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赌博
新葡京赌博 > 言情小说 > 休妻,门都没有 > 第十章

休妻,门都没有 第十章 作者 : 金晶

    童子瑜第三天起了一个大早,整理好行李,坐上了回台南的车,

    在童家。

    没意外地看见小妹担心受怕的模样,童子瑜宠溺地拍拍她的头,

    “嗯嗯。”童子睿忙不迭地点头。“大姊回来就好了。”

    “呵呵,大姊先上楼。”

    “好。”

    中途发了一封简讯给白慕轩。

    “大姊没事,不要担心。

    前后不过是差不多半个小时,一个男人风尘仆仆地赶了过来,童子婚定睛一瞧,是前姊夫,童子睿没心眼,心里想什么就说了:“前姊夫,你怎么来了?”

    白慕轩正想找一个人问问童子瑜回来没有,就差点被童子睿这一句话给气得吐血,什么叫前姊夫,从头到尾,他就是她的姊夫好不好!

    “去掉前面那个前字!”

    童子睿被他严厉的口气给吓得全身瑟瑟发抖,很窝囊地听话道:“姊……姊夫。”

    看着童家小妹被他给吓成这样,白慕轩想起童子瑜的话,她总说他太严厉,她的妹妹们都要被他给活活吓死了。

    童家小妹的表情好像说的就是这么一回事,于是白慕轩抱着爱屋及乌的心情,缓下口气,“小妹,你大姊呢?”

    “大姊半个小时前上楼了。”童小妹像是面对训导主任似的,交代得非常清楚。

    白慕轩苦笑,看来他的形象暂时没有法子救了,“好,谢谢。”

    “不用客气。”童小妹差点就想向白慕轩敬礼了。

    童子睿一直以为大姊不喜欢姊夫,而姊夫又好严厉,她很怕大姊是为了童氏才答应跟姊夫在一起,可是现在看来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白慕轩只好快步上楼,免得童小妹真的被自己给吓得成了木乃伊。

    临走前,他看见一个高大的男人立在童小妹不远处,他随意地看了一眼,便一心上楼找童子瑜。

    当他堂而皇之地打开她的闺房时,某个女人正好围着浴巾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他的眼睛倏地一亮,连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你来了?”好像他们之间的争吵不存在似的,童子瑜自在地对着镜子做着护肤,耳边不断地传来某人吞口水的声音,她视若无睹,认认真真地把护肤程序给做齐了。

    白慕轩忍着饥渴,一步一步地走近,鼻尖传来她身上的阵阵幽香,“你不生气了?”

    “生气有用吗?”反正在他们之间,什么事情,什么话,都是他说了算。

    果然是在生气的,白慕轩咧嘴一笑,“谁叫你冷冷淡淡的,好像都不在乎我。”

    要不是耳朵听力极好,童子瑜会以为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是七、八岁的男孩,照他的意思,是她的错了?

    “我不在乎你?”

    “嗯嗯。”白慕轩委屈得像一只小白兔,耳朵都垂挂下来,看起来此刻他倒真的跟姓白的没有点关系了。

    “白慕轩!”童子瑜重重地把乳液瓶放在桌上,“我要是不在乎你,我会给你做饭,还给你暖床?”

    造孽呀!听见一向大方贵雅的千金小姐说出这种不得体的话,白慕轩都要被吓得魂飞魄散了,“子瑜,别生气,别生气……”

    童子瑜哼了几声,继续手上的动作,不打算理会他。

    她说得没错,是他坏,明知道一个千金小姐不会做饭是正常的,自己却因一己私欲逼着她去烹饪,煮给他吃,现在她厨艺了得,有一半是被他给逼出来的。

    他甚至以解决生理需求为由要她搬过来住,诚如她说的,暖床。

    “是我错了,是我错了。”白慕轩愁眉不展,好似真的认错了,“可我一开始就逼你,我以为你是被迫才……”

    在童子瑜的冷眼下,白慕轩吞回了话,转了一个话题,“嗯,上次发火是我不对,我以为我去夜店,你一点也不在乎,所以我才会……”他又得到一记白眼,“我不知道袁平业跟你说过了……”后面的声音逐渐变小。

    “不管袁平业有没有跟我说过,我看你在夜店玩得很开心,很high呀!”童子瑜冷冷地讽刺。

    白慕轩乖乖地低下头,“老婆,我认错了。”

    “还有,最可恶的就是你还玩逼人游戏!”童子瑜一一数着他的罪。

    “我找不到你,岳父又不告诉我,我只能这么做了,还是你喜欢我上电视说,童子瑜,我现在正式通缉你……”

    “通缉什么,我又不是罪犯!”

    “但你是逃妻!”

    “是你答应跟我解除关系!”

    “是你先提出来的。”

    好了,两个人争得面红耳赤,真的是好笑了,他们在一起这么久,从来没有吵过架,因为童子瑜逆来顺受,什么话都听他的,做一个乖巧的未婚事,谁想到他瞪鼻子上脸,越来越喜欢把她踩在脚下。

    白慕轩露出笑容,以一种怪怪的口吻说道:“子瑜,你从来都不跟我吵架的。”

    “你喜欢别人跟你吵?你变态啊!”童子瑜深知做人妻子的道理,没有男人会喜欢一个一天到晚跟自己吵架的女人吧。

    “偶尔吵吵,能增加夫妻之间的情趣。”白慕轩认真地说。

    童子瑜无语了,她以为他今天是来谢罪的,到最后他们还要探讨夫妻之间的情趣,算了,她没有兴趣。

    “我要睡了,如果你没话说的话,请离开。”

    童子瑜冷静下来,她错了,这个男人的怪癖一大堆,还喜欢女人跟他吵架,她最讨厌的就是吵架了,她怎么会以为自己很懂这个男人呢。

    “不要,如果你不喜欢跟我吵架,我也不吵架,你不喜欢我说话,我也不说……”白慕轩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明示自己会乖乖听话的。

    一向是白慕轩在主导位置,今天换成了童子瑜,童子瑜倒不觉得痛快,只觉得新奇,这个男人多变的性子让她永远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既然你这么听话,那你可以睡客房。”换来的是白慕轩似拨浪鼓的摇头。

    “或者睡这里?”他点头如捣蒜。

    童子瑜一看到他逐渐变深的眼眸,很难不想到一种动物,**!

    “作梦吧你!”

    童子瑜走到一边的衣柜,拿出薄被,往他身上一扔,“既然你要跟我睡一个房间,那你睡沙发好了。

    白慕轩挑眉看着一旁长式躺椅,又看了看童子瑜那张尺寸超大的公主床,正想张嘴,童子瑜一个冷眼扫过来,他立刻噤口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是他自己承诺不说话的。

    白慕轩委屈地缩在那张躺椅上,他的双脚都悬挂在外面,躺靠在那儿,一双眼睛瞪得很大,就是期盼老婆大人能可怜可怜他,可童子瑜低乎是铁了心,于是他的希望落空。

    这段时间的短眠促使他不由得睡着了,现在童子瑜就在他身边,他也就放心了。

    睡前想着,今天就让老婆当一回大人,只有这一回,谁让这次是他先犯错呢……想着想着,他就睡着了。

    白慕轩不知道的是,在自己睡得迷迷糊糊时,童子瑜根本就没有睡着,大概是这几天玩得很兴奋,她睡不着。

    她偷偷地半起身,发现男人早就睡着了,躺椅太小,被子都掉在了地上,她轻手轻脚地下床,走到他身边,捡起被子,为他盖好。

    手不由地拂过他的额头,听到他吃语,“子瑜,老婆……”

    她微笑,这个男人有他自己的坚持,她在他心里霸占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有时候她想,如果他没有看上她,也许她不会这么苦恼。

    因为这个男人要她爱他…这是白妈妈对她说的,白妈妈说,不要看他一副成熟稳重的模样,其实他少年老成的外表之下,有一颗赤子之心,他比谁都要纯真。

    就是这分纯真,这个男人虽然在遇见她之前曾经放纵过,曾经有过别的女人,可跟她在一起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担心过他会找别的女人。

    相反的,他还会找各种法子不断地告诉她,他喜欢什么,他不喜欢什么,耳提面命之下,她很难不记得他说的话,他似乎是准备让她知道关于他的一切。

    理由说来也简单,他说,姓白如何,姓黑又如何,反正改变不了他曾经是私生子的事实,也改变不了他在黑石集团中占有的位置。

    他很自信,胜券在握的感觉,可这分自信用在她身上似乎不是这样的,他好像会担忧,会烦恼,童子瑜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会把红杏探出墙头的女人,是一个忠于婚姻的女人,他的想法是多余的。

    可后来她发现原来自己也会这样,这是一种妒忌,一种醋劲,不管对方的身心是不是属于自己,总是会猜忌,总是想要霸住对方的所有。

    所以她很喜欢跟父亲到处跑,越是这样,他越是不放心,每每出差回来,他的脾气就处于爆发的边境,更别提他源源不断的欲望。

    她才知道自己是有这分心机的,而他不知道有没有看透呢,表面上,别人都觉得她很听他的话,贤良淑德,可实际上,她也是有筹码的。

    他们两个人之间没有大起大落,反倒是互相牵制,这倒也好,谁让他喜欢自己耍性子,其实自己何尝不是喜欢看他自己跳脚的模样。

    两个人彼此彼此,都是富贵人出身的孩子,身上都有劣根性,只是她藏得很好,只有偶尔劣根性会出来溜达。

    童子瑜嘴边绽放出白花般纯洁灿烂的笑容,一双水眸在他的脸上定格,其实她并不讨厌这样的他,因为他是如换的刚,那么她就是如水的柔。

    一刚一柔,恰到好处。

    天一亮,白慕轩睁开眼,起床气就爆发了,哪个该死的人没拉上内帘,让光透过蕾丝的外帘洒了进来,照亮了卧室。

    本来气势汹汹的气势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白慕轩的眼睛直直看着一颗趴在自己腰上的小脑袋,不用看脸,他就知道是她。

    他瞥了一眼整齐的床铺,嘴边扯开一个大大的笑,说什么要他睡躺椅上,她倒好,妇唱夫随,躺在他身边睡,早知道这样,她就不该拒绝自己嘛,在不惊动小女人的情况下,抱着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他的大掌一下一下地抚着她的黑发,心里满足得不得了。

    白慕轩附在她的耳边,轻声道:“就知道你舍不得我。”

    她是爱他,即使她只在床上说这番话,可他知道,就是逼也逼成真,高压政策下,不知不觉就成真了。

    “我好爱你,子瑜。”本来只是比喜欢多一点点,可人是需要相处的,磁场对了,异性相吸,他们之间的引力强烈得无法忽视。

    低头在她的额头上轻印下一吻,心头的谗鬼都爬出来了,不满足地又吻了她大大的水眸,挺直的鼻子,小小的樱唇,可这般折腾,她都没有清醒过来,他的色心被撩到了极点。

    而童子瑜一直以为自己在作梦,作着一个春梦……她本来在马场上骑着马散步,突然场景一换,白慕轩出现了,紧接着她被当马骑了……

    她本来想反抗,狠狠甩他几巴掌,让他别得寸进尺,可身体反抗不了他,在床事上,她一向抗拒不了他。

    “子瑜,你真是睡死了,这样天摇地动的,你都能睡得着。”白慕轩在她耳边笑着模她。

    她不是睡得着,而是她正在作着一个春梦,不准备多说,免得惹来更多的嘲笑。

    “不过你好棒。”没有花多少技术,就轻易让他登上了高峰。

    “闭嘴。”还在为自己刚刚作了一个不该作的梦而羞耻的童子瑜,狠狠地捶了他一下。

    “不行,子瑜……”他顿了一下,“我刚才没有戴保险套。”

    废话!她当然知道。

    “所以,嫁给我吧,嗯?”白慕轩在她的胸脯上撒娇着。

    童子瑜一愣,“结婚?”

    “对,嫁给我,好吗?”白慕轩迫使自己摆出一副诚恳的模样。

    只是他的诚恳在童子瑜的眼里像是鬼上身,白慕轩会求婚?还这么真诚?

    “哦,那就结婚吧。”童子瑜还沉浸在刚刚的羞耻中。

    白慕轩傻眼了,这就成功了!

    “老婆!”他欢呼一声。

    “你先下来。”

    “既然都播种了,不如多来几回,命中率会比较高。”

    “不要!”

    当他们离开童家里,童小妹看到的是姊夫一脸的甜蜜,姊姊也是,只是姊姊脸上还有淡谈的羞意,为什么呢?

    不管如何,有情人终成眷属实属好事。

    举行婚礼后的一个月里,他们才品尝到了情侣该做的事。

    童子瑜只谈过一次恋爱,而且还是一个花心劈腿男,所以没有多少经!,而白慕轩经验是有的,只是更多的是在床上。

    在谈情说爱方面,他们两个真的是很纯洁的。

    白慕轩不知道是从哪里学会了这些招数,偶尔两人下班后会去看个电影,逛逛夜市,或者呢,白慕轩带她去吃高级料理,两人烛光晚餐一顿,再或者呢,在周末,他会带着她玩遍台湾各个地方,带她领略不同的风景。

    总之他们虽然没有去度蜜月,可是日子过得还是很甜蜜。

    日子甜蜜之余,女人小小八卦开始作祟了,“慕轩……”

    “嗯?”此时他们正在家里,两人正好结束造人事件,互相拥着对方躺在床上。

    “你为什么不喜欢林珊?”

    哦?吃醋了?白慕轩的手轻柔地抚着她的雪背,“我不喜欢她。”

    “可是她的外形和我差不多。”

    “内在不同。”

    “那……”

    “老婆,你不会是想把时间都花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吧?”他睁开眼,看着今天格外好奇的女人。

    “不是啦,我只是想说,你的大学同学为什么刚好是林珊的老公呢?”

    白慕轩神色一变,“嗯,这个说来话长。”其实是不想讲。

    “那就简单一点。”童子瑜一点也不想错过。

    “我大学同学喜欢她,我不喜欢她,我就顺水推舟。”讲完了。

    虽然和自己想的差不多,可真的确定以后,童子瑜亲昵地捏了他一把,“幸好她现在幸福,否则看你怎么办。”

    “我老公不是这么坏的人。”虽然林珊有时候缠得他想一刀灭了她,可是为了大学好友,他还是忍下了。

    “既然你今天想翻旧账,不如说说你的『初恋情人』。”最后四个字,是被他咬牙切齿地吐出来的。

    童子瑜挑挑眉,“四个字,花心劈腿。”

    好了,旧账没得翻了,白慕轩羞涩地一笑,“老婆,既然还早,不如再造人?”

    “哦?我还没翻完呀。”

    “我没有旧账了呀!”

    “谁说的,不如说说你还没回国之前,年纪轻轻就通吃洋妞的事情。”

    她脸上的表情告诉他,她非常的有兴致,因为他在床上的经验告诉她,她老公是身经百战的老鸟,否则她也不会一直翻不了身。

    “子瑜,你以前的不在乎呢?”他惊慌地呼叫。

    童子瑜白了他一眼,“你不是觉得我不够在乎你吗,我现在多在乎你呀!”

    老天爷,他可不可以不要这种在乎,翻旧账耶!哪个男人不怕女人翻旧账,他就把头砍下来给他坐!

    看着俨然是御姐样的童子瑜,白慕轩只能认输了,“老婆,我只记得她们是洋妞,其他的我都已经不记得了。”

    真老实!童子瑜差点就笑出声了,她只是随便说着玩玩的,真要翻旧账,谁会没有过去,只是色彩丰富和单调的区别罢了。

    童子瑜假装严肃地点点头,“要是哪天想起哪个妞了,那你也不用回家了。”

    “是,是,老婆大人。”因为理亏,所以白慕轩愿意做一个妻奴,要是他早知道自己的心会丢在这个女人身上,他也愿意不当一只老鸟。

    “好了,晚安。”

    “老婆……”

    “嗯?”

    “我爱你。”说爱是每天的必做的事。

    “我也爱你。”被爱的同时也要回应他的爱。

    ——完——

    想看单哲典如何追上童子睿?请不要错过脸红红系列516《老公大人很无赖》

    手机用户请阅读:新葡京赌博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新葡京赌博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休妻,门都没有最新章节 | 休妻,门都没有全文阅读 | 休妻,门都没有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