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赌博
新葡京赌博 > 言情小说 > 裙下之臣 > 第十九章

裙下之臣 第十九章 作者 : 金晶

    一名女医快速地跑了进来,“臣来迟了。”

    “废话不要说,诊脉。”沐辰冷言冷语。

    女医小心翼翼地坐在下首,为皇甫贞把脉,心想,人人说脾气好的沐大人怎么这么凶呢,真是吓煞人了。

    女医认真地诊脉完之后,开心地行礼道:“恭喜女皇、恭喜沐大人。”

    皇甫贞好奇地正要开口问,沐辰已经冷下了脸,“女皇身体不适,有什么可喜的。”

    女医心中欲哭无泪,“女皇有喜了。”这总是喜事吧。

    皇甫贞大惊,怎么可能,她都在喝避子汤,莫非这么巧没起作用?她疑惑的同时,心想沐辰会有何反应。

    她抬头一看愣住了,沐辰一脸的痴傻,她认识他以来,从来没见过他这副傻样,她一时间,心情复杂地说不出话,他是开心傻了,还是被吓傻了?

    皇甫贞咬着唇,脱口便要说,不关他什么事情,结果他也只傻了一会便恢复了神志,冷静自持地问:“可有什么地方要注意?”

    女医细细地将一些事情跟沐辰说了,皇甫贞一一记下,“嗯,好了,你退下吧。”

    “等等,你且写下再离开。”沐辰喊住女医。

    女医愣了一下,“是。”等女医离开之后,皇甫贞奇怪地问:“为什么要写下?”

    沐辰简单地回道:“没记住。”

    皇甫贞默了,怎么可能,他是谁啊,他可是聪明绝顶的沐大人沐辰,竟没记住?她都记住了,他怎么可能记不住?

    “既然有了身孕,便要小心些,我现在抱你回去。”他说。

    皇甫贞再一次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为何是抱我回去?”

    “难道走回去?”他反问。

    “不是有软轿吗?”

    他静了一下,“女皇说的有理。”

    “你……”

    “方才忘记了。”他镇定地回答。

    她无语地瞅着他好一会,竟不知道原来沐辰的记性是这般的差劲啊。

    三个月之后,皇甫贞发现,沐辰的记性真的不是一般的差啊,自从知道她有喜之后,他的脑袋似乎常常忘记什么事情。

    “沐大人,这是阖府那里的公文……”

    “我等等再看。”沐辰摆摆手。

    “可是沐大人,这是急件。”来人无语地说。

    一只纤纤小手伸了过来,“拿过来。”皇甫贞开口道。

    那人一喜,沐大人不看,女皇也是可以的,可公文还未交到皇甫贞手上,半途被劫走了,落在了沐辰的手上,沐辰拿过之后,快速地看了一眼,他冷笑,“呵呵,弥河泛滥或延此时才上报?”

    来者浑身发凉,“沐大人……”

    “革了阖府知县的职,派黄大人走一趟,半个月之内我要看到结果。”说完便不再多说了。

    者带着苦哈哈的脸离开了,皇甫贞看了他一眼,“我记得这份公文我很早便让剑兰放在你的桌案上了。”

    “忘了。”他回了两个字。

    她的眼角微抽,既然是忘了,他也不用摆出一副他没错的样子吧,而且他的眼睛直瞅着她的肚子,让她有些困扰,“你天天盯着我肚子看有什么好看的?”

    “甚是好看。”

    皇甫一时无语,如今她在沐辰眼中就是一颗金蛋,他每日都要盯着,这时青竹走到殿外,“女皇,药已经煎好了。”

    皇甫贞应了一声,青竹便把药端进来,可走到一半,又被某人劫走,她一时也没有办法,无奈地看了女皇一眼,女皇也不怒,她便安静地退到一边了。

    “贞儿,喝药。”沐辰坐在她身边,小心翼翼地要喂她喝药。

    她面上流露出一副不悦的模样,“成天喝这些药,好苦。”

    他苦口婆心地劝说:“为你好,也为孩子好。”

    “那到底是为谁好?”她问。

    “你更重要。”沐辰笃定地说。

    她面无表情地张嘴喝起了药,心情有些愉悦,喝完了药,嘴边又来了一颗大蜜枣,她张嘴含下,这药其实一点也不苦“你没事便去书房吧,别又忘记什么重要的事情。”

    皇甫贞叮嘱道“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沐辰微顿,“我等等让人将公文拿到这里来。”

    “偏要守着我吗?”她娇笑地看着他。

    他一本正经地颔首,“自然。”

    她妖媚地笑着,眼睛直勾勾地望着他,“不后悔?”他勾起唇角,凑在皇甫贞的耳边轻语,“只要女皇专宠我一人,我便不会后悔。”

    她笑了,“这自然要看沐大人的本事了。”

    沐辰的眼逐渐转深,“拭目以待”

    她存心让他不安,“皇夫喜欢我肚中的孩子是男是女?”

    沐辰淡定地说:“都好。”

    “我也觉得都好,只是朝中有规定,若是女皇,出一女,否则南国的女皇无人可做。”玉甫贞似是忧虑似是开心地说。

    他垂下眼,“女皇年轻有为,便是在位三十年也不是问题。”

    她心中讶然,“我为何要待这么久,若是有子嗣,过个十几年便可以放手了。”

    沐辰温和地笑了,“若是孩子是小鲍主自然是没有问题,可若是小皇子就是个大问题了。”

    她笑了,“若是我所出的是小皇子,有什么问题那便是你的问题,相信百官也会上书要我扩充后宫吧。”

    他仍旧温温地笑着,“所以女皇在位三十年之内,一年怀一个,两年怀一双,怎么也会生出一个小皇子来。”

    皇甫贞脸色微变,他这是要她年年怀,年年生,简直把她当母猪了,她气得瞪大眼睛身边的人却将她搂在了怀里,“莫气。”

    “你!”

    “你且记住,不管你所出的是男是女,唯一能跟你水乳交融的人便是我了。”他温柔地轻抚着她的发。

    她听得耳根子微红,青竹忽然出声,“女皇,玉和郡主送礼过来了。”

    皇甫贞便将此事先放下了,“嗯。”

    青竹拿着一个礼盒回来,“玉和郡主说,请女皇亲自打开看。”

    “嗯,你退下吧。”皇甫贞心中觉得玉和郡主说要她亲手打开,恐怕是不能让别人看到的,至于是什么,她心中也不清楚。

    皇甫贞看了一眼沐辰,“你出去。”

    “有什么不能见人的?”沐辰微笑,一说到玉和郡主他脸上的笑也虚假了几分,开玩笑,他岂能让玉和郡主带坏了他天真可爱的女皇。

    皇甫贞咬着唇,想了想,“你想看便看。”她也没什么好不能见人的,她轻哼着打开礼盒,瞬间傻眼。

    而抱着她的男人气息一下子就变重了,她的脸红了,不,她全身都泛红了。一个光泽晶莹的玉器躺在礼盒当中,看那周身的光泽便知此玉器乃不凡之物,只是……

    在她身后的沐辰笑了,阴沉沉的气息钻入她的毛孔里,令她瑟缩了一下,他不重不轻地说:“真是一个好东西。”

    他忽然抱起她往床榻走,轻柔地将她放在床榻上,“是我不好,一直克己复礼,深怕伤了你,苦了自己不说,倒是忽略了你的种种。”

    “等、等一下。”她慌乱地阻止他,“我没有……”

    “哦,那是什么?”

    她又看去,一看到那玩意,她的脸又红。

    很好,是脸红,不是嫌恶。他脸上的阴沉又深了一分,手已经开始帮她宽衣解带了,吓得皇甫贞拿出最大的王牌,“我怀着身孕呢。”

    “女医说脉象很稳。”

    皇甫贞在心里暗骂那女医,“我……”

    “嘘,我知道你也想的。”沐辰上了榻,将她压在身下,“女皇定然也想知道是我好还是那物好的,对吧?”

    “我才不要比较。”皇甫贞慌乱地说,想到那玩意,她顿时有些怕,嘴甜地说:“皇夫器大活好,我便只爱皇夫。”

    他满意地一笑,抱着她不再有所动作,“那玉和郡主倒是无事可做。”

    “呵呵。”她附和地笑了笑。

    “不知道皇夫,心中有什么人选?”皇甫贞小心地问。

    “乌将军。”

    “乌将军又黑又壮实……”她轻轻地说:“玉堂姊恐怕不喜欢?”

    “她喜欢很重要吗?”沐辰阴鸷地笑着。

    她连忙讨好道,“不重、不重要。”她心里暗道,玉堂姊,不要怪我,我实在是被逼的。

    “嗯。”此事便定下了,沐辰轻抚着她的脸颊,“累了便睡一会吧。”

    她被他圈得暖暖的,忍不住有了睡意,她小鸡啄米似的吻沐辰了几下,便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沐辰也亲了亲她的唇角,凉薄的嗓音带着独有的温柔,“我只许你专宠我一人,女皇。”

    在皇甫贞连续生下两个皇子之后,终于生下了一个小鲍主,小鲍主从出生之后便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在小鲍主四岁的时候,忽然哭着跑到了皇甫贞这,“母皇。”

    “嗯,这是怎么了?”皇甫贞很疼小鲍主只是每次看沐辰对小鲍主的疼爱,她心里有些不舒服,特别是那一句话,女儿都是爹的前世情人。

    “母皇,皇父生气了。”小鲍主哭泣地说着。

    “哦?”皇甫贞来了兴趣,“你做了什么?”

    “我问皇父,他是不是吃软饭的?”小鲍主娇滴滴地说:“然后皇父便生气了。”

    皇甫贞镇定地说:“哦,你皇父喜欢吃硬饭。”

    “那为什么皇父会生气,女儿只是想知道皇父喜欢什么嘛。”小鲍主委屈地说。

    “不哭不哭,没事。”她心不在焉地哄着。小鲍主哭哭啼啼了很久,直到沐辰来了,小鲍主眼巴巴地看着沐辰,沐辰却没理她径自抱起了皇甫贞,逗得皇甫贞笑了。

    “将小鲍主带回去休息。”沐辰开口道。

    “是。”

    “不要、不要,皇父不爱女儿,呜呜……”小鲍主的哭喊没有用,最后还是被带走了。

    “开心吗?”他问。

    她笑而不语。

    他凑在她的耳边说:“看来你是闲了。”

    看着他高深莫测的样子,想必他是知道这话是她教小鲍主问的,她也不怕,娇媚地一笑,诱惑地说:“她缠着里皇夫太厉害了,我便是想跟皇夫……”剩下的话全数被他含在嘴里。

    她便是想跟沐辰卿卿我我的时候,都被那可恶的小丫头给打断,焉能不气。

    一吻完毕,他轻点她的鼻尖,“你醋劲有些大。”

    她轻哼一声:“你还不是一样。”可怜她的两个儿子。

    “看来女皇欠教训……”她的藕臂勾着他的脖颈,“你说呢?”

    他笑着将她压在了身下,“如你所愿。”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新葡京赌博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新葡京赌博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裙下之臣最新章节 | 裙下之臣全文阅读 | 裙下之臣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