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赌博
新葡京赌博 > 言情小说 > 跷班小秘书 > 第十八章

跷班小秘书 第十八章 作者 : 金晶

    半个月之后,冯梦妍站在便利商店的收银台前,外面正下着淅淅沥沥的雨,滴滴答答地发出美妙的节奏。

    一个人走了进来,冯梦妍随意地瞄了一眼,又低头看杂志了。

    她回到了高雄,住在外公留下的老房子里,又在附近找了一份工作,日子过得很简单也很轻松,远离了台北的尔虞我诈,她在这里找到了归属感,虽然常常在梦里梦见那个没良心的男人,但她现在学着不再为他难过、为他伤心。

    一瓶矿泉水放在柜台上,冯梦妍熟练地拿起矿泉水结账,抬眸随意看了一下客人,拿起的矿泉水又掉在柜台上,她一时愣住了,“你……”

    “好久不见。”姚志谦对她笑着,但他的笑意没有传到他的眼底,他的眼就如冬雨般冰冷。

    “你……”冯梦妍垂眸快速地算好帐,“一共三十块,谢谢。”

    姚志谦从皮夹里拿出钱,“在这里玩得开心吗?”

    他问得轻淡,可是冯梦妍听得心惊,她装作没听到,将钱收起,“欢迎下次光临。”他定定地看着她好一会之后,拿了东西便坐在靠窗的位置上。

    因为外面下着雨,进便利商店躲雨的人也是有的,冯梦妍不能出言赶他走,再说这店也不是她的,她没有资格要他离开,现在他只是顾客。

    雨哒哒地下个不停,就好像她的心跳从见到他那一刻开始便急剧地跳着。

    不知道雨什么时候停的,冯梦妍只知道自己盯着杂志发呆。

    外面的雨渐渐地小了,而店内的气压越来越低,冯梦妍轻轻地吐了一口气,终于到下班的时候了,另一名员工走进来替她的班。

    “小妍,我来了,你回去好好休息吧。”

    “嗯,好,阿乐。”冯梦妍对他绽放一个笑容。

    “哇,如果你真的这么欣赏我的话,要不要跟我约会?”阿乐故作潇洒地撩了撩浏海,笑嘻嘻地说。

    阿乐是一个很好相处的男生,冯梦妍把他当弟弟对待,她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嗯,下次吧,掰掰。”

    “好,路上小心。”阿乐关心地说。

    冯梦妍换回自己的衣服,对他挥挥手,离开便利商店时,她眼不斜视,没有去看那坐在角落的男人,但她能感觉到姚志谦一直在看她,视线又烫又热,让她浑身发抖。

    冯梦妍以比平时快两倍的速度走到公车站,看到身后没有人跟着,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紧张什么,他又不是来找你的,说不定只是路过。”

    就像她只是他生命中的过客一样,一个过客罢了,他怎么会想找她呢,放心的同时又心生失落,这种矛盾的心情使得她娇媚的脸蛋上出现惹人怜惜的忧伤,风吹乱了她的发丝,她伸手……一只大掌代替了她的动作,将她的发丝撩到她的耳后,修长的指尖状似不小心地轻捏了一下她的耳垂,那是她的敏感带。

    她吓得转过头,绯红着小脸,“你……姚志谦你干什么!”

    “呵,原来你还认识我,我以为你有了新欢就忘了旧人。”嫉妒的火光在他的眼里跳跃着,好像恨不得跳出来吞噬她。

    冯梦妍倒抽一口气,忍不住后退一步,哪知她一退,他的大手先她一步地环住她的腰,不容她继续往后退,“怕什么,嗯?”他笑得低沉。

    冯梦妍正想要开口,公交车来了,她用力地推开他,往车上走去,然后迳自刷了卡,挤在车里,怎知他也挤了上来。

    正好是下班高峰,车上都是人,但冯梦妍一点也不觉得挤,因为她被姚志谦保护得滴水不漏,但冯梦妍并不欣赏他的好意。

    “姚志谦!”她低声在姚志谦的耳边警告说:“把你的手给我拿开。”

    他的手就像蛇似地缠着她的腰,不但勒得很紧,竟然还不规矩地在她的腰间动着,她一向怕痒,此刻她的脸上出现隐隐的笑意,这恰恰减少了她恐吓的威力。

    “嗯?”他悠然自得地看向她,无辜地对着她笑,“怎么了?”

    大庭广众之下,冯梦妍不好意思发威,只好气得侧过头,不跟他说话。

    车上的人很多,大家互相挤着对方,冯梦妍是没有被别人挤到,但她还是被抱得紧紧的,再加上车子时不时地一顿,不出一会,她感觉到抱住自己的男人身体逐渐僵硬。

    她耳根子都红了,低声说:“不要脸!”

    听到她的话,姚志谦干脆整个人压在她的身上,俯身在她的耳畔轻吟一声:“嗯,我以为你就喜欢我的不要脸。”说话的同时,热气不断地吹着她的脸颊,她的身体渐渐地发烫,这样的感觉她太熟悉了,她忘记了这个男人最擅长的便是调情手段。

    他不要脸,她还要!

    于是她伸手在他的腰部重重地一捏,看他眉毛都蹙起了,收敛地稍稍拉开了他们的距离,冯梦妍这才松开手。

    坐了三站左右就到了,冯梦妍推开他,“我要下车了,你走开。”她以为她上公交车,他一定不会上来,他这样的人应该坐轿车才对,可是被沙丁鱼似的人群挤来挤去,他也照旧平淡,好似他坐的是轿车而不是可怕的公交车。

    姚志谦不说话,拉着她的手一起下了车。

    “姚志谦!”她生气地看着他,“你干嘛跟着我!”

    “闭嘴!”他直接命令道,以他对她的了解,十有八九下面的话是他不想听的。

    听到他的话,她稚气地瘪了嘴,“我……”

    “你要是敢再说一句试试看!”他邪邪地一笑,“我有的是方法让你闭嘴。”

    脸从遇到他开始就一直红着,冯梦妍气得胸部上下起伏,却说不出话来,她头一扭,二话不说地直接回自己的家。

    冯梦妍走进一条巷子,绕过巷子就到家了,她心中思索着他到底找她干什么,耳边突然听到他说了一句:“我忍不住了!”那声音很轻,似是喟叹又似是为难。

    冯梦妍疑惑地转过头,正巧对上暗下来的阴影,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唇已经被他霸住了。

    “唔!”她瞪着眼睛,他怎么可以在人人都会经过的小巷里吻她!

    吻很用力、很用力,好像要磨破她的唇他才会甘心,磨到她痛了、呻吟了、张嘴了,他便趁虚而入地钻入他的嘴里,巻住她的香舌。

    她被他霸道的吻弄得七荤八素,小手不由得圈住他的脖颈,身体下意识地靠向他,他顺势挤在她的双腿间,小腿调情地磨蹭着她的。

    胸口的郁闷之气好像被他吸走了,呼吸困难,可是这种相濡以沫的亲密让她双腿都软了,只能赖在他的胸膛上,小心地呼吸着。

    他在她的嘴里搅动的声音好大声,她意乱情迷地由着他,香舌甚至主动地与他共舞。“小妖精。”

    理智尚存的姚志谦重重地喘了一口气,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个逃家的女人。他一离开她,就好像所有魔法都消失了,冯梦妍迷蒙的眼睛慢慢地清明,她不可思议地捂着嘴,对于自己身体的真实反应,她羞涩得无法面对他。

    “为什么离开?”她的反应告诉他,她在乎他。

    “没有为什么。”她垂眸,原来他是不甘心被甩了才来问她原因的,希望落空,她的小脸又蒙上一层生人勿进的冰冷。

    “你刚刚回吻我了!”听到她的否认,他黑着脸指出她的口是心非。

    “那是本能,我对任何男人都会……”冯梦妍口不择言地说,“啊!”

    下一刻她被他压在墙上,他强势地以身体包围了她,“任何男人?包括那个阿乐?”

    对着久久不见的他,她吝啬得连句话都不愿多说,而对那个男人她大方地给予笑容,这种差别对待,让他本来就因为这半个月找不到人而囤积的怒火,一下子爆发了,“说啊,你给我说说看!”

    “你……”她红了眼,小腿突然用力地踢了他的小腿骨,那力道大得让他直接崩溃。

    见他疼得松开她,冯梦妍噙着笑,冷声说:“哼,我爱对谁笑就对谁笑,总比你这个人面兽心的人好,有了老婆还来招惹我,你这个黑心的男人!”大声地吼完之后,冯梦妍便头也不回地跑向住处,一转过身,隐忍在眼眶的泪一下子决堤了。

    他还不懂吗?她都已经走了,不要再跟他纠缠不清,他还主动缠上来,他到底是哪根神经出了问题!

    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她爱的男人,可是这并不代表他可以随意地欺负她,她绝对绝对不会成为破坏人家家庭的第三者。

    在她流着泪打开门的时候,一股大力将她拉住,身后的男人抱着她狼狈地走进房子里,

    门重重地关上了,他们顺势倒在玄关处。

    厚厚的地毯减轻了他们的疼痛,却减轻不了冯梦妍的心痛,她用力地甩了他一巴掌,他的左颊整个红了,她发了疯地嘶吼着,“我不会跟你在一起,我不要跟安姨一样,你要女人就去找别人,不要来找我!”

    那一刻姚志谦明白了,她很痛,痛的是破坏了别人的幸福,就像当年安姨对她妈妈所做的一样,她以为自己现在正在做同一件事情,她怎么可以这么善良?

    脸颊很疼,但他笑了,他一把压住她的手腕,将她的手腕全部固定在她的头顶上,对着她笑,“老婆,好了别闹了。”

    老婆?他在喊谁?她红着眼看着他,那副夜叉的模样好像要吞了人似的,“你……”

    “噱……”他耐着性子对着她温柔一笑,“老婆、老婆,我在叫你,老婆。”他像孩子似地低下头,将一头柔软的发揉进她的脖颈,“小妍,我的老婆。”

    泪仍然流个不停,冯梦妍意识到为什么会有傻女人,愿意待在一个不属于自己的男人身边了,只要这个男人是自己心爱的人,只要他对她微微一笑,稍稍甜言蜜语一番,即便

    是心再痛,伤口都能被抚平。

    她大声地哭着,倔强地哼着,“就、就算你叫我老婆,我也不会留在你身边,你休想我做……呜呜……坏女人……”

    他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只知道她哭得稀里哗啦,全然不顾形象,他温柔地松开了她的手,大掌抹干她的泪,“你就是我的老婆,傻蛋。”

    她在乎他,不然她不会动摇,她可以拒绝他,可以骂他也可以打他,但她只是哭,只会跟他说她不会做一个坏女人,这么可爱的女人,错过这次机会,他以后去哪里找一个一模一样的她。

    冯梦妍瞪他,“你胡说八道什么!”

    “就是我们申请登记结婚的事情……”他有些心虚地说。

    泪止住了,她怀疑地看着他,蓦然冷静下来,“真的?”

    “嗯。”

    “什么时候?”

    “上次你感冒的时候。”他一顿,“我问过你,你自己说愿意的。”

    在她病得糊里胡涂的时候,他说的话她能懂吗!

    “结婚戒指呢?”

    他有准备地从口袋里拿出戒指,二话不说地套进她的无名指上,“我早早就准备好了。”她朝他冷笑,“是哦,戒指准备好了却没有告诉我。”他以为她性格很好嘛!

    姚志谦有些头痛,他就知道她不会轻易地放过自己,他坐了起来,将她抱在怀里,“我爱你。”

    听到她的冷哼,他不气馁,“我收购了李氏,那间公司现在是你的了。”就因为收购的事情,他才会弄得这么晚才找到她。

    冯梦妍的身体一颤,他进而用力地拥住她,“李氏本来就属于你。”他轻轻地说,不忘加上一句,“你也本来就属于我。”

    她安静了,安静地坐在他的怀里,他的手温柔地拍着她,“小妍……我爱你,你懂吗?”懂,当然懂,只是为何他要做尽了所有的事情才告诉她?她感动是真的,可是她流的泪不是假的。

    冯梦妍推开他,高傲地站起来看着他,“你以为你这样做让我感动,我就会原谅你?作梦!”她嘴里的话像冰雹,被砸到的人肯定很疼。

    姚志谦已有觉悟,他优雅地笑着,一点也不惧,“你说的没错。”

    冯梦妍的手指指向门,“你走,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嗯,又在说谎了,那眼里流露出的分明是对他的眷恋……姚志谦站了起来,拍拍衣服,谦虚地点头,“我尊重你的选择。”然后他听话地往门口走。

    他的心绝对是黑的,他还说爱她,一点也不爱啊,要是爱干嘛走!

    只见他走到一半突然转过来,将她抱在怀里,“不过亲爱的,要我走可以,但你怠乎职守半个月了,现在要连本带利地还给我才行。”

    冯梦妍一听,整个人傻住,“什么意思?”

    “夫妻间的性生活是夫妻双方都要履行的责任,知道吗?”他温柔地提醒她。

    “你这个疯子!”她在气头上,他跟她胡扯什么!

    “好了,别闹,乖乖的。”他哄着她,脚步往卧室走去。

    终于明白这个男人的用心险恶,她紧张地拍着他的背,“我、我不……”

    “等等你会说要的。”他笃定地说。

    “姚志谦!”她羞恼地喊着。

    可是再气再怒,遇上他,这些负面情绪似乎一下子就挥发了,她相信她跟他在一起,她会幸福,外公、妈妈……她会很幸福的。

    而姚志谦也用行动表明了,他真的让她幸福之余又“性”福。

    她不会气太久,因为他让她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另一件事情。

    他想看她孕味十足的模样,那样的她又会是怎样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呢?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新葡京赌博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新葡京赌博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跷班小秘书最新章节 | 跷班小秘书全文阅读 | 跷班小秘书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