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赌博
新葡京赌博 > 言情小说 > 被窝里的流氓 > 终章

被窝里的流氓 终章 作者 : 金晶

    “你去哪里?”赫连冀看着某人倔强的背影。

    “反正你都不理我,不跟我说清楚,你就不要管我!”赌气地站在门口,苏菲阳突然想到她没有钥匙,不过她记得她有在门的上方,凸出的地方放了一把备用的。

    踮起脚,苏菲阳伸手摸索着,与此同时,赫连冀也走到她身边,拿出钥匙打开门。

    “哼,给我,我自己进去。”苏菲阳推开赫连冀,小孩子气地想拿行李袋进去,哪知赫连冀不肯松手。

    他当然不会让她拿,她虽然伤口没什么大碍,可也会有裂开的可能性。

    苏菲阳一跺脚,自己就往房间走,也不管身后的赫连冀,可一走进房间,苏菲阳就愣住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苏菲阳瞠目结舌地看着屋子里。

    “反正以后我们会结婚,所以就打通了房间。”赫连冀关上门,把行李袋放在地上。

    “什么!什么结婚!”苏菲阳红着脸,不懂他怎么突然说到这个,一点心里准备都不给她。

    “你不跟我结婚,跟谁?”赫连冀语气冰冷地说。

    “你,你这个坏蛋!”苏菲阳用手狠狠地捶了他好几下,结果倒弄疼了自己的手,“我问你什么,你都不肯说,还好意思说要跟我结婚,连求婚都没有!”

    一颗粉色钻戒突然冒出,在她眼前闪闪发光,“这……”她抬眼看向了赫连冀,一脸的惊讶,胸口一股骚动不断涌现。

    “嫁给我。”赫连冀一个单膝,跪在地上。

    苏菲阳一时没反应过来,就傻傻地看着赫连冀,而赫连冀则端正地跪在地上,一动不动,苏菲阳的唇瓣蠕动了好几下,才反应过来。

    “我……”

    “苏苏,我爱你。”最普通的爱语,却是抓住了多少女人心。

    苏菲阳骤然地哭了出来,赫连冀一傻,赶紧站起来,“怎么了,苏苏?”

    “呜呜……”她没有回答。

    “乖,乖,是我不好,你不想结婚就不结,你说了算,你不要哭……”女人听到男人求婚不是应该欢天喜地地接受吗?苏菲阳的状况完全出乎赫连冀的预料。

    “谁让你站起来了!”

    “好好,我跪着!”赫连冀没了优雅,没了潇洒,双膝而跪。

    “那你还不给我戴上。”苏菲阳便哭便命令道。

    “是!”赫连冀听着她的指示,赶紧将钻戒套进她的手指上,刚刚好,因为在她酣睡之时,他偷偷将她手指的尺寸量了,记下。

    “冀……”苏菲阳抱住他的头,狠狠地抱住,差点就把赫连冀给闷到了。

    所以,她接受了他的求婚:所以,她哭是喜极而泣;所以,他们可以结婚了?

    赫连冀心中的疑惑终于在她停止哭泣后得到了肯定。

    “以后都不要哭了。”赫连冀有气无力地说,他从来不知道女人的眼泪,可以让他这么的六神无主。

    “人家开心嘛!”她娇羞地躲在他的怀里,“你还没跟我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文森?”这个丫头心怎么会这么好呢?

    “嗯。”她幸福了,她也希望她的好友也能幸福圆满。

    “谁让他绑架你,还让你受伤了!”所以说,最毒的不是妇人心,男人计较起来,心眼也不会比女人大多少!

    “他也没想到呀,也不是故意的。”

    “可你确实受伤了!”

    “啊,算了,不管了,跟你争辩,都是你讲赢!”苏菲阳戳了戳赫连冀的手臂。

    “那你想怎么样?”无论他想做什么,还是以她的想法为前提,她不愿意的,他也不会强迫,她都不计较了,而他也达到目的了,就顺她的意思好了。

    “嗯,你去跟丹妮说,其实我的伤不是很严重,而且呢,你要帮文森多讲点好话。”苏菲阳要求道。

    “好。”他会说几句好话,但是好话绝对不会多于坏话。

    “你不要使心眼,否则我们结婚时,他们不是携手而来,我就不结婚!”苏菲阳霸道地说。

    “好。”虽然他很想要苏菲阳嫁给他,早日当上赫连太太,不过起码也要一个月,那他到时再打电话给卢丹妮解释清楚好了。

    “你不会在折腾他们吧?”苏菲阳总觉得赫连冀不会这么好说话。

    “不会。”才怪!

    “冀,我好爱你。”别人的事情都弄清楚了,她也该聊表她的心意了。

    “嗯。”他早就知道了。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苏菲阳好奇地问道。

    “在你第一次偷看我的时候。”赫连冀宠溺地抚抚她的头发,爱恋不已。

    “偷看?啊!你怎么知道的!”那一次她无意间看见他在打手鎗。

    “镜子。”

    “啊!丢脸死了!”他都知道了,她居然还要他早点找女朋友,不要闷坏自己的身体,天哪!

    赫连冀但笑不语。

    苏菲阳挣扎地要离开他的怀抱,赫连冀不许,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那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不知道,反正慢慢地就喜欢上了。”他不知道是第一次见面时,还是之后,只知道当他自己发现的时候,他已经爱上她了。

    “苏苏……”

    “嗯?”

    “以后不要再抢在我前面了,知道吗?”他一点都不想当女人背后的男人,他要扮演的角色是要保护她一辈子的男人。

    浅浅一笑,苏菲阳轻巧地点点头。

    “房子打通了,为什么要留两个门?”苏菲阳想起来,总觉得怪怪的。

    “没有为什么。”上帝关上了一扇门,必会留下一扇窗,当他以为他的暗恋要无疾而终时,她又再一次地回来。

    这一次,他要开着两扇门,希望她不要再迷路了,不要自己一个人磕磕碰碰的,他会永远开着两扇门等着她回来。

    “改变了好多。”

    “我陪你参观。”

    “好!”

    等苏菲阳的伤口好得结疤了,赫连冀才心满意足地给卢丹妮打电话,讲讲好话,至于他们的后续,他没有兴趣去管。

    门铃响起,坐在沙发上的赫连冀站起身,看到苏菲阳正好也从卧房里钻出来。

    “我去开,你披件外衣,有点凉。”

    “哦。”苏菲阳应道,拿了一件睡袍披在身上。心想应该是几位学长携着家眷来看她了。

    “啊!”一声女性惨叫划破了公寓的静寂。

    “冀!”苏菲阳闻声,动作迅速地跑了出来,等她看清了地上躺着的人时,她傻了眼。“你是……”

    “贱人!”

    是李倩莲!

    赫连冀制住了李倩莲,“拿绳子过来!”

    “什么?”苏菲阳一看赫连冀严厉的表情,也不敢迟疑地找出绳子,拿给了赫连冀。

    看赫连冀绑好李倩莲以后,苏菲阳才开口:“冀……这是怎么回事?”

    “等等跟你解释。”赫连冀拿出手机,报了警。

    发生什么事情了?冀为什么要绑住李倩莲,而且还想拿毛巾去塞住她的嘴,不让她讲话?

    苏菲阳一对上李倩莲那狂乱的神色,她竟被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没事了。”赫连冀握住她倒退的肩膀,安抚着。

    “贱人!你们这些贱人,我要杀了你们!”李倩莲在地上不停地蠕动,嘴上不停地骂着,眼神却有些不对。

    赫连冀用毛巾堵住李倩莲的嘴,止住了她的叫嚣。

    “她是怎么了?”

    “她有病。”

    “什么!冀,你有没有受伤?”苏菲阳看见门口的刀,紧张地摸着赫连冀身上。

    “没有。”幸好是他去开门,不然他不敢想象是什么后果。面对飞来横祸,他矫健地躲避开了。

    “怎么会变成这样子?上次明明是好好的人……”苏菲阳不懂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适时,员警赶了过来,赫连冀将事情交代清楚后,员警了解地将李倩莲给带走了。

    房子里只剩下了苏菲阳和赫连冀。

    “你先坐下,我跟你慢慢讲。”他拉着她坐在沙发上,给她倒了一杯温水,看她轻啜了一口,他才缓缓地开口。

    “上一次,我们去烧烤聚餐,回来的路上,我们的车发生故障,你还记得吗?”

    “嗯,我记得。”她点点头。

    “那一次的事故是人为的。”

    “什么?”

    “刚开始我以为是文森,但我问过他,他说不是他,后来我又调查了一下,发现你常常收到一些东西……”

    “你怎么知道我收到照片?”苏菲阳打断他的话。

    “我不知道你收到的是照片,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赫连冀反问。

    “我…我以为是文森,所以就就……我以为他没有恶意。就没有告诉你了。”苏菲阳知道自己的做法也不对。

    “你该告诉我的。”赫连冀责备地看了她一眼,“后来我沿着地址调查过去,发现寄信人是李倩莲,对我车子做了手脚的也是她。”

    “然后呢?”她真的不知道那照片是李倩莲拍的,她以为是文森寄来的,所以也没有循着包裹上的地址去找。

    “我拜托别人做了调查,发现她有家族遗传的精神问题。”

    “所以她以为你是她的爱人,对我恐吓?”

    “大概吧!”

    “那后来呢?”

    “我报警了,接着听说她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轻轻地吁了一口气,“幸好不是你始乱终弃,否则,真的是你不对了!”

    “我是那种人吗?”如果是的话,他怎么会痴痴地等了她这么久。

    深深地看着赫连冀,苏菲阳上前拥住他,“不是,你不是。”

    他反拥住她。

    “以后要看清来人,再开门。”她不放心地叮嘱。

    “嗯。”

    “虽然你是男人,也要小心点。”现在的治安好乱。

    “知道。”

    “还有……”她不停地碎碎念。

    这便是有了爱的关系,她的唠叨在他听来也是甜蜜的爱语。

    “对了,你到底打电话给丹妮了没?”

    他低头封住了她的嘴,当然,对别人的关心就不用了,只要关心他就够了。

    “你还要离开吗?”

    “如果我要离开,会把你打包的。”女人甜蜜地说。

    男人终于满足了,两唇相碰时,他轻柔地说:“苏苏……我爱你。”

    “我也是……”她的回应消失在他的吻里,交颈缠吻。

    摆放在吧台上的马克杯终于不再是茕茕孑立,形影单只,两只马克杯被摆放在了一起,马克杯里飘出阵阵香气的抹茶奶茶,也不再是一人独自品尝。

    从今尔后,会有一个人,陪他坐在沙发上,与他一起捧着一杯抹茶奶茶,一起看着电影,一起**人之间的事情,投射在墙上的影子,也不再形影相吊,而是双宿双栖,相依相偎,紧密不分。

    手机用户请阅读:新葡京赌博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新葡京赌博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被窝里的流氓最新章节 | 被窝里的流氓全文阅读 | 被窝里的流氓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