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赌博
新葡京赌博 > 言情小说 > 生娃吧,娘子 > 第二十章

生娃吧,娘子 第二十章 作者 : 金晶

    两人正争论着,宁盛轩倒是哭了,两只小手在半空中抓呀抓的。陈嬷嬷一脸为难地问:“少爷、少夫人,小少爷饿了……”是喂还是不喂呢?

    苏慧一听到儿子的哭声,心里就疼,“给我。”喂就喂,他爱看就看吧。

    “是。”陈嬷嬷看少爷没有拒绝,便将小少爷交到了苏慧的手上,一边指导着苏慧抱小孩的姿势。

    苏慧很快就上手了,一学就会,一边扯开衣衫,接过陈嬷嬷递过来的温热棉帕,擦了擦胸部,忍着羞涩将胸部靠近宁盛轩的嘴边。兴许是饿了,宁盛轩很快地寻到了源头,欢快地噗嗤噗嗤地吸了起来。

    宁盛轩刚一吸吮的时候,稍微刺痛了她,但很快她便习惯了,她心情愉悦地喂奶的时候,总是能感受到一双火热的眼睛正落在她的胸前,她努力地忽视那道视线,是他自己要看的。但宁启生的视线实在太强烈,她忍不住地扭了一下,她僵硬着身体,抬头狠狠地瞪着他。

    宁启生笑了一下,凑在她的耳边,“不疼、不疼,等会我亲亲便不疼了。”

    他眼中不像开玩笑的占有欲令她心头一跳,脸颊泛红地抱着儿子就想逃,奈何腰上的手臂有力地抓着她,她便是想走也走不了。

    第一次喂奶苏慧是在**卸裙模瘸骆宙直ё拍⑿鋈ブ螅羯惚ё潘狭碎剑阕潘煌上拢皇智崽艨囊陆螅咀∽约旱囊陆螅澳悴荒苷庋!

    “你疼,我帮你呼呼。”

    她两手揪住他的发髻,将他的脸拉离她的胸脯,“宁启生,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应该是你想怎么样吧。”宁启生冷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还打着算盘想离开我,我告诉你,你休想离开我,我绝对不会让你离开的。”

    他还记挂着那和离书的事情吧,她心中一叹,“我不会离开的。”

    他却没有满足,眼神阴暗地看着她,“因为宁盛轩?”

    “算是吧。”也是一个原因之一。她之前还想拉着他问,为什么生产的时候要她不要儿子?

    可睡饱醒来之后她发现自己释怀了,这个男人即便嘴上伤了她,但他没有做过任何事情伤害她。他甚至在婆婆的面前都袒护她,她还有什么不好满足的呢,只要他别花心肠肠,她愿意留下,不仅是为了儿子,也是为了他,谁先爱上谁,便是谁先输了,即便她中间想抽离,但要做远远比想得难。

    “慧儿。”他的手轻抚着她的脸颊,“你不离开我的理由只能因为我,至于儿子?呵呵,你这么关心他,我倒是吃味了。”

    吃味?他吃味干什么?

    “以后儿子的事情你少管,爹娘会照顾好他的,你便好好地待在我身边,我去哪,你就去哪。”宁启生始终无法忘记她有危险时他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他不会让她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出事。

    他,有些变态了,对她的占有、执着令她胆颤心惊,“宁启生……”

    “我爱你,慧儿,知道吗?”他抬起她的手指,一根一根地吸吮着她的青葱小指,“你若是不爱我,爱别人,我会很生气,就算你爱的是我们的儿子我也会生气,你可以爱他,但前提是你必须先爱我。”

    湿濡的感觉在空气中渐渐地放冷了,她望着他,怔怔地问:“你爱我?”

    “嗯,很爱很爱,知道吗?”宁启生伸手轻轻地抚弄着她的发丝,薄唇印在她的发丝上。

    苏慧微微一躲,“很脏。”

    “不,你一点也不脏。”他又重重地亲了很多下,薄唇顺着她的眉眼不断地往下,“慧儿,你听到了,我爱你,所以你不要妄想离开,或者爱上别人,我有很多方式让你离不开我,你不会想尝试的。”

    这是诱爱不成,反而要威胁她吗?傻瓜。她缓缓开口,手指着他的脸,“你知道吗,我很喜欢你这张脸,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话还未说完,他忽然站了起来,局促地说:“你等一等。”

    苏慧一楞,还未回神,他已经跑了出去,她不禁一笑,他去做什么了?

    等了一会,他回来了,白玉俊脸上没有一丝憔悴,连日长出来的胡渣也没有了,他又恢复成了那个风华绝世的宁先生。

    他认真地在她的面前坐下,双手拉着她的手轻触着他自己的脸,“你喜欢?你喜欢你就多看看、多摸摸,不要忘记了这种喜欢的感觉。”

    她的眼睛微热,他在怕她不爱他吗,“嗯,我喜欢,不仅喜欢这张脸,还喜欢这张脸的主人,宁启生,只要你不负我,我绝对不会离开你。”

    不离开,喜欢。宁启生突然开心地抱住了她,“慧儿,你记住你今天说的话,若是你哪天忘记了,我就把你说过的话一字一句地烙在你的背上,让你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听到了没有?”

    她默默地笑了,她想她暂时不会告诉他,其实她比他还要早就爱上了他,爱上他这个傻瓜。

    四个月之后,苏慧抱着宁盛轩去宁夫人那里请安,正好遇上了三舅妈和三表妹,她有礼地行礼,宁夫人自从上次在产房作了那样的决定,每一次看到苏慧,心中总是过意不去,还好苏慧没有埋怨她,宁夫人因此对这个媳妇更加满意了,“轩儿来了,快,给我抱抱。”

    苏慧将孩子抱到宁夫人的怀里,宁夫人一把抱住他,“哎哟,真是沉,你一路自个抱过来的?”

    苏慧颔首,“嗯。”

    “你以后便让一旁的婆子抱着得了,别累着自己了。”

    三舅妈接过话茬,“是啊,我还听说你自个喂奶?有奶妈便让奶妈奶着就成了,你别劳累了自己。”

    “谢谢娘、谢谢舅妈,我没事,若是累了,自然会交给旁人的。”苏慧笑着说。

    “表嫂,你可要加把劲,表哥的千子千孙的计划就靠你了,你可别生了这一胎就没动静了。”三表妹凉凉地说,一脸的看好戏。

    苏慧脸色微僵,可她还未说话,宁夫人先开口了,“你这是怎么跟你表嫂说话的,什么态度。”

    三表妹撅着嘴,三舅妈连忙出来打圆场,“小孩子家,别当真、别当真。”

    “你也到出嫁的年纪了,以后嫁到了婆家,这嘴要管得牢一些,别说错话惹人嫌。”宁夫人将话说得严重了。

    一听到这个事情,三表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三舅妈连忙抓着她退下了。苏慧一脸的错愕,宁夫人叹了气,“听说是有意跟你那表哥成就好事,可她心大不肯,于是你三舅妈就好好地说了她一顿,可等她愿意了,你表哥不愿意了,天下女子众多,他偏爱柔情女子。”

    苏慧听得摇头,“表哥也真是,太不留余地了。”

    “也难怪,谁愿意娶一个惹祸精回去。”宁夫人一顿,“我一直没跟你说,她们至今还想着要给启生做侧室呢,我今天也跟你说明白了,不管你以后有没有怀孕,我都不会给你们作主,惹一些糟心的事情。”

    苏慧扬起感激地笑,“谢谢娘。”

    “你也别感谢我,也许我们宁家是命中注定单脉相传,这也没有关系,有子嗣便成了。”

    宁夫人如今将心放宽了不少。

    苏慧明白婆婆这是告诉她,以后不管怎么样,她院子里的事情婆婆是不会管的,至于宁启生以后要不要娶别人,那就是她自己的事情了。

    苏慧跟宁夫人聊了一会天,宁盛轩想睡觉了,便让宁盛轩留在了宁夫人那里,奶妈、丫鬟都在那边照顾宁盛轩,苏慧也放心,她午膳时分要赶回去,否则某个人会不开心,她可不想某人又拿什么事情当借口,好在床榻上使劲地折腾她了,她可是怕了。

    她快要走回院子的时候,看到有福鬼鬼祟祟地抱着一个罐子走到后院,拿着树枝挖了一个洞,似乎将那罐子给埋了。

    等有福走了,她便让嫣红去挖出来,一看是药渣,她便让嫣红去拿给大夫查查。

    真是奇怪了,难道宁启生生病了?但为什么不告诉她,要这么偷偷摸摸的呢?她疑惑地走到院子里,宁启生已经坐在花厅里等她了,一看到她,便主动地抱住了她,“回来了?”

    虽然还是很爱粘她,但比坐月子那一段时间好太多了,没有那么的粘人了,只要在他规定的时间内出现便好。

    “嗯,你等我很久了?我们先用膳吧。”

    “好。”宁启生牵着她的手坐在了位置上,拿着筷子给她挟肉。

    “你自己吃,不用给我布菜。”她轻声开口。

    “我得将你喂得胖一些,晚上都不敢太使劲,就怕你……”他荤素不忌地开口。

    “宁启生!”她恼怒地看着他。

    “是、是,为夫错了。”

    两人闹腾地用了午膳,消食了一会,嫣红回来在苏慧的耳边嘀咕了一声,苏慧的眼睛里轻轻闪烁着光影,她闭了闭眼睛,平复了心情。

    她扔下本来要做的女红,直接坐在了宁启生的膝上,“夫君。”

    宁启生激动地看她,她许久未喊他夫君了,他温柔地问:“什么事情?”

    “夫君,我还想为你生儿育女。”

    “好。”

    “那你可别再喝避子汤了。”她心疼地说。

    “你这么知道的?”他惊呼,这事情他做得很隐晦。

    “反正你答应了,不能骗我。”

    他噤口,没有说话,她急了,直接将他扑倒在身后的贵妃椅上,双手急急地扯着他的裤腰带,俨然一副霸王硬上弓的模样。真正是无法抵挡啊,但他好喜欢她这样。

    “夫君,我爱你,我想为你生很多很多的孩子。”她的眼睛闪灿着柔媚的光芒。

    他情不自禁地任由她为所欲为了,今日就放纵吧,反正药刚喝过,她想要生下孩子?

    不可能,那样的事情经历过一次便够了。他的薄唇吻住她的唇,“我爱你。”所以他绝对不会让她再生小孩的,一个就够了。

    两个人各持心思,谁也不让谁,在贵妃椅上难以大展身手,便转战床榻,手脚交缠,热热烈烈。

    【尾声】

    苏慧自生下宁盛轩之后,便一直没有身孕,直至四年后,她勾着酒醉的宁启生后,终于有了第二个孩子。

    宁启生当时正和邢厉一起将生意版图拓展,所以他整整有四个月不在家中,等他回到家中,他累积了四个月的欲望在看到苏慧怀着六个月大的肚子时全部被浇灭了。

    “夫君……”

    “你骗我。”

    “我爱你。”

    从此以后宁启生不再出门,一直待在家中陪着苏慧,细心地照顾着她,直到苏慧生下第二个儿子。

    产后苏慧一脸遗憾地对着宁启生说:“夫君,都是带把的,还是生一个姑娘吧,姑娘是贴心棉袄。”

    作梦去吧,再让她生,他就把他自己给阉了。

    *相关书籍介绍:

    邢厉如何把只对他冷淡的丘嫣然压在床上教训?请看脸红红865《金主贤夫》。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新葡京赌博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新葡京赌博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生娃吧,娘子最新章节 | 生娃吧,娘子全文阅读 | 生娃吧,娘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