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赌博
新葡京赌博 > 言情小说 > 世子妃很凶 > 第十八章

世子妃很凶 第十八章 作者 : 金晶

    【第十章】

    阮碧青从未见过孟遥平这么生气。

    竹馨别庄里,都是孟遥平的人,她身边没有用惯的秋霞、丝草,也没有陈嬷嬷、林嬷嬷,在这里,她唯一认识的人就只有孟遥平。而从孟遥平带她到竹馨别庄这天起,她身边没有任何人,只有孟遥平,丫鬟、婆子们只会在院子外,除非孟遥平喊人,否则她们不会进来,孟遥平彷佛将她与外界所有的联系都断了。“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在这里待了几天,阮碧青忍不住地开口问道。

    孟遥平正端着羊奶进来,听到她的话,回道:“以后再说。”

    “难不成你要我在这里生产?”阮碧青问道。

    “先喝羊奶。”孟遥平听陈嬷嬷说过,阮碧青不喜欢喝羊奶,可怀了身子之后,她便改变了胃口,以前不喜欢吃的现在喜欢了,以前喜欢吃的现在倒是不一定喜欢了。

    阮碧青接了过来,缓缓地喝了两口。她之前试过不吃不喝反抗他,他便一口一口地喂她,她不吃,他就用唇喂她,她咬破了他的唇,他照旧喂她。

    喝完了羊奶,阮碧青又慌慌张张地问:“什么时候回去?”

    “等你不会想离开我的时候。”孟遥平朝她笑咪咪地说着,见她神色黯淡,他坐在她的身边,轻轻地将她的

    发丝捋到她的耳后,“发乱了,为夫给你打理。”

    阮碧青不说话,任由他拿下发簪,解开她的发丝,以前不知道,如今才知道他有一双巧手,能将她的长发打理得很好,丝毫不亚于丝草、秋霞的手艺。

    修长的指尖穿插在她的发丝间,他很贴心,在梳发之前还会为她按按穴道,令她舒服地眯起了眼睛。他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唯一的事情便是伺候好她。她轻声说:“这些事情你可以交给丫鬟们做。”

    “你做错了事情,为夫正在惩罚你,知道吗?”孟遥平温柔地说,梳好了发,便拿着丝绸系好,扶她起来在院子里慢慢地走。

    阮碧青此刻有些惧怕他,想不到他下一刻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不由自主地变得乖巧。可她仍然被他的话给震惊了,主动地开口问他,“惩罚?”

    “是啊,世子妃整天就知道要离开为夫身边,为夫只好将你关在这里。”孟遥平的语气忽然变得愉快。

    阮碧青默默地咬牙,这个人都不正常了,将她关在这里又怎么样呢。

    “你哪里也去不了,连一个求救的人都没有,这里的人对我忠心耿耿。”他的黑眸直视着她,宛若能看透她的灵魂般。

    阮碧青扭过头,“你难道还要关我一辈子?”

    “那要看世子妃了。”孟遥平高深莫测地说,似想到什么,“这样的日子挺好的,什么闲杂人都没有,只有我跟你。”

    阮碧青看了他一眼,“世子愿意给我做下人,我没什么不愿意的。”

    他哈哈大笑,弯腰将她抱了起来,惹来她一阵惊呼,“别说是下人,便是做你的奴隶,我也甘之如饴。”阮碧青不知不觉的,手指掐着他的肩膀,气他的霸道不讲理,一言不合便将她关到这里来,哪有这样的道理。

    “我哪里也不去,就守着你,碧青。”

    他的话就如咒语般在阮碧青的耳边回荡,他堂堂一个世子竟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他真的是疯了!阮碧青心中暗骂他。

    散了一会步,孟遥平便抱着她回了屋子里,屋子后有一条温泉水,温泉水被引入一旁的汤屋里,大大的池子里白烟缭绕。

    “出了汗,为夫为你洗澡。”

    阮碧青最怕的就是这一刻,“不、不用了。”她双手捂着胸口,怎么也不肯松开。

    孟遥平的眼里闪过一道冷芒,伸手啪地一下撕开了她的衣衫,动作极快地脱光了她所有的衣衫,见到她微微突起的小肮,他温柔地抚摸着,“乖,洗澡了,别乱动,否则……”

    阮碧青僵着身子像一个木偶听他的话,他让她抬手她就抬手,他让她怎么样她就怎么样,他放在她身上的目光越发的灼热,她煎熬地忍受着。

    ……

    阮碧青渐渐地习惯了这样的日子,等她的肚子有七个月的时候,她终于有机会看到除了孟遥平之外的一个人。

    孟遥平正在亭子里跟孟勤说话,孟勤正在说最近的事情,“王爷一直说世子太任性了,本来都要将王位传给你,但不见你的踪影,还得费尽心思替你瞒着,这不瞒不住了,干脆说你病发了,到竹馨别庄休息,世子妃放心不下你,大着肚子到别院照顾你,皇上还夸了世子妃重情重义……”

    阮碧青停在亭外,听着里面的话,心中一叹。孟遥平的一时之举确实给不少人带来了麻烦,但真正造成麻烦的人是她,要不是她,他也不会这样。

    孟勤说完之后,给阮碧青行了礼便离开了。

    孟遥平走到她身边,牵住她的手,“怎么出来也不多穿一件?外面风大。”说着,他解下自己身上的披风披在她的身上。

    阮碧青侧着脑袋看他,“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再说吧。”

    这样的日子,孟遥平是喜欢上了,他能感受到阮碧青对他的心意,最让他满意的是,没有他人的日子里,她的眼里、心里只有他。

    “父王那里只怕替我们遮掩,也撑得辛苦。”阮碧青柔声地劝着。

    孟遥平在她的额心上落下一吻,“没事,父王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种事情不算什么。”阮碧青哭笑不得,这种事还不算大哦?世子、世子妃同时消失了。

    “先用午膳,昨天你说想吃鲑鱼,我让人做了鲑鱼,有鲑鱼羹、糖醋鲑鱼。”他一边牵着她,一边往屋子里走。

    “嗯,好。”阮碧青的脸上露出甜蜜的笑容。

    孟遥平的眼睛落在她的肚子上,“是不是很重?”那么一颗大球突出来,他看着都觉得有些怕。

    “不是很重,已经习惯了。”阮碧青说。

    “说是后面还会再大。”他说。

    “嗯嗯,我之前听陈嬷嬷有提起过。”阮碧青笑着说,充满母爱地抚摸着肚子。

    孟遥平看着看着,眼睛便眯起来了,“我抱你吧。”

    阮碧青伸手拦住他,“之前的女医也说了,越到后面越要多走路。”

    可孟遥平看着,总是心疼她,伸手擦了擦她额上的汗珠,“太辛苦了,以后还是不要生了。”

    “没事的,哪一个女子不是这样过来的呢。”阮碧青甜甜地一笑。他心疼她是一回事,她若是真的不多生几个,只怕孟王会有意见。孟遥平已经为了她不要别的女子了,以后他的子嗣只能从她的肚子里出来。她望向他,有些刁蛮地说:“你不想我生,你想谁给你生?”

    这一问倒是令孟遥平拉下了脸,扶着她腰肢的手往下一移,“你,欠教训了?”

    阮碧青的背脊泛起一股寒意,虽然他是她的枕边人,也常常看他被她给气得七上八下,可有时候他这么看过来的时候,倒是有那么几分恐怖。阮碧青吐了吐舌头,“没有啦。”“世子妃。”

    “喔?”

    “今天非要你好看。”

    阮碧青一脸的苦笑,她算是发现了,只要敢在孟遥平的面前再提这件事情,他绝对会翻脸,可她有时候调皮地闹一下,他全盘接受,当作她是认真,狠狠地“教训”她一番才会放过她。“世子,我错了。”

    孟遥平不理。

    “世子……”阮碧青娇滴滴地拉长了声音。

    “没用!”他黑面地说。什么事情都好商量,但是在这事情上,他绝对不能忍受,什么别的女人?他现在看到别的女人都恨不得绕道走,真是麻烦!

    阮碧青怀孕八个月的时候,孟遥平带着她回了孟王府,因为孟遥平这次的作风,孟王不再提要孟遥平纳妾,给孟王府开枝散叶的事情。

    阮碧青一回到齐心阁,就被陈嬷嬷、林嬷嬷拉着问她的近况,而丝草、秋霞都红了眼。

    “世子太过分了。”丝草哭诉道。

    “居然带着世子妃就走了,怎么也得让奴婢在旁边伺候着啊。”秋霞抹了抹眼泪。

    “还好世子妃这几个月养得好。”陈嬷嬷松了一口气。

    “哎,世子妃要劝劝世子,千万不要意气用事。”林嬷嬷说道。

    分开了好几个月,每个人都有很多话要说,可最会说的还是丝草,丝草叽叽喳喳地将王府最近发生的事情说得非常具体。

    “二爷又纳了几房美妾,孟二夫人也怀上了孩子,比世子妃要迟三个月呢。徐夫人娘家的徐姑娘听说要嫁人了,嫁给了一个六品小辟,也不算差。还有啊,阮府那里派人过来,夫人说大公子要说亲了,世子妃回来也要帮忙看看,可是世子妃的肚子沉,夫人说等世子妃生下了再说……”

    阮碧青笑咪咪地看着丝草。一旁的秋霞受不了,“世子妃刚回来,说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干什么呢?”

    “奴婢听说别庄没什么人,世子妃一定很寂寞。”

    “有世子在,怎么也不会寂寞。”陈嬷嬷加了一句。

    “可是世子都不怎么说话,怎么逗世子妃开心?”丝草不服。

    “世子自然会哄世子妃了,甜言蜜语哪是你个小丫鬟听的。”林嬷嬷出声道。

    “不管怎么样,世子这次一声不吭地拐走了世子妃,怎么都不对。”

    这一句话说到了所有人的心坎里。

    “是啊,世子妃都怀了身子了,还这么胡来。”陈嬷嬷摇摇头。

    “平日也是个稳重的,没想到忽然就……”林嬷嬷不赞成地道。

    秋霞话不多,可听到对的地方拚命点头。

    一人一言快要将阮碧青给淹没了,随后过来的孟遥平轻哼了一声,她们立刻消声了。

    “都待在这里做什么?世子妃回来了也不会准备茶水、糕点?”孟遥平冷冷一说,她们赶紧去做事了。孟遥平在阮碧青的身边坐下,“她们是不是说了我很多坏话?”“没有。”阮碧青摇摇头。

    他凝视着她好一会,突然低头吻住她,露骨地纠缠着她的舌好一会,看她快喘不过气了才松开她,霸道地说:“不许听进去。”

    “没有。”阮碧青深吸一口气,“都忘记她们说了什么了。”

    孟遥平满意地一笑,伸手将她抱在怀里,“嗯,这还差不多。”

    阮碧青笑着窝在他的怀里,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睡意一时间泛起,他扶着她小心地躺下,他人靠在床柱旁,一手握着她的手,“睡吧。”

    阮碧青睁眼看他一下,“你去忙吧。”

    “现在什么事情都比不上你,傻瓜,快睡吧。”

    她笑着闭上眼睛,甜甜地睡着了,他伸手轻抚着她的腰肢,缓解她的酸痛。他这一生求的不多,他只要她心里只有他一个人,除此之外,任何事情都越不过他。

    然而,孟遥平很快发现一件事情,他算计了所有的事情,唯独少算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的女儿。

    虽然是女儿,却受到了孟王的重视,因为女儿极其肖像逝去的孟王妃,于是孟王将嫡孙女疼到了心里去,给嫡孙女取了一个乳名,四月。

    四月刚生出来的时候,因为阮碧青坚持自己喂养,所以四月被喂养得白白胖胖的同时,也非常地喜欢黏着阮碧青,阮碧青也极为疼爱四月。

    孟遥平自然也喜爱女儿,可每回回去院子里,看到四月黏着阮碧青的那副模样,以及阮碧青的眼珠子都黏在四月身上的模样,他的心情越发的不好。

    这日,阮碧青醒过来,没有见到睡在一旁的四月,反而看到了孟遥平,“四月呢?”

    孟遥平慢吞吞地说:“父王极其喜欢四月,便让四月去父王那住几日。”

    阮碧青蹙眉,“可四月离不开我啊。”

    “我让人找了一位可靠的乳娘,乳娘会照顾好她的。”

    阮碧青问到最后,她算是明白了,原来他是打算将她和女儿拆散。她含着泪看他,“不是说好让我自己喂养的吗?”

    “你太累了,夜里还得常常爬起来,生个孩子比以前还瘦了。”孟遥平语气温柔地说。

    “你骗我!”她愤然地看他。

    孟遥平冷下脸,声音扬高,“谁骗谁?”

    “你……”

    “身为我的女人,整日就知道女儿,你都不理我。”说起委屈,他比她还委屈呢。

    阮碧青听明白了,耳根子都红了,“这……四月还小,我总是要顾着她多些。”

    “不用了,王府这么多人,有的是人照顾她,你现在要照顾的人是我。”孟遥平恶狠狠地说。阮碧青心中叹气,此时不能跟他硬碰硬,软着嗓子说:“夫君……”

    “没用。”

    “遥平……”

    “哼!”

    “人家最在意的是你。”

    孟遥平的薄唇微微上挑,神色微缓,在她下一句甜言蜜语之前,他先将狠话撂下,“既然最在意的是我,那就只在意我一个人便行了。”

    完全讲不通!阮碧青头疼不已,这个人怎么这么固执?没关系,她有一辈子的时间跟他慢慢耗,她就不信了,自己的亲生女儿还不能疼?吃的是哪门子的醋!

    注:相关书籍推荐:

    1、有病系列之一《世子妃很凶》;

    2、有病系列之二《拒嫁床夫》;

    3、有病系列之三《扑倒酷男做老公》。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新葡京赌博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新葡京赌博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世子妃很凶最新章节 | 世子妃很凶全文阅读 | 世子妃很凶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