出现,但肯定是三人。那三人一直从明珠城跟着他们到现在。

    第二,老三决定绕远路到山的那一头,和父亲熟识的江湖友人会合。这名江湖友人的帮派在京城设有分舵,算是京城里的地头蛇,可以确保他们到达后不是毫无奥援,而依两位兄长这种完全不是正经赶路的脚程,三人应该会在同一天抵达京城。

    第三,虽然这次两人的旅费严格来说是充足的,但是某人恐怖的食量却潜藏着隐忧,加上两人打算继续游山玩水,所以会无所不用其极地搜刮沿路可用的资源──包括三弟和其随侍的钱袋。

    东方腾光真是无语了。

    “谁让你带一个会动的饭桶出门?”虽然这个饭桶抵得上一支军队,但饭量也相当于一支军队。而且他们不知道柜坊可以领钱吗?

    啊,明珠城的柜坊或许商业机能依旧完备,内乱多年的中原就未必了。

    不得已,他多给了哥哥们一袋钱,隔天天未亮便起程了。

    他以后一定会严肃地建议大哥,把会动的饭桶留在家里,外头的饭不够他吃的!

    三人在半个月后的同一天,先后抵达京城。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朕也有贞操最新章节 | 朕也有贞操全文阅读 | 朕也有贞操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