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赌博
新葡京赌博 > 言情小说 > 宠妻过了头 > 第十七章

宠妻过了头 第十七章 作者 : 金晶

    “阿思,今天我回家一趟。”

    “为什么?”楚夏思霍然抬头,她的意思,是要他一人孤眠?他不要。

    “准备礼物罗。”梅默静俏皮地眨眨眼。

    楚夏思挑挑眉,不作声色。

    “快点吃,吃完回去上班,下班后回家。”梅默静笑呵呵地说,还不忘将自己盘子里不喜欢吃的东西都放到了楚夏思盘子里。楚夏思哼了哼,“下不为例。”

    下了班,在停车场与楚夏思分开后,梅默静就一路往老家开,梅母一看到她,就调侃:“怎么?还知道回来,我还以为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呢!”

    一想到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要嫁到别人家做媳妇去,她真的舍不得,还是她一起斗嘴的同学家,这缘分真不浅。

    “我才不是泼出去的水呢,妈,你这个比喻太离谱了。”梅默静嘟着小嘴。

    “是哦?”梅母摆明不信。

    “妈,开饭了没有?人家好饿了。”梅默静撒娇地靠在她身上。

    “进去吧,就等你了,你爸爸都等急了。”母女两人手挽手往屋里走。

    吃完晚饭,梅母发现一向不会留夜的梅默静还在,“小静,今天不回去吗?”

    “不回去了。”梅默静坐在一边跟着父亲一起下棋。

    “好吧,那我准备一些水果。”

    “小静,你今天打着什么如意算盘呀?”梅父笑着问。

    “人家就是想陪陪你们嘛。”

    梅父莞尔,“这盘棋输了,你就老实交代。”

    “我也不一定会……”梅默静得意地说。

    “将军!”梅父镇定地看着梅默静。

    “啊,不算不算,重新来过。”梅默静皱着眉,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时不小心就输了。

    “你呀,今天心不在这儿,下多少盘都是输。”梅父直接点明。

    “爸……”梅默静无奈,都被看出来了,她再找借口脱离嫌疑,就多余了。

    “是遇到什么问题了?”梅父喝着茶。

    “也不是什么问题,我去问妈妈好了。”梅默静只不过是想知道,梅母跟楚母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想问我什么?”梅母恰巧听到她最后一句话。

    被抓包了!梅默静淘气地吐吐舌头,“妈,阿思说要我明天晚上见他的家长。”

    “是得赶紧了,免得你肚子大了。”梅母反讽道。

    “哪有!”梅默静红了脸。

    “见家长就见家长,有什么关系?”梅母不以为然地说。

    “我都不知道准备什么好。”梅默静坦白说。

    梅母怎么会不知道她是怎么想,“你呀,反正拿得出手就行了。”

    “其实人家也不是怕这个,人家是怕楚妈妈不喜欢我怎么办?”梅默静装可爱问道。

    “你看你的女儿。”梅母无奈地对梅父使了一个眼色。

    “哈哈。”梅父笑了。

    梅默静待在一边,“到底是怎么样嘛?”

    “你说你妈是那种到处惹事的人吗?”梅母没好气道:“我们两个以前就喜欢斗嘴,别人是斗嘴成了死党,我跟她,就是一般般,没事刺刺对方的痛处而已。”

    “说得像死敌。”梅默静皱着眉。

    “真要是死敌,你嫁过去就惨了。”梅母没有同情心地说。

    “那妈,人家要怎么做,楚妈妈才会喜欢我?”梅默静羞愧地向母亲求教。

    梅母拍拍她的头,“这个嘛,你自己好好斟酌勘酌。”说完就离开了。

    “妈……”梅默静傻了,转头对着梅父,“爸……”

    梅父笑着摇摇头,爱莫能助。

    棒天晚上,楚夏思带着梅默静回楚家,吃饭的时候,大家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毕竟互相之间的家庭背景都已经了解了,不需要在这上面花时间了。

    饭后,四个人坐在沙发上,楚父突然问道:“小静呀,煌跃企业去年推出的卡通升级计划,是贵公司哪个部门的主意呢?”

    “那个计划呀,是我提出的,楚爸爸怎么了?”梅默静紧张地问。

    闻言,楚父先是一惊,又笑了,赞赏地道:“那个计划非常成功呀!”

    “是吗?”梅默静不好意思了。

    “工作能力好,不代表家庭能兼顾好。”楚母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是,楚妈妈讲得对。”梅母最后挨不住梅默静,告诉她,楚母最喜欢人乖巧,不要太出锋头,而梅母就是一个张扬的人,所以她们两个才一直不对盘。

    梅默静现在正努力地做一个谦虚的人,楚夏思在一旁,手臂环住她,无声地给她打气。

    梅默静这么回答,楚母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得道:“嗯。”

    楚父对她很满意,楚母也就没有说什么了,就像楚夏思说的,征服楚母,只要得到楚父的喜欢就够了。

    梅默静有问有答,应对有礼,楚母也不板着脸了,临走时,别扭地说:“以后有空多过来玩。”

    “好。”她乖巧地说:“楚妈妈,有空我们一起逛街吧。”

    楚母一愣,因为楚家只有一个孩子,还是一个不贴心的儿子,所以等孩子一长大,她的生活就空虚了很多。

    而梅默静这一番话不知道怎么的,就讲到了她的心坎里去了,楚母涨红着脸一胡乱地嗯了几声。

    “小静,有空就帮我说服阿思回公司。”楚父也看出端倪了,自家的儿子很喜欢梅默静,把她当作掌上明珠地疼惜着,他就将宝押在了梅默静身上,藉着梅默静说服楚夏思回楚氏集团帮忙。

    楚夏思沉思地看了看梅默静,替她回道:“爸,再说吧。”

    楚父开心地笑了,有退让就是有进步,“好、好。”

    离开楚家,回到家里,梅默静好奇地问:“阿思,为什么不帮楚爸爸呢?”

    “以前怕别人说我是公子哥,现在呢,则是我没时间。”

    造成他没时间的某人羞愧了,“不好意思,等过段时间我们结婚后,你回去帮楚爸爸吧。”

    “你呢?”

    “我呀,到时候再说,公司呢,就让我弟弟接手。”梅默静说,她弟弟逃避了这么多年的责任,总该像个男子汉承担他的责任了。

    “你弟弟?我还没见过他。”

    “他呀,一颗浪子心,别提他了,反正他输了,就得回来接管公司。”没得商量。

    “望远镜是你弟弟送的?”他记得她提起过这么一回事。

    “是啊。”

    “这么说,你弟弟还是我们的大媒人。”

    没有那副望远镜,梅默静就不会偷窥他,也就不会有他们的后续了。

    “错,是本小姐主动追求你的。”梅默静下巴一扬,“要不是我死缠着你,你早就不知道被别的女人给勾走。”

    楚夏思一傻,转而抚着额头,“爱吃醋的女人!”

    “对,我就喜欢吃醋。”梅默静哼哼说:“不知道上次是谁吃醋,撞了我的车,被员警带走?”

    “是呀,一般的女人,我还不屑这么做。”想起那一次的冲动,楚夏思自己都感到惊愕一没想自己也会有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

    “我就知道你是爱死我了。”梅默静得意地大笑。

    “是,是,我爱死你了。”他搂住她,宠溺地说。

    梅默静巴住他的脸,直直地看着他的限睛,“阿思,我第一天看见你,就对你有好感,谁叫你这张脸长得这么合我的胃口呢。”

    “是呀。”楚夏思学着她的动作,也巴着她的脸,不过她的脸只有他的巴掌大,他一捧,她的脸都要看不见了,“是呀,那你得好好对我。”

    “呵呵。”梅默静被逗笑了。

    “老婆,现在可以睡觉了吗?”楚夏思眯着眼睛。

    她就不信,他只是想单纯地睡觉……

    三个月后,梅默静愤怒地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每一次一有烦心的事情,她就喜欢走来走去,减轻自己的压力。

    “小静,怎么了?”楚夏思一进她的办公室,就看见她焦虑的模样。

    “你还说!”梅默静狠狠地拍了他一下。

    “我怎么了?”被拍疼了,他也没有去抚平疼痛,乖乖地承受着她的怒意。

    “还不是你的错!”梅默静突然抓狂地猛拍自己的肚子,可惜她只拍了第一下,手就被男性的大掌截住。

    “你做什么!”楚夏思冷着声音。

    “我做什么?还不是因为你太能干了!结果呢……”梅默静挺了挺小肮。

    “才三个月,看不出来呀。”楚夏思安抚着她。

    “我们一个月以后就要结婚了,我现在变得好胖,我们迟点结婚好不好?”她靠在他的身上一脸的哀怨。

    一个月前,她身体不适,去医院做检查,结果医生叫她去妇科检查,结果就检查出一个超大的问题。

    这不是很大的问题,楚夏思点点头,“好,好,只要是你说的,都好。”反正她肚子的球是他的,他还怕她不嫁给他嘛。

    “阿思,你真好。”梅默静凑上自己的红唇。

    楚夏思毫不犹豫地收下她的礼物,主动加深这个吻,可他还没尝够,怀里的孕妇又狠狠地打了他一下。

    “怎么了?”自从怀孕后,梅默静的情绪就一直反复无常。

    “阿思,我还有一个烦恼。”梅默静微蹙着眉。

    “什么问题?”楚夏思耐着性子。

    “就是,梅默安那个坏小子……”她无辜地说。

    “他怎么了?他不是答应要回来了吗?”到时候这位孕妇可以退休,专心生孩子去了。

    “他怎么还不死回来!”梅默静情绪失控地大喊,就是一直等呀等,等到现在还不回来,她好烦恼,好怕弟弟会临阵脱逃。

    楚夏思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亲亲她的额头,说:“你先休息一下,我帮你打电话去骂骂他。”

    “真的?”梅默静泪眼汪汪地看着他。

    “嗯。”他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他记得她昨天也因为这个问题而不开心,不过他对于这个姗姗来迟的小舅子,也是很无语,都催了一个月了,却还不见人影。

    有人跟她站在同一条战线的感觉真好,“老公,你真好!”

    楚夏思淡淡一笑,“那我现在就去。”

    “好,那你要帮我多骂点,医生说我要注意言行,注意胎教,所以我不能说粗口。”梅默静柔柔地说。

    他抚摸了一下她的脸,“好。”快步离开。

    拿出手机,楚夏思拨了一个电话,“喂,妈,补汤的时间到了,你别忘记了……嗯,好,掰掰。”

    谁能想到梅默静现在最听话的人会是楚母呢,而能让梅默静不再因为怀孕而暴躁的,就是楚母的十全大补汤。补到梅默静不会不开心,直接休息睡觉,吃饱就睡,睡醒就吃,活生生是梅默静现在的写照。

    老婆,不要说老公对你不好,错就错在你老公不是全天二十四小时的超人……

    在楼梯口待了一会儿,楚夏思面无表情地回到办公室,见到梅默静一张小脸都皱在了一块了,“老婆,我已经骂了。”

    “老公,真好!”梅默静立即眉开眼笑,“哦,对了,老公,我想吃夜市的……”

    “老婆,现在还是白天。”夜市还没开呀。

    “可是,人家真的好想……”

    楚夏思深吸一口气,计谋穷了,唯有等着楚母来,而在这之前,他也只能先扛着,而唯一能让她闭嘴的事情就是堵住她的嘴。

    他低头直接堵住她的嘴,不让她开口说话,舌头更是马力全开地死死缠住她的,令她头晕目眩,完全忘记不开心的事情……

    手机用户请阅读:新葡京赌博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新葡京赌博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宠妻过了头最新章节 | 宠妻过了头全文阅读 | 宠妻过了头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