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赌博
新葡京赌博 > 言情小说 > 放手,我不嫁 > 第十章

放手,我不嫁 第十章 作者 : 金晶

    黑箬横知道自己这一辈子是无法对童子琳放手,他的大掌箍住她的四肢,禁锢着她的灵魂,带着威士忌味道的舌钻进她的嘴里,他的吻和他的人一样,最喜欢扮猪吃老虎。

    看似温吞,实则带着笃定的霸气,舌头探进她的口中,像是探测仪似地绕了一圈,寻到她的小舌后,立刻像是冬眠过后的黑熊,来势汹汹。

    本来还想争个输赢的她仰起头,心甘情愿地任他吻着,甚至主动伸出舌头,与他舞动着。

    他的双臂穿过她的腋下,将她抱在了自己的身上,理智顷刻间消失无踪,依照身体的本能,大掌脱掉她的衣服。

    ……

    床也上了,气也消了,男人似乎比女人要好哄多了,只要他身体舒爽了,也不会有多大烦恼。

    “骗子!”童子琳忿恨道,眼睛紧闭着,声音喘着,似乎还未从欢爱的余韵中走出来。

    “我哪里骗你了?”黑箬横凑近她,将她揽在怀里。

    “你让我以为你生气了!”童子琳指着他的鼻子骂道,吓了她好大一跳。

    他露出两排亮闪闪的牙,“我是生气了!”

    “那你也消气消得太快了!”她指控道。

    “你是琳琳,我再大的气也会马上消的。”

    “糖衣毒药!”甜言蜜语,不可信。

    黑箬横皱着眉,思考了一下,“那……是因为**很舒服,所以我不生气了?”这个理由是不是会好接受一点?

    童子琳瞅了他一眼,竟然赞同地点点头,“跟你很配!”

    “……”她是在侮辱他的智商吗?

    “好累,我要睡觉了……”殊不知身边的风暴正在酝酿。

    “不行!”

    “为什么……”

    “你老公还没有达成你的心愿……”

    “什么心愿?”

    “你上我下……”

    “还来?”

    “当然!”

    “啊!不要!”她不要死于纵欲过度!超级丢脸欺!

    黑箬横准时地出现在童家,在童家女佣的带领下来到大厅,看见童飞宇正坐在那儿下棋,他走了上去,恭敬地喊:“童爸爸。”

    黑箬横确实是比较讨他欢心,童飞宇一听,立马堆起满脸的笑容,“阿横,你来了?”

    其实黑箬横和童子琳都不知道,童子琳小时候受的委屈,童爸爸仍是记忆深刻,只是随着女儿的长大,童爸爸那股对黑箬横的不满成了内疚。

    因为黑箬横真的很可怜,童飞宇还记得刚上国小的女儿曾对他说,爸爸,我今天把一条毛毛虫扔进了阿横的裤子里……爸爸,我今天在阿横的牛奶里加料……爸爸……

    数不清的恶作剧,童爸爸只能哭笑不得,刚开始还会怂恿女儿这么做,或者默许她的行为,可渐渐地,他觉得不对劲了。

    因为黑箬横被“欺负”得很开心呀!

    他内疚了,以一个男人的角度发现了问题的所在,原来这个小表头喜欢自己的女儿呀!

    他抱着看好戏的心理看着他们最初几年的闹哄着,直到他看见阿横成长为一个人高马大、有担当的男子汉时,他才发现,自己女儿真的是太坏了!不能这么欺负人的!

    可己经来不及了……一个喜欢虐人,一个喜欢被人虐,既然如此,何不送作堆呢!

    再加上,他这个女儿都没有被欺负,这点是他的私心,他也就越看黑箬横越顺眼了,因为这个男人对他的女儿是真心的好呀。

    “来,坐下吧!”童飞宇招呼他坐下。

    “童爸爸,怎么今天特别叫我来?”黑箬横直接问道。

    这个孩子真是没心眼,童爸爸笑道:“还不是太久没看你了,所以让你跑一趟过来。”

    很久吗?前几天他们还一起吃过饭呢,“童爸爸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话要对我说?”

    童爸爸在心里提醒自己,下次碰见女儿一定要她好好善待他,却不知道黑箬横说话一向如此,而童爸爸就是喜欢诚实的孩子,不要那种肚子里好多弯的那种。

    “哈哈……”童爸爸大笑,“是有些事情。”

    黑箬横等着童爸爸的下文,“就是你知道,子琳的脾气不是很好……”他一顿,看见黑箬横点点头,他又道:“不过呀,子琳脾气不好的时候就会穿……”

    “暗色衣服?”黑箬横接过。

    “咦?你知道?”童飞宇大为吃惊,这个细节可是很少人会注意到的。

    “童爸爸,我跟子琳认识,从幼稚园到现在,都好多年了,我怎么可能会注意不到呢!”

    她还是自己爱的女人,若是这点观察力都没有,他真的是逊死了!

    “那是那是。”童飞宇没有想到未来女婿会是这么细心的人,“其实我找你就是说这件事情,你不知道,小时候子琳一生气就不说话,我只好透过她穿什么衣服判断她有没有真正的生气……”

    一谈起往事,童飞宇有些感慨,一晃就这么多年了,女儿们都结婚生子了,最慢的那个也好事将近了,“所以我想跟你说一声,以后就不用猜来猜去了……”

    黑箬横笑了,没想到童父也有这么一段辛酸史,看来小时候的琳琳真的是太不可爱了,“童爸爸不用担心,我知道了。”

    “好了好了,你回去陪子琳吧,我也只是要说这件事情。”

    “既然来了,不如陪童爸爸下棋吧。”黑箬横提议道。

    “哈哈,现在的年轻人大多数不会下棋了。”童飞宇一听,精神抖擞。

    “我棋艺不精,童爸爸还要多让让我……”

    “呵呵……”

    二个小时后,童飞宇摇摇头,随意地落下一颗棋子,无奈道:“注定是死局呀。”他们下了三盘,他赢了两盘,最后一盘黑箬横赢。

    “……”黑箬横笑着没有说话,手机响了起来,他一看,对童父说道:“是琳琳,我先接个电话,喂?”

    “你是去哪里玩女人了!还不回来!”童子琳不高兴地喊道。

    黑箬横下意识地看了看童飞宇,童父正低着头研究棋盘,他低声道:“在跟童爸爸下棋。”

    安静了好一会儿,母老虎瞬间变回小猫,“这样呀,那你陪我爸爸多下几盘吧!”

    “嗯,掰掰。”

    通话结束,童父想笑又不能笑,真想对女儿说,未来女婿正在陪他“这个女人”下棋呢!

    “时候也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下次再陪我吧。”

    黑箬横想了想,“好。”

    他起身准备离开,童父突然说道:“下次可不准再让我了。”这个年轻人的棋艺好得不得了,看来是他小看他了。

    他温文儒雅地点点头,“童爸爸,再见。”

    大厅一片安静,童父笑着摇摇头,真是没想到呀,他低头看着那盘棋,不由地想,女儿对上阿横,就好像这盘棋一样,必死无疑呀!

    真是绝配了!

    这是一个求婚计划,这个计戈”在他们一年前决裂时,黑箬横早就想到了,只是中途出了问题,无限期地被延后了。

    童子琳下了班之后,从办公室走了出来,很奇怪的是,童氏员工看她的眼神很奇怪,她不由地蹙着眉头。

    今天是怎么了,大家都好奇怪,而且每人手中都拿着一朵花,她从十楼的办公室到一楼,每一层的楼梯都会有人进来,而每人一进来都是拿着一朵花。

    是她最喜欢的玫瑰,玫瑰在有些人眼中是俗气,在她眼中却是艳丽浪漫。玫瑰带着少许的刺,和她很像,这话是黑箬横说的。

    她也觉得有点像,黑箬横摆明是在夸她如玫瑰漂亮嘛!童子琳自恋不己,不过奇怪的是今天不是特殊的节日呀。

    “童小姐,这花是黑先生让我送你的……”走到一楼时,她在一群捧着玫瑰花的员工簇拥下走出电梯。

    人还没走出童氏大楼,童氏员工陆续地将他们手中的花送到了她的手里,她一惊,“黑先生,黑箬横?”

    没有人解除她的疑惑,她只好傻傻地接过人们的花,一朵一朵的玫瑰,逐渐成了一大捧,每一朵玫瑰的刺都己经小心地拔掉了,童子琳不用担心这些玫瑰会刺到自己。

    她捧着一大束的玫瑰走出了童氏,灿烂的黄昏让她眼前一亮,灵敏的耳朵听见像蜜蜂一样的嗡嗡声,她往左边一看,突然发现一架飞机模型飞了过来。

    飞机模型在她的面前停下,只一瞬间,童子琳的眼前一片眼花撩乱,大片大片的玫瑰花瓣从她的前面洒落,一阵玫瑰雨从飞机模型上飘落下来。

    如果此刻,童子琳还猜不透黑箬横的心思,她就真的是傻子了,喜悦渗透了她身上的每个细胞,每个细胞都在欢唱、狂舞着,她娇艳的脸庞上更是展露着惊艳的笑容。

    紧接着,飞机模型便飞走了,她跟着飞机模型不断地走,中途不断的有人将他们手中的玫瑰花递给自己,她扬着娇美的笑容,微笑地拿过玫瑰花。

    然后,一辆载着无数玫瑰的卡车停在她前面,她笑着走到驾骏座旁边,没有意外地看见制造惊喜的男主人坐在那儿。

    “琳琳……”男人侧过头,眼中带着深情。

    童子琳还是笑着,脸上带着梦幻的神情,“你大费周章的,干什么?”如此不解风情的话从她的嘴里跑了出来,但却掩饰不了她的喜悦、她的娇羞。

    男人没有说话,拉着她坐上车,往人烟稀少的郊外开去。

    微风吹拂着她的脸,当车停下时,她脸上的红晕也淡去了,黑箬横拉着她下车,抱着她上了卡车后面,那一大片的玫瑰花。

    “啊!”她尖叫一声,一直被她捧着的玫瑰花早己不知道被她扔到哪里去了,“你这个混蛋,竟然敢把我扔上来!”

    回答她的是黑箬横矫健的身子,他将自己也抛上来,像是在游泳似的,在花海中移动着。

    当男人抓住那个企图离开的女人时,他紧紧地抱住她,“琳琳……”

    应该是恋人相互依偎的时刻,童子琳却在他怀里扭动着,挣扎着要出去,“放开我!”

    “不要!”

    “你如果不放开我,我以后都不理你了!”还是老梗。

    “嫁给我吧!琳琳……”他在她耳边低语,一枚钻戒从他手中亮出来。

    说不感动是假的,一路过来,童子琳己经知道他要做什么了,可她没想到会是这么的浪漫。

    她性子倔,个性有时候像男人不拘小节,可她心中住着一个小女人,渴望被男人疼、被男人宠,也希冀有一个别出心裁的求婚……

    而这些,他都给了自己……

    “琳琳……”他在她耳边催促着。

    羞,羞,真的好羞,童子琳什么话也没有说,将手伸了出来,男人立刻领会,二话不说,直接将钻戒套上她的手指。

    “真棒!琳琳,你是我老婆了!”黑箬横熊抱住她,开心地将她抱起,转着圈。

    “你好幼稚!”嘴上说着男人幼稚的女人,眼角带羞意,嘴边的笑容更是掩饰不住。

    “琳琳……”他满足地唤着她的名字。

    女人伸手按下他的头,主动迎了上去,不想从他的嘴里听到那么动听的呼唤,那让她真的好羞好羞。

    男人遇上乖乖地化为绕指柔,薄唇狠狠地吮住女人的樱唇,在她的唇上反反复覆,直到她力不从心,他才放开了她。

    黑箬横闻着好闻的玫瑰香,突然感慨,“真是做错了!”

    “什么?”差点迷失在他高潮吻技中的女人回过身,一听到他的话,脸色一变,“做错什么?”

    “唉。”他叹了一口气,“早知道我应该让人在上面做个遮掩物。”

    童子琳皱了皱眉头,“什么意思?”

    “不然我们可以在这花海中……嘿嘿……”yin欲的话语不言而喻,黑箬横为自己这小小的错误而悔恨。

    “你这个色鬼!”童子琳哼了一声,对于这个脑子里没有正经事的男人很是无语,而且还在这浪漫的时刻说出这话,实在是太煞风景了!

    “老婆……”他甜甜地唤了一声。

    “……老公?”她抛弃羞意地喊道。

    “不如……”

    “作梦!”

    “老婆……”

    叫天都没用!

    完结

    手机用户请阅读:新葡京赌博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新葡京赌博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放手,我不嫁最新章节 | 放手,我不嫁全文阅读 | 放手,我不嫁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