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赌博
新葡京赌博 > 言情小说 > 榻上藏娇 > 第二章

榻上藏娇 第二章 作者 : 金晶

    茹嬷嬷眼睁睁地看着宋凝脂瘦了一圈,“大小姐,昨日海府派了媒婆过来。”

    “嗯。”宋凝脂望着窗外的风景,神色不明地应了一声。

    茹嬷嬷叹气,“大小姐,今早海家大公子又派人递了请帖。”

    “不去。”宋凝脂闭了闭眼睛,心微微地疼着。

    她知道,姑娘家的亲事不是自己能作主的,可她怎么也想不到她的爹娘会将她嫁给恶名昭彰的海家大公子,什么人都比那人好啊。但凡爹娘有一颗为她着想的心,也不可能松口同意这门亲事,在他们眼中,她不过是出嫁女,不过是联姻的一颗棋子。想着想着,宋凝脂的眼眶发热。

    茹嬷嬷哑着嗓子说:“夫人说,大小姐必须去。”

    宋凝脂擦了擦眼角,打起精神来,“什么时候?”

    “今日下午,请大小姐去宁书楼听说书的。”茹嬷嬷说。

    宋凝脂握紧了拳头,深深吸了一口气,“知道了,妳让人准备好,用过午膳再出门。”

    “是。”

    宋凝脂知道,她的一切都不能自己作主。

    午膳之后,宋凝脂穿着一袭蓝色齐腰裙,上身一件金丝白襦衣,外披一件透明的蓝色罩衫,脚上着一双白色梅纹绣花鞋,齐齐整整地出了门。

    马车缓缓地行驶着,宋凝脂心不在焉地看着窗外,那些小贩热情地吆喝着,一些姑娘家谈笑地逛着,她们脸上欢快、喜悦的笑容一一刺着她的眼。

    宋凝脂知道,她不能给自己作主,但是爹娘给她作主的后果,令她心碎的同时又心死,她怎么也没想到她的后半生会是这样的结果。她端庄、娴淑,谁见了她不夸她有宋家的嫡长女风范,偏偏就是有这样出身的她却要嫁给那样的人。

    宋凝脂努力压制着那股从心底深处升起的悲戚,可不管她怎么做,她还是无法挣脱这样的情绪,她用力地眨眨眼睛,抑制着眼里的泪花。

    她不甘心啊!宋凝脂死死地将指甲扣在掌心里,谁愿意嫁给那样的人呢?她就是死也……

    “啊!”马车外忽然响起一阵阵惊呼声,马车车身剧烈地抖动着,彷佛随时要四分五裂一样。

    “大小姐。”茹嬷嬷紧张地伸手想抓住宋凝脂,哪里知道马车一个颠簸,她眼睁睁地看着宋凝脂被甩出了马车外,“不,大小姐!”

    宋凝脂只觉得天在转,地也在转,她就如一个断了线的风筝般无能为力地被甩了出去,她耳边听到惊呼声,下一刻,她的身子重重地摔在了一旁的酒馆台阶上,那台阶正在修葺,上面凹凸不平。

    宋凝脂的身子软弱无力,眼前一时黑、一时白,这一刻,脑子里突然闪过茹嬷嬷的话,海大公子看她看得移不开眼……

    当宋凝脂的胳膊碰到那台阶时,她想也没想地用力地转了转脸,洁白的脸颊啪的一声撞在了那台阶上,疼痛如藤般揪着她不放,她疼得流出了眼泪,心里却一阵痛快。海家大公子喜爱容貌好的女子,她这般的,他还要不要?

    这么想着,宋凝脂软下了身子,全身无力地看着那不知道为什么疯狂的马匹疯狂地嘶喊着,马蹄得得地踩着地。她的唇角微微一弯,原来被逼到了极致,是这样子的。

    突然宋凝脂看到一个身材精瘦的男子倏地骑在了马上,以一人之力将那疯了的马驯服,她眨了眨眼睛,想看清楚些,却撑不住越发沉重的眼皮,在黑暗降临前,她听到茹嬷嬷、秋兰的呼喊声,随后便不省人事。

    晚上,书房里。

    “主子救的姑娘是宋府嫡长女宋凝脂。”冯云恭敬地禀告着。

    偌大的书房里因冯云前面的玄衣男子的缘故,使得书房的空间都狭窄了不少。冯云说了这话便不再多说,深怕惹得主子厌烦。

    “宋凝脂。”韩隐低低地开口,一双黑沉的双眸里闪过一抹光彩,想到宋凝脂,唇角不禁扬了扬,“倒是一个有趣的姑娘。”

    冯云听得一头雾水,不敢多问,耳边又传来韩隐的问话,“你去了老半天便只得到了她的名字?”

    冯云心中郁闷,不知道宋凝脂是哪一点让主子觉得有趣,但是韩隐问了,他立刻开口,“昨日海家的媒婆上门,两家正要谈婚论嫁,今日宋小姐便是去赴海家公子的约。”

    “海家。”韩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黑眸垂着,“海家二公子倒是不错。”

    冯云的脸色微变,“不是二公子,是大公子。”

    韩隐的脸色微讶,但仅仅是一瞬间,“哦,大公子……”他的语音微微拉长,颇有些意味深长。

    “宋小姐送回府之后,宋家人便请了不少大夫,结果没一个说宋小姐的脸能治好,估计是毁容了。”

    “哪能不毁容呢?”韩隐缓缓地坐在了一旁的紫檀木椅上,悠闲地喝了一口茶,“不是正中了她的下怀吗?”

    韩隐这辈子还真的没见过这样的女子,容貌这么的重要,她却能说不要就不要,他可是亲眼看到她拿她自己的脸撞那台阶,尽避在外人看来她是不小心,可他没有看走眼,她确实是成心的。听了冯云的话,再联想一下她的动机,一切都合乎情理了。

    韩隐喝了一口龙井茶之后,将茶盏轻轻地放在一边,低喃了一句,道:“可惜,还是蠢了点。”

    冯云不懂主子的心思,也没有要揣度的意思,只道:“主子,是否还要继续查下去?”

    “不用了。”韩隐淡淡地说。只是一时间被宋凝脂勾动了好奇心罢了,知道了想知道的,他完全没有心情再过问。

    冯云抱拳点道:“是。”心中却暗想,为何主子会说宋小姐蠢,到底哪里蠢了?才见了一次面就知道人家姑娘蠢?

    一个月后。

    “恕老夫直言啊,大小姐的脸是真的好不了了,那疤痕实在是太深了,即便是最好的金疮药也无用。”大夫叹了一口气,离开了。

    宋夫人气得大哭,“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好好的……”

    宋凝脂半靠在床边,看着宋夫人疯狂的样子,神色平静。宋夫人捂着脸坐在一旁哭,“要是好不了、好不了怎么办?”

    宋夫人神经兮兮地一个人自言自语,宋凝脂恍若未闻。她早已知道自己的处境,若是她太看重自己在爹娘心中的地位,到头来就是一个笑话,她彻头彻尾就是一枚棋子而已。

    茹嬷嬷扶着崩溃的宋夫人出了门,回来看着宋凝脂呆若木鸡的模样,心疼不已,“大小姐……”

    “嗯?”

    “妳别伤心,定有办法的。”

    宋凝脂随意地应了一声。好得了或者好不了,她都无所谓,若是要她嫁给海家大公子,她不如不嫁,不,她干脆不嫁好了,做一枚废棋也没什么不好的。

    看着院子里稀稀落落的人影,宋凝脂心里明白,身为嫡长女的价值没了,以后她这个院子会分外的清闲,这就是她反抗的代价。但是……

    宋凝脂笑了,这样很好,不用嫁给自己不想嫁的人,也不用随时担心爹娘在身后暗算自己,不用提心吊胆。宋凝脂的手抚摸着侧脸,心情竟诡异地飞扬,她很好,她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会觉得她不好,觉得她可怜呢?

    宋凝脂脸上的伤口已经成疤,斑斓如一条红线从她的太阳穴延伸到她的耳后,很难让人忽略她脸上的伤痕。

    “海家可有什么消息?”宋凝脂轻声问道。

    茹嬷嬷微怔,不知道此刻大小姐怎么还惦记着这门婚事,虽然还未真正订下,可两家已经口头说好了,“老奴没有听到什么风言风语。”

    宋凝脂蹙眉,心想,难道她都毁容了,那海大公子还要娶她不成?

    茹嬷嬷不知道宋凝脂在想什么,“大小姐怎么好端端地问起这件事情了?”

    宋凝脂低着头,“我想,我如今这样了,海家应该会上门退亲……”

    茹嬷嬷叹气道:“大小姐,老奴说句实在话,妳不要生气。”

    宋凝脂看向茹嬷嬷,颔首道:“嬷嬷尽避说。”

    “海家与宋家联姻是因为利益,大小姐虽然容貌有损,可大小姐的家世便摆在那,如何也不会……”茹嬷嬷的声音逐渐地低下去。

    宋凝脂抿着唇,“为了利益,我这副鬼样子也能容忍,还真是宽宏大量啊。”她嘲弄地说。

    此刻说话阴阳怪气的宋凝脂令茹嬷嬷心疼不已,连忙劝道:“大小姐,这些话在老奴面前说说就好,可千万别去外面说,若是被有心人听到了……”

    “嬷嬷,我知道的。”宋凝脂知道茹嬷嬷的担忧,颔首道:“我会有分寸的。”她此刻才发现自己有些太天真了,以为毁了容,海家就会打消联姻的打算,诚如茹嬷嬷所说,海家、宋家联姻是因为利益,绝非她的容貌。至多,她的容貌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多少能给海家添几分面子。

    宋凝脂心下一慌,只怪自己做事冲动,忘记了这一层,她微恼地咬着唇。

    “若不是长公主的马车横冲直撞,府里的马也不会受惊。”茹嬷嬷说到长公主,脸色涨红,显然是被气的。

    “嗯。”宋凝脂无所谓地应了一声。

    “前几日还派人送了礼,便将这事揭过去了,真的是太可恶了。”茹嬷嬷咬牙切齿,“幸好后来遇到了韩大将军,及时将马控制住,老奴那时候看到那马蹄都要往大小姐身上踩了,想想真是后怕。”说着,茹嬷嬷拍着自己的胸口,一脸的后怕。

    “是韩大将军救了我?爹娘可有派人……”

    “老爷专门上门答谢,不过听说韩大将军不在府中,只能将礼放下就离开了。”

    “嗯。”宋凝脂闭了闭眼睛。她隐约记得救她的人很高大,更令她印象深刻的是他的气势逼人,没看清楚人,却被他的气势给震慑了。

    也许韩大将军不要管她,让她被马蹄踩个重伤,也许这门亲事真的能吹了。她轻抚着脸上的伤痕,郁郁寡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榻上藏娇最新章节 | 榻上藏娇全文阅读 | 榻上藏娇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