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赌博
新葡京赌博 > 言情小说 > 契约夫妻 > 第四章

契约夫妻 第四章 作者 : 金晶

    隔日一早,谭佳如刚起来,便听闻文庆林亲自上门跟她爹谭毅在书房里待了好一会,等文庆林走了之后,谭毅便差人喊她去书房。

    谭毅看着谭佳如,摸了摸胡子,“今天宰相文庆林上门了,与为父说想娶妳为妻。”

    谭佳如故作惊讶,“怎么会?”

    谭毅看她确实不知情,也断断不会做出私相授受的事情来,放心了不少,脸上露出笑容,“能得文庆林青睐,也算是一件喜事。”

    谭佳如低头不语,没想到文庆林动作这么快。谭毅又说:“若是妳不反对,择日文庆林会三媒六聘。”

    谭佳如轻轻地颔首,昨天入睡之前,她想了很多,既然文庆林很符合她的要求,甚至连她提出的契约夫妻,他都应允了,她还有什么不满呢?就算文庆林真的有隐疾也无所谓了,她会替他守住秘密。

    走出了谭毅的书房,谭佳如往谭淳安的院子走去,谭淳安刚过早膳,在院子里缓缓地走着,谭佳如轻声喊道:“淳安。”

    安静的小人儿转过头看向她,随即一笑,欢快地迎了上来,小嘴张了张,无声地说,姊姊。

    谭佳如心疼地牵起她的手,“日头这么大,怎么在外面走?小心被晒晕了。”

    谭淳安微红,摇摇头,小手在肚子上轻轻摸了摸。谭佳如心知肚明,“贪嘴的小吃货,吃撑了难受在院子里蹓着,真是的,少吃些,别撑坏了自己。”

    谭淳安亲昵地将头靠在谭佳如的肩上,撒娇地蹭了蹭谭佳如的肩,谭佳如笑着拉她进屋。

    两人在屋子里坐下,谭佳如想到自己要出嫁了,心中有一股淡淡的忧伤,她最不放心的就是谭淳安了,妹妹自幼因意外而不能言语,家中又有一个不怀好意的谭继夫人。

    谭佳如微微一叹气,“姊姊怕过不了多久就要出嫁了。”

    谭淳安睁大眼睛,先是惊后是喜,手指在谭佳如的手上滑动着,姊姊,是好事啊,为何叹气?

    谭佳如望着她,“姊姊不放心妳啊,怕妳吃了继夫人的亏。”

    谭淳安摇摇头,表示自己不会吃亏。谭佳如扬起自信的笑容,“就算姊姊成亲了,姊姊也会常常过来,妳有什么事情都要告诉我。”

    谭淳安好奇地写道,未来的姊夫是谁?姊姊嫁人了还回娘家,夫家会不会不满?

    谭佳如心里暖暖地抱着谭淳安,“他的爹娘早已过世,家里没长辈,没人管我,嫁过去便是我最大,而且……”她一顿,“他答应过我,我想回娘家便能回。”

    谭淳安喜上眉梢,手指轻快地比着,意思便是谭佳如找的夫家很好。

    谭佳如刮刮她的鼻子,“妳未来的姊夫可是宰相呢,官大得很呢。”

    闻言,谭淳安真心为谭佳如高兴,拉着谭佳如的手,百般不舍。谭佳如紧紧地抱着谭淳安,心中坚定地想,她一定会护着妹妹,护着娘亲留给她们的所有。

    文庆林是皇上跟前的大红人,眼见文庆林终于有意要成亲了,皇上便亲自赐婚,给文庆林做脸面。

    谭佳如料不到,她与文庆林的婚事会让皇上赐婚,但对她而言也是一桩好事,皇上赐婚是光宗耀祖的喜事,而他们的婚事正式定于十月初十。谭佳如看到文庆林的聘礼时,吓了好大一跳,她没想到文庆林如此大手笔,但一想她会将聘礼带回去便也释然了。

    之后的第三天,文庆林托人给她送了一个乌木盒子过来,如今他们也是未婚夫妻,她收礼也不尴尬,乌木极其珍贵,盒子通身发黑,黑中发亮,可谓是极品,纤纤玉手打开乌木盒子,她一看便愣住。里面放着的东西并不是她以为的首饰,而是几张丝绸,丝绸上写着寥寥数语,最上方写着三个字,契约书。

    文庆林、谭佳如,夫妻一体,两者亦不干涉彼此,此契为证,绝不违反。

    谭佳如看着笑了,不错,她更加满意这位契约夫君了,他这样的举动安了她的心,让她更加觉得嫁给他是一件再正确不过的事情了。

    将丝绸放好,谭佳如才注意到底部还有一个玉镯,玉镯很普通,玉质浑浊,一看便知不是什么好玉,她稍稍一想便明白了。这玉镯应该是她那早早就过世的婆婆的,据说文庆林出身并不显赫,看来不假,但文庆林将此物放在乌木盒子里,显然是很重视这玉镯,只是他为何送给她?

    她不过是他明面上的妻罢了,他却将宝贝的玉镯送给她,她有些琢磨不出他的意思,但他既然送了,她便收下,“茴香,将这乌木盒子收好。”

    茴香听令放好,小声地问:“大小姐,那妳要回送些什么好呢?”

    谭佳如被这个问题问倒了,她不似妹妹擅长女红,不然做一双鞋袜再合适不过,可她女红不好,也没有时间。

    见谭佳如一脸的苦恼,茴香提议道:“不如写一幅字给未来姑爷?”

    刚进门的大丫鬟桂香回了一句,“舞文弄墨的不好吧,而且大小姐也不是去跟未来姑爷斗文。”

    “也是。”茴香点头。

    “妳们啊,操心什么呢。”谭佳如回了一句,“没空!”

    桂香大惊,“大小姐是不打算回了?”

    茴香一脸的哭笑不得,“大小姐,这可使不得,便是一个香囊也使得。”

    谭佳如想了想,两手忽然一拍,“我之前不是做过一个香囊吗?”

    桂香的眼睛抽了抽,“大小姐,那是妳两年前做的,实在是……”拿不出手啊。

    “有得送,他就该偷笑了,有什么好嫌弃的。”谭佳如被两个丫鬟如此嫌弃,神色越发幽怨,她做得差也不能嘲笑她,那可是她用心做的。

    “奴婢记得是一个苹果图案……”茴香犹豫地说。

    “不是,是一只凤凰。”桂香看谭佳如的脸色不对,连忙朝茴香眨眼。

    茴香立刻明白过来,用力地点头,“没错、没错,是一只凤凰。”

    谭佳如深吸一口气,冷哼一声:“是一只野鸭子。”

    两个丫鬟一时间僵化在那里,谁也不敢多说一句话了。

    “就送他那个。”谭佳如极其肯定地说。

    两个丫鬟苦哈哈地同时应道:“是。”

    文庆林刚回府,就收到了谭佳如送来的礼,温润的俊脸上笑得更加的欢了。一旁的文彪见了,深深觉得稀罕,“相爷很开心啊。”

    文庆林并不收敛笑意,反而更为欢快,“自然。”

    文彪心中默默无语,相爷那天说要去看夫人,结果第二天就说要去提亲,他才明白,原来夫人是指未来的宰相夫人。

    只是文彪也很心累,相爷心中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说要成亲就成亲了,这速度真的是快得惊人,他都被吓了一跳,想必那谭佳如一定有什么过人之处,相爷才会这么快被收服了。

    于是,文彪对宰相夫人送的回礼很好奇,赖着不走,在一旁看着。文庆林也不管他,打开盒子一看,里面是一个香囊,上面绣着一个奇怪的图案。文彪实在不知道那图案是什么,忍不住地问道:“相爷可知这绣的是什么?”

    文庆林随意地瞄了一眼,一边伸手将自己身上原来的香囊拿掉,换上谭佳如送的,一边回道:“凤凰。”

    文彪认真地看了几眼,“属下觉得,也许只是一只野鸡。”

    “她绣的是凤凰。”文庆林的眼镀上一抹冷光,扫了文彪一眼。

    文彪头皮顿麻,立刻改口道:“是凤凰。”

    文庆林这才收回了目光,满脸喜色地打量着那香囊。

    文彪死死地忍着,才没有贸然地再开口,难道相爷不觉得挂着这么一个丑香囊,实在是一件很伤风雅的事情吗?但他不敢说!

    文庆林爱不释手地摸了几回,声音轻扬地说:“替我去帖子,就说我在六月十五那一日邀谭小姐一同去东山亭游玩。”

    “是。”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契约夫妻最新章节 | 契约夫妻全文阅读 | 契约夫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