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赌博
新葡京赌博 > 言情小说 > 守妻奴 > 第二章

守妻奴 第二章 作者 : 金晶

    翡翠爱说话,一大早便开始聒噪了,但是谭淳安也不嫌弃,一脸笑意地听着她说话。

    “继夫人也真是的,偏偏要带着妳去参加宴会,说得好听是给妳挑选夫家,说难听的就是想看妳出丑,不过有奴婢在,继夫人休想得逞。”

    在翡翠的眼中,谭继夫人就是一个坏人,说什么话都是别有居心,做什么事情都是有目的。也不怪翡翠这么想,因为谭继夫人以往可从不带谭淳安出门的,这会因为长公主办了一个春宴,谭继夫人忽然说要带谭淳安去。

    “继夫人也不派个人过来跟妳说说规矩,真是太可恶了,要是在长公主府里不小心做错了事情,那该怎么办?幸好大小姐昨日派嬷嬷过来提点妳。”

    谭淳安看着翡翠一边说话一边给她挽发髻,不由发笑,翡翠真是一个妙人,说话的工夫也不会耽误做事的速度。

    珍珠端了早膳到了外间的桌上,走到帘子旁一看,不禁惊叹道:“二小姐真好看。”

    谭淳安的脸上浮现一抹红晕,微微垂下了头。翡翠大声道:“二小姐本来就好看,大小姐都说二小姐像先夫人呢。”

    谭淳安见翡翠弄好了发髻,她缓缓地站起来,往外走,用了一些早膳,她便在院子里走了一会,等时候差不多了,她便带着翡翠去谭继夫人那,珍珠则留院子里。

    谭淳安出门喜欢带翡翠,因为翡翠性格大胆、泼辣。年岁比她小,可是唬人的本事是一等一的,特别是碰上谭继夫人的时候,翡翠也不会因为身分的关系而安静,他因为翡翠、珍珠的卖身契都在她的手上,自然是不怕谭继夫人的。

    等她们过去的时候,谭继夫人正一身华服地走了出来,笑盈盈地说:“淳安来了。”

    谭淳安行礼,谭继夫人颔首,“时候不早了,我们也得启程了。”说着,便带着谭淳安往外走。

    两人坐着谭府的马车去了长公主府。谭继夫人领着谭淳安一进去便引得众人的观看,谭继夫人一脸温婉地说:“这是我的二女儿,淳安。”

    所有人恍然大悟,这就是那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哑姑娘了。这的人都是人精,心里怎么想,面上却不会显露一分。

    长公主看过去,这谭淳安长得确实漂亮,虽然不会说话,可却没有因此而缩手缩脚,气度不凡,倒是可惜了。

    谭继夫人领着谭淳安给长公主行礼,说了一会客气话,眼瞅到自己熟悉的几位贵妇来了,便交代谭淳安,“我遇到熟人了,妳自个找人玩去吧。”

    谭淳安便这样被打发了,气得翡翠差点要发飙,要不是谭淳安伸手拍了拍她,她真的要大骂,明知道二小姐第一次来这样的宴会,人生地不熟的,却故意这么交代,真是太可恶了。

    翡翠看了一眼谭淳安,谭淳安默默地朝她摇摇头,翡翠只好忍下。

    谭淳安不想留在这里,一是不熟悉,二是不喜那些人盯着自己看,她便走出了花厅,往外边走。

    翡翠跟着谭淳安,低声道:“二小姐,妳要去哪?”

    谭淳安用手比了比不远处的湖,翡翠便明白她是要去湖边坐一坐,于是主仆两人走到了湖边。湖边没有人,一旁的杨柳随着微风轻拂,翡翠拿着帕子擦了擦石凳,才让谭淳安坐下。

    “再过不久就要端午了,之后就要热了。”翡翠有气无力地说:“奴婢好讨厌夏天吶。”

    谭淳安捂嘴轻笑,伸手指了指湖。翡翠立刻明白她的意思,“二小姐,即使有冰块,也难以消热啊。”

    谭淳安便也不理她,抬头欣赏着风景,正安静地坐着,一个高大的男人忽然走了过来。谭淳安一开始没有注意,翡翠一看到有男眷过来,神色一沉,“你是什么人!这里可都是女眷……”

    商寒韫看也没有看她,一身玄色衣衫在风中飞扬,黑发以玉冠束之,神色嚣张地盯着安静的谭淳安。

    谭淳安侧着脑袋看向男子,神色迷茫。翡翠往谭淳安面前一站,“这位公子……”

    “妳家小姐是哑巴吗?”

    一句话打断了翡翠,翡翠竟说不了话,什么叫她家小姐是哑巴,就算是,他也不该这么直白地问吧,有没有顾忌姑娘家的心情啊。

    谭淳安看着难得说不出话的翡翠,眼里闪过一抹笑意。她轻轻点头,她确实是哑巴,没什么不好承认的。

    谭淳安不经意地抬头,眼前的男子非常的英俊,谭淳安见过她的宰相姊夫,宰相姊夫温文儒雅,长相也俊俏,只是跟这个男子一比,就无法比了。

    眼前的男子神色冷淡,器宇轩昂,可怪异的是这男子又生得极其的好看,俊脸就如白玉做的瓷器,那眼、那鼻、那嘴皆出自名家之手,独具匠心,雕刻得极为深邃,所以一看便觉得这人好看,忍不住想亲近,但那阴暗的气质却又令人打断了想法,止住了脚步。

    这辈子,谭淳安只见过一个这么俊美如谪仙的男子,长得极好,只是却异常的残酷。

    她的呼吸急促,眼前彷佛闪过那些黑暗的画面,血色、惨叫、刀光剑影……早晨才梦见的场景栩栩如生地在她的面前上演,一切一切的最后定格在了一个俊美无俦的少年脸上,那人如白玉般洁净,可眼里沾着血色。

    他的手里挽着了一漂亮的剑花,那剑尖还沾着血,湿漉漉地滴在地上,血在他的脚边渗透,形成诡异的血迹。

    他盯着那些尸体,伸出舌尖,嗜血地舔了一口那剑尖,狭长的眼含着嘲弄……

    她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这个男人!梦里的少年与眼前的男人渐渐地重迭了,谭淳安捂着心口,害怕地看着他。

    怎么、怎么可能?她居然又看到他了。这一次不是在梦中,而是在眼前,近在眼前,她不由自主地颤抖。

    “看来是一个哑巴了。”商寒韫淡淡地说。

    谭淳安惨白着脸色,说不出话。翡翠以为谭淳安听了商寒韫的话而心伤,回神便想张嘴警告他,没想到他一个眼神丢了过来,翡翠不由得瑟缩了一下,一向伶俐的她竟说不出话了,心里只想这人的眼神好可怕。

    谭淳安手脚冰冷,眼前几乎黑成了一片,可男人的声音却将她拉回了现实。为什么她还会再遇到他?

    “谭淳安。”他笑着喊她的名字。

    谭淳安浑身毛骨悚然,小嘴抿着,眼睛骨碌碌地盯着他。

    商寒韫似笑非笑,“很好,本世子看中妳了。”

    他话音刚落,谭淳安眼前一黑,晕了过去,昏前她想,这一定是梦,等她醒来,这人便不会再存在了。

    翡翠大惊,“二小姐。”连忙扶住了谭淳安。

    而商寒韫静静地站在旁边。

    长公主之子墨子安寻了过来,看到昏厥的谭淳安,吩咐丫鬟扶谭淳安去休息。等她们离开,墨子安转头看向商寒韫,“这是怎么回事?娇滴滴的美人儿怎么被你吓晕了?”

    商寒韫瞇着眼睛打量着离开的谭淳安,怕他的人很多,可怕到直接就晕的,她倒是第一人。

    “就她了。”商寒韫扬着唇说。

    墨子安手里的折扇差点掉了,“你说什么?”

    “母妃近来一直催我成亲,我老大不小了,确实该成亲。”商寒韫颔首道。

    墨子安几乎要尖叫了,“谭淳安身世不错,配你也不差,可她是一个哑巴!”

    商寒韫笑着说:“看中的便是这一点。”

    墨子安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你的世子妃是一个哑巴,你认为王妃会愿意?”

    商寒韫轻轻地说:“不愿意又如何?”

    墨子安安静了,以商寒韫的性格而言,还真的没什么能左右他的。但一想到未来世子妃是哑巴,墨子安忍不住地说:“她在人前不能说话,人后也不能跟你说话。”就跟木头美人一样。

    “喜的便是她不会说话。”

    墨子安一时间不知道该为商寒韫这种独特的品味说什么了,起初商寒韫问他这京中女子谁最娴静,他随口说了几个,还开玩笑地提到了有名的哑姑娘,现在好了,弄巧成拙,鬼才知道商寒韫会对一个哑巴有兴趣。

    “你该知道,我最讨厌人叽叽歪歪的,她不会讲话,很好。”商寒韫冷漠地吐出这句话。

    墨子安浑身一阵冷,脑子极其灵光地听出了一丝意思,商寒韫要他不要再叽叽歪歪了,但一想到未来的世子妃竟然是一个哑巴,他一阵阵的为难,若是晨王和晨王妃知道是他推荐的,不知道会不会揍死他。商寒韫竟要娶一个哑巴!

    不理会墨子安那一脸生不如死的表情,商寒韫转身往长公主府外走去,难得他有了人选,该让人去禀告晨王府才是,免得晨王妃说他挑三拣四。这不,他可没有挑。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守妻奴最新章节 | 守妻奴全文阅读 | 守妻奴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