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赌博
新葡京赌博 > 言情小说 > 大醋娘 > 终章

大醋娘 终章 作者 : 金晶

    无视身后失意的齐豫,顾上溯闷闷地拉着余欢兮走到屋子里,并关上了门。

    余欢兮皱眉,“说话就说话,关门干什么?”

    门一关上,屋子里便有些暗,顾上溯拿起那被她放在木盒子里的手镯替她戴上。余欢兮缩着手,不想给他戴,他没有表情地盯着她好一会儿,余欢兮这才不情不愿地将手拿了出来。

    顾上溯见机不可失,迅速地替她戴上,“戴上后便是顾府的人了,也就是我的人了。”

    他的话让余欢兮的脸一红,她娇羞地说:“你太卑鄙了。”竟然从她爹娘那边下手。

    “有吗?好吧,娘子说的对,我承认。”说着,他低头在她的手腕那儿亲了一下。

    羞得余欢兮低喊一声:“喂。”

    顾上溯突然一个上前抱起了她,往她的床榻走去,“你要干什么?”

    心爱之人被别的男人觊觎,顾上溯想起来心里就不舒坦,他将她放在床上,对着她魅或心一笑,“没什么,这是成婚前必须要做的事情。”

    “什么事情?”余欢兮扬眉。

    “欢兮,从此以后你能依靠的就只有我了,我是你的夫君,你要相信我,嗯?”顾上溯眼里闪着狡黠。

    余欢兮知他说的是对的,可她觉得他现在的神情很邪恶,似乎在打什么坏主意,所以她下意识地摇头,“不……我……唔……”

    顾上溯确实是想做一些坏事情,让她知道她是属于谁的,并藉此抒解他的嫉妒,他低头吻住她,这不是第一次吻她,却是在彼此理智都清楚的情况。

    没有任何妨碍他们的人与事,他可以尽情地吻住她,灵活的舌钻进她的嘴里,听她发出抗拒的声音,他却依然我行我素地继续。

    舌尖敏捷地吸、刺、探,甚至会忍不住地磨着牙在她的唇瓣上蹭着、咬着,余欢兮难受地在他的身下辗转着,却无意地将女性的曲线风霣在他的身下。

    “不,放开。”余欢兮隐约知道他要干什么,她是黄花大闺女,应该是不知道这些事情的,可上一回秋景出嫁,她无意间看到了避火图。

    一对男女衣衫凌乱地在床上纠结,除了行夫妻间最亲密的事情,还会是什么呢?

    “嘘,乖。”顾上溯亲了亲她嘟嘟的小嘴,大掌快速地褪去她的衣衫,直到她的身上只剩下一件粉色肚兜和亵裤。

    要她相信他?那她情愿去相信狼不会吃兔子的道理,余欢兮双脚并用地推着他,他索性就整个身体都压在她的身上。

    “顾上溯。”

    “上溯,喊我上溯。”他想念她喊他名字时的娇羞模样。

    她羞得无地自容,“把你的手拿开,眼睛不许乱看。”

    顾上溯怎么可能这么听话,他的手压制着她挥舞的双手,微微拱起身子,眼睛略微往下,就将她一身的洁白玉肌看得一清二楚。

    “娘子,为夫不能看,那谁能看呢?”他就像动物一样,要在自己的领地做标记,如此才放心。

    表弟对他的女人有仰慕之心,他光是想想,胃里就像装了几十斤的酸醋,酸的他胃直打滚。

    白嫩的肌肤勾引着他俯首,虔诚地印上一吻,慌得余欢兮低喊:“下月初八就要成婚了,你急什么?”

    迟钝的女人,永远不知道她在无意间吸引了别的男人目光,顾上溯半是无奈、半是吃味,头也不抬地烙下自己的印记。

    “我不急,只是……”他对她眨了眨眼,“先做个记号。”

    “什么?”她听得皱起眉,“我又不是什么阿狗阿猫,何须做记号。”

    余欢兮想起了秋景曾经跟她碎嘴的事情,秋景说有些人喜欢在喜爱的事物上,包括人身上做记号。

    她怕得脱口而出,“你、你不能用火给我烙印。”

    顾上溯蓦地大笑,“谁告诉你烙印要用火的?”

    “不然呢?”

    顾上溯给了她一个神秘的笑容,对着她呶了呶嘴,“我发誓不会用火,等一会儿你就会知道,而且……我绝对绝对不会伤到你一分一毫。”

    他语气中的认真让余欢兮逐渐地镇定下来,但她仍是抗拒,“这些事情新婚之夜才可以。”

    继续聊下去只会没完没了,顾上溯干脆不说话,扯下她的肚兜。

    ……

    门外突然响起了秋景的声音,“小姐?”

    “什么事?”顾上溯平板地问道。

    余欢兮讨厌他现在一副姑爷的态度,低低地说了一句:“她是我的丫鬟。”

    “小姐,天黑了。”

    秋景的声音很轻,但余欢兮听出了秋景的意思,刚才他们是午后时分进来,如今竟是一个下午晃了过去。

    “刚才你舒服得睡过去了,我没有叫你起来。”顾上溯在她的耳边解释。

    舒服得……余欢兮红着脸,“你赶紧走,没成婚之前,你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她好想哭,好丢脸哦。

    依照风俗,婚前是不能见的,顾上溯无奈地轻叹一声:“好吧。”

    余欢兮抬头看了看,一瞧见他的脸,就想起他对自己做的羞耻之事,她又尴尬地低下了头。

    顾上溯在她的头上亲了好几下,柔声道:“欢兮,等我来迎娶你。”

    等我来迎娶你……心口处突然澎湃了一下,余欢兮不知为何眼眶湿润润的,她没有抬头,只应了一声:“好。”她会等着他来的……

    余欢兮的承诺让顾上溯脸上瞬间一亮,她终于不再拒绝他了,他轻抚了一下她的脸,整理好自己的衣衫,退出了屋子。

    屋外的秋景立刻冲进来,望着余欢兮脸上的娇羞以及身上的红点,身为人妇的她脸也红了,“小姐,顾公子……”

    “秋景,下月初八时,他就是你姑爷了。”余欢兮浅浅地一笑。

    红烛在燃烧着,大大的囍字贴在窗上,女子的凤冠被好端端地放在桌上,大红嫁衣放在床边,桌上放着空了的酒杯、吃得零散的食物,而男子与女子的鞋子整齐地摆在床边。

    女子的衣服与男子的衣服交杂着,被随意地扔在床下,木床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红帐之下,男人与女人交缠的身影若隐若现。

    ……

    余欢兮的力气被抽空,眼神迷离地躺在他的身下,他喘着气,附在她的耳边低语着,“娘子……”

    “嗯……”她累得连根手指也不想动。

    “为夫饿了。”他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

    余欢兮身体一颤,“明日还要早起请安。”

    “爷爷、奶奶不会介意的。”他贼笑着,惦记着她刚才故意骗他的行为。

    “不……”粉唇被他堵住了,再多的抗议之辞都被他给吞掉了。

    翌日,直至午膳时分他们才起来,如顾上溯所言,顾老太爷与顾老夫人一点也不住意他们起晚了,甚至是很鼓励他们可以起得再迟一些。

    新妇瞬间昏头了,这顾府的规矩真是与别的地方不一样。

    八个月之后,余欢兮穿着宽松的衣衫,动作缓慢地在花园里剪花枝。

    “小姐,别动。”秋景端着汤水过来,将汤水放在石桌上,赶紧将余欢兮手上的花剪给拿了下来,“双身子的女子可不能动刀子的。”

    “只不过是一把花剪罢了。”余欢兮甜甜地一笑。

    “小姐。”秋景生气地插起腰。

    余欢兮可怜兮兮地坐了下来,“很无聊的,你们什么都不让我做。”

    四个月前确定她有了身孕之后,她就被禁止做任何事情了。

    茶园的事情交给了张总管和秋景的李大哥,顾府的事情有何总管打理,顾上溯则在两个月前离开,去外面做生意了。

    所以在偌大的顾府里,她真的很无聊,秋景又什么事情都不让她做,缝制小孩的衣服,秋景说伤眼;去灶房做些糕点,秋景说劳累……

    总之无论她要做什么,秋景都不许,不仅是秋景,往日她每天都会起来去向顾老太爷和顾老夫人请安,但自她有孕了以后,这一项行为就被制止了,相反的,是顾老太爷和顾老夫人天天来看她。

    余欢兮当真是无聊到了极点,刚开始顾上溯在的时候,他还会每天哄着她、逗着她,日子也不会这么无聊,可两个月过去了,他还未回来。

    “小姐,你想姑爷啦?”秋景打趣道,自从小姐嫁人之后,脸上的笑容就多了很多。

    “胡闹。”

    “小姐,我今天在市集上听到了一些事情,我讲给你听。”这是秋景每天的工作,必须要讲些事情娱乐自己家小姐。

    “哦?”

    “那位梅家小姐,小姐还记得吗?”

    “嗯。”余欢兮听得意兴阑珊。

    “听说这一会儿她生了一个儿子,可那陈曦却早在外头金屋藏娇,儿子都好几岁了呢。”

    “哦。”

    “还有啊……”

    “秋景,你没有看到你家小姐很不爱听你这些话吗?”

    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余欢兮喜悦地回头,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上溯,你回来了。”

    顾上溯的心瞬间被填得满满的,春花灿烂之时,心爱的女人眨着期待的目光看向自己,此景此情让他终生难忘。

    “我回来了。”他走上前,伸手抱住她,大手环不住她的腰身,他大笑,“我的孩子长大了不少。”

    “上溯。”她娇媚地喊着他的名字,伸手在他的下颚那儿摸着,“长胡子了。”

    顾上溯披星戴月地赶回来,路上餐风露宿,他根本就没有注意自己成了什么模样,他的眼里只容她一人。

    “丑死了。”余欢兮娇嗔着。

    他开怀地大笑,拥住她,在她的脸颊两边各吻了一下,“娘子,为夫想死你了。”

    余欢兮灿然一笑,“饿吗?”

    “嗯,路上都没有吃什么热腾腾的东西。”

    “我给你煮面去。”她大腹便便,仍是想亲手为自己的夫君下蔚。

    “小姐,你可别折腾,奴婢去做就是了,姑爷请稍后。”秋景赶紧揽下这个活,往灶房去了。

    “看看,这丫鬟都比你懂事,现在是什么身子,居然还想着干活。”他一板一眼地训斥她,口吻里更多的是担忧。

    余欢兮捂嘴偷笑,“知道啦,你赶紧去洗洗吧,身上有一股怪味,你的孩子闻着难受。”

    顾上溯被她嫌弃的眼神给伤到了,佯怒地看了她一眼,动作却不慢地收拾自己去了。余欢兮站在院子里,手轻抚着凸起的小肮,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她缓缓地走至房中,

    顾上溯已经打理好自己,脸上的胡子也刮掉了,露出一张俊俏的脸。

    “娘子。”他朝她走了过去。

    “上溯……”

    “嗯?”他将她揽进怀里。

    “你为什么必须要娶我呢?”

    沉默良久,顾上溯莞尔,“因为我看不惯你为他人穿嫁衣、对着他人笑……”

    “何时的事情?”他说的事情,她为什么一点印象也没有呢。

    顾上溯凑在她的耳边,低喃着,“全是我臆想出来的,一旦想到如此,心便难受极了。”

    余欢兮眼眶微微泛红,捧住他的脸,“爱瞎想。”

    顾上溯搂住她,“幸好你还在,没有惹上别的男人。”

    “胡说,我哪有那么水性杨花。”她可是规规矩矩的姑娘家。

    顾上溯没有说话,他不会告诉她曾经有别的男人为她动心过,他也不会告诉她,他有多么庆幸自己回头了。

    “咦?”余欢兮发出疑惑的声音。

    “怎么了?”顾上溯紧张地看着她,“身子不舒服?”

    “上溯。”

    “嗯。”他深怕她有意外,紧张地盯着她。

    “我……”余欢兮激动得快要说不出话了,她伸手拉过他的大掌,覆在自己的小肮上,“动了。”

    顾上溯的手掌放了上去,等了一会儿,他摇摇头,“没有啊。”

    “有,真的有。”余欢兮拉着他的手不让他走,“你再等等。”

    顾上溯期待地等了一会儿,无奈地说:“没有呢。”

    “小姐、姑爷,面来了。”秋景充满活力的声音传了过来。

    大掌下的肚皮突然跳了一下,顾上溯惊喜地大喊:“动了、动了。”

    “呵呵。”余欢兮发出愉悦的笑声,“是啊。”

    “真是一个馋鬼,说到吃的才会动。”顾上溯调侃道。

    “小姐,小少爷、小小姐动了?”秋景将面条放在一边,凑热闹地看着余欢兮的肚子。

    “去,一边去,哪儿凉快哪儿待着,今儿娘子的肚子我要霸着。”顾上溯一副霸道的口气。

    秋景哼了一声:“小气,等老太爷和老夫人来了,姑爷才是哪儿凉快哪儿待着。”

    一旁的余欢兮笑出了声,“是啊,你也就只能霸这么一会儿了。”

    顾上溯却不理,缠上她的腰;温柔地对她说:“为夫要霸娘子一生一世。”

    余欢兮甜蜜地一笑,凑在他的耳边轻声细语地倾诉着分离的思念,他搂住她,嘴内扬起幸福的弧度。

    他要霸她一生一世,也只有他会霸她一生一世。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新葡京赌博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新葡京赌博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大醋娘最新章节 | 大醋娘全文阅读 | 大醋娘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