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赌博
新葡京赌博 > 言情小说 > 醋桶床夫 > 第十八章

醋桶床夫 第十八章 作者 : 金晶

    这不是错觉,但米乐乐很怀疑自己的眼睛。

    柔和的晚霞悄然地来临,令一切都披上了一层淡淡的柔美,乡间小路上,豪华的轿车停在一旁,男人清逸挺拔的身影融入其中。

    他一手插在口袋里,悠闲地靠着车身,头微低,看不清他的神色,天色渐渐地暗下来。

    “那个人是谁?怎么把车停在我们家门口?”

    妈妈疑惑的声音传入米乐乐的耳里,她微微启唇,声音却发不出来,水亮的眼里满满都是他的身影,范倪来了。

    “乐乐,你认识那个人?”米爸爸看向自己的女儿,在女儿的脸上看到了粉嫩的红霞,那抹艳丽他曾在自家的老婆身上看到过。

    “嗯。”他怎么会来呢?

    米爸爸心里有数,感叹了一句:“他就是范倪?”

    米乐乐点头,米妈妈笑了,“还傻站着干什么,人家都上门了,也不去迎?”

    米乐乐一愣,看向爸妈,见他们两个脸上了悟的神情,她耳根子都红了,“我过去了。”

    “我和你妈妈先回家,你记得留人家吃饭。”米爸爸提醒道。

    米乐乐点着头,走了过去。

    熟悉的脚步声打断了低着头冥想的范倪,他抬眸,黑色的眼瞳里映入她娇羞的笑。心头一颤,他却冷着脸,“米乐乐。”

    她慌了,知道他在生气,“我不是故意爽约的,我……范妈妈有没有生气?”她如惊弓之鸟般看着他,那副小心的模样让人觉得好笑。

    范倪想笑,脸上仍是一片清冷,“你就在乎我妈?”

    她对范母的在意说明了她的意愿,对于结婚,她是愿意的,冰冷的俊脸开始融冰,范倪不由放柔了表情。

    米乐乐难为情地低头,“范妈妈有没有说什么?”她好担心让长辈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不是很开心。”范倪据实以告。

    米乐乐微微变脸,“是、是吗?”

    “怎么办?”范倪问出她心里的想法。

    米乐乐轻咬着下唇,“我……”

    范倪见她一脸的犹豫和悲凉,心里的不爽以及怒意渐渐地散去了,他的手伸到她的脑后,拨了一下她的发丝,“这么想嫁给我?”

    想嫁给他,所以才担心他的妈妈开不开心,范倪的眼神柔得如水一般凝视着她。

    米乐乐微愣,“这……”

    范倪眼波一闪,“想要我妈开心,得先让我开心,知道吗?”他的手在她的后颈轻轻地抚弄着。

    他对待她的方式就像宠物般,她想推开他的手,却又觉得挺舒服的,嘴里重复着他的话,“让你开心?”

    “我开心了才能替你解释,对吧?”

    米乐乐觉得他是在抬高他自己的身价,变相地要她讨好他,她嘴巴一歪,“范老板,你怎么样才会高兴?”

    范倪笑了一下,“这要看你的表现。”

    “给点提示吧。”不知为何,米乐乐忽然对结婚的事情没有那么大的恐惧了,看到轿车车轮上的泥土,以及他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她面前,她的心境豁然开朗,他来了,就这么出现在她的面前。

    “譬如接下来你要如何向你的爸妈介绍我。”他的眼睛一直注视着她,发现她除了浮现丝丝的羞涩之外,没有其他的神情了,包括抗拒。

    早上还一脸痴呆的某人,现在已经能坦然接受了。

    米乐乐扫了他一眼,嘴角微弯,“我爸妈让你留下来吃饭。”

    “哦?”他脸上出现开心的神色,“他们知道我的存在?”

    米乐乐绝口不提自己因为怕被他整死,精神恍惚地说出了他的存在,“嗯。”

    “他们知道我是你的男朋友?”抚摸她后颈的手更加轻柔,时不时地挑起她的发尾玩弄着。

    “嗯。”

    范倪心情总算大好了,米乐乐忽然说:“第一次见面,你给我爸妈带了什么?”

    米乐乐不是拜金女,不会向范倪索求什么好处,但第一次见面,一定要有些讲究的,“我爸喜欢茶,我妈喜欢女人的东西,披肩什么都可以。”一顿,“你带了什么?”

    他来是因为这个女人逃了,他追来时,他是有那么一点兴师问罪的意味,料不到的是这个傻傻的女人会一句一句把他哄开心了。

    米乐乐第一次看到范倪的脸上出现了一种类似尴尬的神情,她不解地问:“怎么了?”

    范倪若无其事地笑着,收回了手,转而牵起她的手,“乐乐……”

    “嗯?”

    “陪我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米乐乐想说,她爸妈都在做饭了,他该进去了。

    “这里最大的商场。”他牵着她的手,推她上了车,自己坐到驾驶座上。

    “去那里干什么?”米乐乐仍旧没有跟上他的思维。

    买礼物!

    正在做饭的米爸爸,透过窗户看见疾驰离开的车,脸上一片郁闷,他们这是要去哪里呢?

    他们连夜赶回了台北,米乐乐睡了一觉醒来,车子已经停在公寓楼下的停车场了。

    她转头看着范倪,他的脸色不大好,她心疼地伸手摸了摸他的脸,“是不是很累?”

    米乐乐心里暖暖的,这个男人急匆匆地南下,又因为没有准备礼物,赶去买了礼物,尽避如此,在见她爸妈的时候,他表现得可圈可点、儒雅有礼,连米妈妈都说他好。

    米妈妈知道他是一间公司的老板时,惊讶地说范倪怎么会看上女儿呢,一定是缘分,要她好好把握。

    米乐乐也觉得这场恋情超乎了她的想象,她的蓝图是在工作稳定之后,找一个和自己差不多的男人交往,接着结婚生子。

    范倪跟她之间其实也是平淡,但是考虑到这个男人的身家,他可以找到更好的女人,有更好的选择,但米乐乐看到他认认真真地对待自己的家人,谈吐间皆是真诚,她便想,就是有更好的女人来,她也不让,好男人自己得先占着,不能让眼馋的野猫给勾走了。

    “亲我一下,我就不累。”他露出顽劣的笑。

    米乐乐当真了,她拉下他的头,仓促地给了他一个吻,速度之快让范倪也很吃惊。

    他吃惊地看着她,“真的不累了。”

    “范倪!”米乐乐轻捶了一下他的胸膛,小手被他包在大掌里。

    他执起她的手,轻轻地吻了一下,“上去吧。”

    他们手牵手下了车,进了电梯,范悦突然由身后抱住了她,炙热的体温如网一般将她包裹。

    “范倪?”

    回答她的是他细细的吻,他的吻落在她**在外的肌肤上,轻柔且充满耐心,连带着让她的心跳又不争气地加速。

    他的大掌交叠地放在她的小肮处,十指暧昧地在她的小肮上轻揉着,光luo的肌肤一阵发烫,她不好意思地转了转头,“在电梯里不要这样。”

    范倪轻笑了一声,暂时停止挑逗的动作,“好,回家再……”

    她蹙眉,“别闹了,你都没睡。”一路上都是他在开车,开车本来就很累,他还有精力想别的事情。

    “不想睡。”他脸不红气不喘地说。

    米乐乐白了他一眼,“明天你还要上班。”她侧过头盯着他的眼睛,“你的眼睛都有血丝了。”

    电梯到了,范倪搂住某个明显拒绝他求欢的女人往公寓走,大掌在她的腰部不断地摩挲着,薄唇不怀好意地动了动,“乐乐……”

    米乐乐顺势转头看向她,薄唇已经飞快地落在她的唇上,热烈的吻带着不可忽视的霸道毫无缝隙地包围了她。

    米乐乐动了动身体,伸手想推开他,没想到他的动作更快,活像一匹狼一样,明明一只手在开门,另一只手却搂住她的腰。

    他一边吻着她,一边搂着她往屋子里走,她的脑袋一片混乱,想推开他,身体却先她的理智一步,双手挂在他的肩膀处。

    他的舌在她的口里野蛮地钻着,粗鲁地先舔遍了她的口腔,又将她的舌当做最甜的糖果,舔着、吮着。

    “嗯……”她不由轻吟一声,身体开始发热,“范倪……”

    范倪以背部顶了一下门,身后的门关上,他的大掌探向身下娇媚如丝的女人。

    原本黑暗的大厅蓦地亮了,一道壮硕的身影出现在客厅,脸上有着难掩的惊喜,“你们都去哪里了?我好担……心……”最后几个字轻轻地没了声音。

    米乐乐低叫一声,不用低头,她都知道此刻自己像一只八爪鱼攀在范倪的身上,她连忙推开范倪。

    她两手捂着发烫的脸,不敢去看马伟军的神色,她匆匆地跑回了房间。

    马伟军担忧的脸色一收敛,一开始他打电话给米乐乐,米乐乐关机,一直打不通,他还以为发生什么事情了,害他多想了,他打了一个呵欠,“你们真的是……”他一笑,“连回房再做都等不及了吗?”说着,他大摇大摆地回房了。

    他背后的范老板很怒,怒得想把这只兔崽子给宰了,范倪开始在心里制定要如何“除暴安良”的计划了。

    他阴着脸回房,米乐乐已经躺在床上了,用被子裹得严实,就露出一张脸,“我要睡了,晚安。”

    范倪的脸色更黑了,被人抓了个正着的她,现在绝对不会跟他在床上厮杀,不对,这几天她都会挖个洞把她自己给埋了。

    他走到床边坐了下来,手覆在她的头上,带着浓烈的杀气,笑中带狠地说:“这小子很快就会离开了。”

    缩在被窝里头的米乐乐闷不吭声,不管马伟军什么时候走,她现在不想见到马伟军,而最最不想见的人是范倪,呜呜,这个到处发情的男人!

    范倪的想法与她正好相反,他在自己的家里吻着自己的女人,要做再亲密的事情都没有关系,都是马伟军这该死的程咬金!

    一个星期之后,马伟军换了住所,至于住哪里,她不知道,只听范倪说过,马伟军虽然性格差了点,不过在工作上很有潜能,他会继续培养。

    不知为何,米乐乐听到之后,觉得事情可能没有这么简单,甚至觉得这个“培养”很具深沈含义。

    因为她拒绝了某人的床上行为,直达一个星期以上,马伟军一走,某人便不由分说地将她吃了再吃。

    对她,范倪都怀抱着如此的深仇大恨了,她想马伟军肯定会吃苦,但这不在她担忧的范围。

    她现在坐在包厢里,桌上是残羹冷炙,大方和蔼的范母已经在范倪的双胞胎弟弟范変护送下回家了。

    她刚刚见过了范倪的家人,范母很慈爱,一点未来婆婆的架子也没有,范奕的脾气看起来不是很好,但吃饭的时候对他的老婆很细心。

    而她,她一开始紧张得要结巴了,后来就自然了。

    一双大手按在她的肩膀上,她抬头,“范倪……”

    “结完帐了,我们回去吧。”范倪将她拉起来,她突然靠在他的身上,他挑眉,“怎么了?”

    米乐乐红着脸,支吾了半天,“我腿软……”

    范倪哈哈大笑,亲了一下她的嘴,“见家长需要这么怕吗?”

    米乐乐苦着脸,“你见我爸妈的时候都不怕吗?”她会怕他的家人不喜欢她,她会怕他的家人反对他们的婚事,她会怕……他们最终无法走到一起。

    女人的发散性思维有时候真的比战争还可怕,由一个点幻想出无数的线,这一点上证明了女人的强悍。

    “怕是不至于,就是有点紧张。”他笑着牵她走出餐厅。

    “你就不怕他们不喜欢你,然后棒打鸳鸯吗?”米乐乐不小心地说出了自己的心思。范倪没有看她,淡淡地说:“这点不怕。”

    米乐乐抬头,午后的阳光落在男人英俊的侧脸,宛若温润的泉水,浸湿了她的心。

    “他们会愿意的。”他侧阵盯着她,“他们知道这个男人爱着他们的女儿。”

    绝美的绯红在她的脸上闪现着,范倪连说爱她也要拐着弯,她瞪了他一眼。

    他笑着搂住她往车子走去,“米乐乐。”

    “干嘛啦!”她正生着闷气,这个男人好像很少会说爱她,除了在意乱情迷的时候,但很多人说,男人在床上说的话是不能信的。

    她其实是信那么一点点的,因为他不是其他男人,他是说一不二的范倪。

    “我爱你。”他在她的耳边温柔地低语。

    她灿然一笑,床上的话信一半,此刻她是绝对地相信他,因为他现在可没有被欲望控制,他是真的爱她,“我也爱你。”

    【全书完】

    《相关书籍介绍》——

    ◎欲知毒舌的范奕如何将洪妍拐回家吗?请看脸红红723《与恶男的房事交易》。

    手机用户请阅读:新葡京赌博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新葡京赌博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醋桶床夫最新章节 | 醋桶床夫全文阅读 | 醋桶床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