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赌博
新葡京赌博 > 言情小说 > 洞房里的妒娘 > 终章

洞房里的妒娘 终章 作者 : 金晶

    不一会儿,小顺就提了好多桶热水过来,倒进大木桶里。

    柳闺语这才扶起南雾云,替他脱去了衣服,让他坐进木桶中,拿起一旁的剃刀,小心地刮着他的胡子:心灵手巧的柳闺语很快就弄干净了,“好了,夫君。”

    南雾云一双眼睛就是离不开她,她往左,他的眼睛也往左瞄,她往右,他也跟着往右。

    柳闺语走到他的身后,他倒是看不见了,可是她的小手在他的肩膀上蠕动着,为他擦背,他是看不见了,可感触更深刻,甚至于某一处也不知不觉地起了变化,单纯的小女人却没有发现。

    喑哑的嗓音响了起来:“语儿。”

    “怎么了?”

    “我……”

    此时,哇哇的哭声突然响起来。

    “糟糕,奶娘今天回家不在,我得去看看。”柳闺语快速地绕过屏风,往房中走去。

    “刚刚还睡得好好的,怎么就哭了呢?”柳闺语柔柔地抱起孩子,轻轻地摇晃着,可是他似乎还不满足地大哭。

    “也许饿了。”南雾云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

    “啊!”柳闺语领悟地赶紧解开衣服,连肚兜也褪去了,娃儿像是嗅到了可口的奶味,熟门熟路地含住娘亲的**。

    “咕噜咕噜”的声音,柳闺语有些奇怪地看了看娃娃,发现他还在吸着奶水,可她刚刚明明听见了。

    “咕噜咕噜”的口水声越来越响了,柳闺语转头看向身后,南雾云光luo地挺立在她的身后,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娇嗔道:“你怎么不穿衣服,受寒怎么办?”

    南雾云很无耻地回道:“不用穿。”反正等下也要脱。

    “你!”柳闺语红着脸,别过头,不去看他,他眼睛深沉得如夜,可眼睛又出奇地亮,已经嫁做人妇的她怎么会猜不透他的心呢?

    娃娃终于喝足,喝饱了就会想睡,这是连小孩都知晓的道理,果然娃娃便昏昏欲睡了。

    南雾云从她的手中接过小孩子,将孩子小心地放在他这个月睡的床上,转过头来,她正拿丝巾将胸脯上的口水擦干净,他按住她的手,“我来。”

    “阿云。”她低低地喊了一声,便羞得低下头。

    南雾云笑笑,没说什么,拿着丝巾小心地擦干净,然后仔细地端详着,他粗厚的手指轻轻地逗弄了一下她的花蕊,没想到立刻就坚硬起来。

    “真可爱。”他赞赏道,接着便不说话,直接含进了口里。

    “啊!”柳闺语反应极大地颤抖了一下,看见南雾云飘过来但笑不语的眼神,整个人都想挖个洞钻进去了,她不是故意反应这么大的,只是他含得好深好深,连她的乳肉都含了进去。

    她的手轻轻地扯着他的黑发,可是她又舍不得这种销魂的滋味,想推开又不想推开,他继续嘴里的动作,舌头忽重忽轻地卷起她的花蕊,而另一只手就放在她的另一边**上。

    柳闺语一低头便看见他如小孩一般吸吮着她的胸脯,她整个人都开始发抖起来,而他突然吐出她的花蕊,舔了舔自己的唇,邪魅地说:“真的有一股奶味。”

    这下子她连身体都发烫,不过才开始,她就已经有些难耐了,南雾云好笑地看着她瑟瑟发抖的模样,可低头看见自己的巨大,他不由的摇摇头,别说她,他都已经快无法控制自己了。

    ……

    她在他耳边轻轻地喘,柔柔地吟,待她稍微平顺了气息,却发现他的男性仍是是那么炙热。

    “你……”柳闺语讶异的眼对上了他压抑的眼。

    “三个月!”话音刚落,南雾云便推倒她,倒在榻上,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姿势,恣意地疼爱着她。

    整整三个月没有吃到肉,这次要一下子把没吃的肉补齐,不知道供肉人的肉料是否足够呀。

    又是一个元宵,不过这一次的元宵有点不寻常,全聚在了南府中,有柳思品夫妇,还有七公主。

    “你们来了,都坐下吧,就快好了。”柳闺语往厨房走去,一抹高大的身影已经矗立在那儿了。

    “夫君。”柳闺语走到他身边,突然笑了,“真是的,要偷吃也不擦干净。”她拿着丝巾小心地擦拭着他的嘴角。

    “挂粉汤圆有这么好吃吗?”

    “好吃。”南雾云正经地说。

    “这么大的人了还像允儿一样。”南允礼是南雾云为儿子取的名字。

    南雾云神秘地笑了笑,不说话,“是好吃。”他低头吻住她的小嘴,柔情地在她的小嘴上辗转,得逞之后,还嚣张地耳语:“这样更好吃。”

    柳闺语娇嗔地瞪了他一眼,转过头,不去理他。

    桌上满满的菜,鸡鸭鱼肉样样有,元宵必不可少的汤圆也有,在饭后,大伙儿坐在一起,人人手中端着一碗甜到心扉的汤圆,唯有一人还是喜欢吃挂粉汤圆。

    “夫君,要不要来一碗?”柳闺语轻轻地问。

    南雾云摇摇头,“不要。”

    柳闺语皱着眉头想不通,身为关外人的他真的是太喜欢吃挂粉汤圆了,连她都喟叹不如。

    “小妹做的挂粉汤圆确实好吃,难怪妹婿这么喜欢吃。”柳思品笑着说。

    闻言,南雾云倏尔抬头,质问道:“你什么时候吃过的?”

    瞬间安静了,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不同的神情,不过相同的是,他们都在偷笑。

    “小妹,拜托你夫婿不要这样瞪着我呀。”活像要吞了人家一样,柳思品玩味地道。

    “就是呀。”金碧儿笑着说:“相公当然会吃到呀,小妹为大哥煮饭做菜是理所当然的呀,不过以后这事就交给我了。”

    金碧儿浓烈的戏谑意味让在座的人都笑出声了。

    柳闺语偷偷地笑了,转过头,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声,南雾云也随之挪开了目光,“真的以后只做给我吃?”

    “真的。”

    “允儿呢?”

    儿子的话,是不是该另当别论呢!

    这厢情意绵绵,那一厢其乐融融。

    “看小允儿多可爱。”司徒素萍对这个小子真的是疼爱得不得了,连南小子脖子上的长命锁也是她送的,还指名道姓要做他的干娘。

    “公主若是喜欢,就尽避抱去好了。”冉东还是一样口无遮拦。

    “呀,那南大哥要打死我了。”害小语哭,比打南雾云还恐怖。

    秦旭德指了指那边,“你认为堡主还会跟你计较这个?”堡王巴不得她这么干吧。

    顺着他的手一看,司徒素萍点点头,“没错,我想他们是不介意。”那两个人像是身上沾了蜂蜜一样,甜得腻。

    “喂,小顺,你这么瘦,还是多吃一点吧,真是瘦得要命。”冉东不停地往小顺的碗里挟菜。

    司徒素萍很是无语地看了他们一眼,对着秦旭德说:“他不知道?”

    “不知道。”秦旭德摇摇头。

    “不是吧?”明明是一个瘦小女孩,冉东怎么会把她当作是男的呢?

    “就是这样。”秦旭德点点头,因为任何人见到小顺那男人般的力气,恐怕他们都会把她当做是男的,更何况是少根筋的冉东。

    “哈哈,真是有趣。”司徒素萍兴奋地说。

    正常的人只有他吗?秦旭德心里暗暗道。

    “语儿,该起来了。”南雾云在枕边唤道。

    “不,不要了。”柳闺语低低地拒道。

    南雾云皱着眉头,站在床头仔细反省,是不是自己昨晚太过放浪了才会让她如此疲惫,结果,想了半天他自得地笑了。如果是这样,他非常喜欢这样让她疲惫的运动。

    静静地坐在一旁欣赏了她的睡颜好一会儿,他的大手在她姣好的脸颊上摩挲着,“语儿,你再不起来,我们就不能去上坟了。”

    柳闺语还是静静地躺着,脸上的绯红还未褪去,一脸的好眠。

    “语儿?”她还是睡着,而且很沉很沉,而他的意志力就如纸一般薄弱,大手分别在她的耳边,他的薄唇很自然地寻找着她的。

    “呜呜。”即使在睡梦中,柳闺语也不能安心地入睡,因为有一个人专门喜欢跟周公抢夺她。

    柳闺语勉强睁开一只眼睛,他的唇不断地落在她的脸上,一下一下,似乎在克制着自己,这可不像他的作风,再睁开另一只眼睛,他也正好停了下来,沙哑着声音:“语儿,起床了。”

    “我好累。”柳闺语的嗓音哑哑的,可怜兮兮的模样更是惹人怜。

    “那你是想跟我躺在床上度过一天,还是要……”南雾云停顿了一下,很有良心地说:“还是去给岳父、岳母上香?”

    柳闺语先是被他的话惹得满脸的潮红,接着听到后面一句话,终于想起了正事,一把推开,不管会不会伤害他的男性自尊,“当然是去……”

    南雾云灰头土脸地爬起来,一手抓住她的后脑,狠狠地吻了一记,才发狠道:“这是利息,晚上继续!”

    生意人都像他这样斤斤计较吗?

    “快点起来。”南雾云走了出去,还不忘催她。

    “知道了。”柳闺语赶紧起床,四肢却泛着酸疼,脸红地低声道:“不知节制的男人。”

    柳闺语赶紧起来打点好自己,才迈出门,便见男人抱着小孩,站在树下等着她。

    温柔地笑了笑,柳闺语走到他身边,伸手接过南允礼,南允礼立刻开心地手舞足蹈。

    “这小子就喜欢粘你!”

    看着南雾云发臭的脸,柳闺语愉悦地笑了。

    “走吧,我雇了马车。”扶着娇柔的女人上了马车,等到他们到了位于城南东边的山头时,柳思品夫妇已经在了。

    “你们来了。”

    南雾云一手牵着柳闺语,一手抱着孩子,一家三口笑吟吟地迎了上去。

    手机用户请阅读:新葡京赌博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新葡京赌博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洞房里的妒娘最新章节 | 洞房里的妒娘全文阅读 | 洞房里的妒娘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