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赌博
新葡京赌博 > 言情小说 > 捞起一片爱 > 第十章

捞起一片爱 第十章 作者 : 叶晴

    “白色的大鹦鹉,没有像费太太那么老?”妞妞双手紧紧勾着叔叔的脖子,粉红天真的童颜早就露出隐藏不住的雀悦。

    “没错。”赵世勋疼惜地亲了一下妞妞的额头,笑着和她头顶着头。

    曾雅子看他们像父女一样的亲密,感动的眼泪就忍不住想往外泼洒,她仰头看向天空,让喜悦的眼泪悄悄留进心里,用心将它珍藏起来。

    赵世勋把她女儿的心都收拢走了,曾雅子不甘示弱,也勾住他的手臂,笑着说:“你是老板,你说了算。”

    老板?忙着自地上翻身坐起的织田乙彦听到曾雅子最后一句话。

    曾雅子过去多么温驯,只要他不悦地哼口气,她就惶恐地低垂着头、怯懦畏缩得不敢乱动,半句话都不敢多说。织田乙彦想起来就得意,那时家里多太平,就像重现记忆中父亲的威严。

    但是她们母女刚才依赖那个高头大马的男人教他颜面尽失;最令人忍无可忍的是,一想到妞妞跟着曾雅子嫁人,去喊别人爸爸,织田乙彦就恨得满口牙咬得嘎吱作响。雅子曾经是他的,妞妞身体里更流着优秀的织田家的血液,除了他织田乙彦,这个世界上谁都不许得到她们!

    织田乙彦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往曾雅子他们离去的方向追去,一路跟踪他们三人回到小木屋。他眼尖,看到门口挂着公司标记,原来这栋木屋是员工宿舍。

    老天一定是站在他这边,因为他打量附近环境,发现这一带不算热闹,也明白交班时间过后,更少有人经过。织田乙彦很有耐心地等着,等到天色暗下,可以掩饰他的行踪,他才潜到曾雅子家的窗外。

    站在小木屋窗外往里观看。屋里陈设简单,他的女儿还有那男人两人像白痴一样和鹦鹉说了许久的话,当那只“鸡毛”用破锣般难听的声音模仿一句或乱答腔,他们就笑得更白痴。织田乙彦想照这样下去,他的女儿早晚会变成大白痴。

    怎么不见雅子?织田乙彦弯低身子,绕着墙走,经过一扇窗,有窗帘遮盖,没有开灯,应该是卧房。再绕几步,来到另一扇窗下,是厨房;他闻到卤肉的香味。抬头看,果然没错,曾雅子正从冰箱拿出一把青菜。

    他家的厨房是不许男人进去的,所以他从来没有见过曾雅子在厨房准备晚餐的样子,此时见了,织田乙彦心里一阵怅然,没想到这样的画面看起来挺美的。

    织田乙彦一双眼睛忍不住随着曾雅子转动。他现在的妻子是母亲中意的媳妇,娶进门后却连瓦斯炉都“不肯开”。他的新任妻子在蜜月回来便明白告诉母亲,她的手绝对不做任何家事;从来也不知瓦斯怎么开的她以后也不想知道。她这一番宣告,让他母亲当场张口结舌、手脚发抖:而且上班打扮得花枝招展,在家就拉蹋得像只赖鬼。

    婆媳的战争多过夫妻间的口角,他母亲常在吃亏之后哀声恨叹,骂他娶的太太一个不如一个。没办法,外表看起来娇弱的女人,力气和脾气竟然大得像母老虎,打人要打不会还手的,这种女人他惹不起,只好少开口。

    他当个孝顺听话的儿子,却换得一个可怕的老婆,全年无休吵闹的家,现在才知道原来牺牲最多的人是他。

    忽然,他紧蹙着眉,薄薄的唇抿成一条细细的直线,双拳不知不觉跟着无法抑上的忿怒握成坚硬的拳头。过去每当他这个神经质的动作和表情出现,就是曾雅子开始提心吊胆的时刻开始了。

    是谁惹他又动肝火?当然是他自认为不贞的曾雅子,还有她那无耻的姘夫!他目睹那个强要夺人之爱的男人走进厨房,大胆的手自他前妻身后将她整个圈进他的怀里,下巴还搁在她的颈肩间说话磨蹭着;更可恨的是,她竟然也由着他,而且像个荡妇一样吃吃笑着。

    他丢下工作,欺瞒家人跑到这来,为的就是找到曾雅子母女,带她们回去,没想到她却让他连续看到这种“戴绿帽”的画面!织田乙彦气恼地失去理智,转身大步要冲进曾雅子家的大门,走不到两步,脚却绊到一块石头,整个人失去平衡地脸面住地上扑倒,幸好他手脚还算俐落,总算没跌出声响,让他们出来看到他的模样。

    织田乙彦心里暗中诅天咒地,狼狈地爬了起来,不过这一跤跌得好,让他留住最后一丝清醒——既然男的到厨房来了,那客厅不就只剩下他的女儿?

    织田乙彦抽掉衣服上的灰尘,阴森的眼睛陡然闪着不正常的兴奋寒芒。

    “雅子,当我处在痛苦和想念-的炼狱里时,-就不该快乐的!嘿嘿,-就别怪我带幸子回去向母亲交代……”

    *-*-*

    “还没好吗?肚子饿了。”赵世勋像小孩一样缠着要吃。

    “快了,真馋。”曾雅子笑着推他去拿盘子。

    “没办法,没想到和鹦鹉讲话也会讲到肚子饿,妞妞说她饿得走不动,派我当代表来问晚餐几点开始?”

    “再十分钟就好。”

    “好,那我帮。”赵世勋自曾雅子背后将她环住。

    “不用了,厨房那么小。乖,去外面等。”曾雅子笑着赶人。

    “那我问个小问题就出去。”赵世勋低下头在曾雅子耳边低语。

    好痒……曾雅子笑着缩肩斜头。“别闹了……什么问题,快问呀。”

    “这七天,-有没有想我?”赵世勋将热热的气息,用一种煽情的方法吹拂向曾雅子白细美丽的颈子。

    曾雅子心跳差点停顿,体温快速升高,连粉颈都变成红色。曾雅子羞郝地闭上眼睛,赵世勋的热气呵得她忍不住想笑,她扶着他围在她腰上的手笑着说:“不知道。锅子里的水快干了。”

    “没有答案,我的手指就要开始跳舞-……”

    赵世勋放在她腰上的手指竟然像虫一样动了起来。曾雅子笑着强忍,她赶快娇声求饶:“别这样,我好怕痒的……好啦,想啦。”

    “多想?”不安分的手指又开始乱动。

    曾雅子笑着回过身,晶莹的黑眸凝视着赵世勋的眼睛说:“好想好想!”然后踮起脚尖轻吻他等待着的唇。

    本来是打招呼的轻轻一吻,没想到赵世勋发现曾雅子柔软的唇快要离去,双掌马上攫住她的纤腰,柔情蜜意地将她抱起拥吻。

    曾雅子笑着抬起手圈着他的脖子,四片嘴唇热情地互诉相思之意,过了片刻曾雅子和他分开换气,她忽然闻到一股怪味,脑子正在反应那是什么味道,赵世勋的嘴唇就盖住她的声音——那个问题就暂且不管它了。

    忽地——赵世勋突然皱着眉咕哝问道:“什么东西烧焦了?”

    曾雅子眼睛突然睁得好大!她放开手顺着赵世勋滑下,然后用力将他推开,回身掀起锅盖。“啊——真的烧焦了!”看完干焦的鱼后,她回头看一脸无辜讪笑的赵世勋,菱型的红唇不觉往上扬起,光彩的黑眸盛满笑意。“这盘鱼你要负责吃掉。”

    赵世勋还来不及表演他的苦瓜相,就听到客厅传来直喊“救命”的声音。

    “都是你送她鹅-,以后家里会很吵。”曾雅子是说家里等于有两只鹦鹉。她摇头脱下围裙,皱起鼻子责怪想尽办法作怪的男人。

    “等新鲜感过了,我保证一切恢复安静。”赵世勋笑着轻掐曾雅子可爱的下颚。

    “救命,救命!”

    鹦鹉怪声怪气的叫声让曾雅子忍不住笑出来。“一直喊救命,这会不会是可怜鹦鹉的心声?世勋,既然你那么懂得小女孩的心思,就请你想办法停止妞妞的疲劳轰炸,叫她先进来吃饭吧。”

    “妞妞,不要再教鹦鹉喊救命了,过来洗手吃饭,吃饱了我们去海滩夜游。”赵世勋眨眨眼,低沉有力的声音自胸部发出,很好听地传遍整栋房子。

    每次这么一喊,妞妞都会马上大声响应,接着小身影就跳到门口,今天怪怪,等了一、两分了,就算前脚贴后脚,从客厅走到厨房也都该走到了,但是妞妞一声也没吭,人迟迟没有出现。

    “没想到你也会失去魅力。”曾雅子取笑他,决定亲自去把女儿请进来。“妞妞——”

    曾雅子再叫一声。陡地想起什么,急忙放下手上的盘子跑进客厅,客厅没有妞妞的影子,只有赵世勋送的那只白色华美的鹦鹉,得意地拍着翅膀,用-破锣般的嗓子叫“救命”。

    曾雅子立刻有了很不好的预兆,她脸色苍白,双手揪着胸口大叫:“世勋!”

    赵世勋随即站到她的后面,自曾雅子头顶上看向客厅,见不到小妞妞的身影,他低喃一声:“织田乙彦!”

    曾雅子擒在眼瞳里的泪水随着她点头的动作大颗滴落。“一定是他。”

    “怪我大意,叫第一声救命时我就该出来看了。”

    赵世勋话未说完,曾雅子已经冲出屋外,双手放在嘴边放声大叫:“妞妞——”

    她凄恻的叫声并没叫出女儿,却惊动无数回巢的马儿,-们振翅离巢,抗议地噪叫几声又飞回巢里。

    赵世勋屋外找了一圈,结果失望地转回来。

    “怪我,都怪我……”曾雅子流泪顿足,百般怨怪自己。

    赵世勋心疼地上前将她抱紧。“不能怪-,真的不能怪。我也有错,雅子,我会把妞妞平安找回来还。”

    对啊!世勋一定有能力可以找到妞妞!曾雅子冷颤的手摇着他,把一切希望放在他身上,她急切说道:“世勋,拜托!你一定要用一切方法找到妞妞,我好怕他把妞妞带走。”

    冷静的赵世勋拉着曾雅子的手往车子走去。“我们先去找鲍总,再由-来报案,除非织田乙彦变成海龟,否则我叫他走不出关岛。”

    论起权势、财富和人脉,他赵世勋不敢呛声说他出面就能翻天覆地,但至少可以泼水成冰、发声震山!

    看到赵世勋刚毅坚强、沉着自信的样子,让曾雅子重燃希望,她手压着心口,努力不再议眼泪掉下。“世勋,妞妞很怕他。只要妞妞一哭,他的脾气就会变得更坏,有时会像疯子一样失去理智。”

    “放心。我一定会将妞妞带回来,我一定会保护-和妞妞的安全。上车吧!”赵世勋动作轻柔地擦掉曾雅子的泪痕,深邃的黑眸却燃着曾雅子从来不曾见过的忿怒。他上次被石曼芬逼得好生气,几乎要打石曼芬时,都没这么可怕。

    短短时日,赵世勋早就将可爱的妞妞当成自己的女儿,又一个不知死活的人动他赵家的人!

    曾雅子专心开车,赵世勋负责下令联络,车子停在广场前时,鲍总经理已经查过织田乙彦并没有回客房。

    等待令人烦躁焦虑,赵世勋用力往桌子拍下,站起来带领才刚集合的员工出去寻找妞妞;而曾雅子则在他坚持下,留在鲍总经理办公室等警察和好消息。

    *-*-*

    关岛很小的,为什么她到现在还没接到世勋的好消息?

    曾雅子望着窗外,才发现今夜没有月亮,漆黑的户外显得特别的黑暗和神秘,她合掌对着天际的星群祈祷,希望聪明的妞妞没有哭,没有惹烦乙彦,没有让她爸爸生气;也希望乙彦念在妞妞是他亲生女儿的分上,手下留情……

    不能自己出去找女儿,坐等消息对她也是一种可怕的煎熬,等得愈久就愈会胡思乱想。时间像沙漏里的细沙一样迅速消失,曾雅子觉得好可怕,她感觉时间是有限的,像密闭沙漏里的细沙,沙子漏完了,沙漏里的时间就静止了,而妞妞才刚刚萌芽的生命能不能保全呢?

    曾雅子突然想到,织田乙彦如果要带妞妞离开关岛,必定要先取得妞妞的护照

    证件。她匆匆找人说她有事必须回家一趟。

    曾雅子拒绝人陪,因为织田乙彦要是藏在附近,看到她旁边有人就不会出来了。

    赵世勋从行动电话听说曾雅子独自一人走了。

    “走了?她走去哪?”赵世勋的响应很惊人,像一头怒狮发出响亮的吼声。

    “雅子说她有事要回家一趟。”听到消息的人转答。

    这个傻瓜!赵世勋心里着急地骂道。

    赵世勋告诉跟来找妞妞的鲍总经理。“鲍老,我带两个人去雅子家附近再找一次,这边拜托你们继续找。”

    “好,快去。车子就叫熟路的人开。”鲍总经理招手叫几位壮汉分别开车、找人,也保护赵世勋安全。

    赵世勋在车上,眼睛边搜寻四周,脑子边想,织田乙彦大老远跑来抱走妞妞,到底是何居心?是想念女儿,还是要牵制雅子?

    赵世勋想起织田乙彦看曾雅子的眼神,忽然起一阵鸡皮疙瘩。那家伙应该还爱着雅子,他清楚雅子爱女心切,所以故意抓住妞妞来逼使雅子答应他的条件,以达到一家三口团圆的目的……

    没错,织田乙彦正打着这样的算盘!

    雅子姿色、体态、教养都胜过家里的那个泼妇,把雅子母女带回去,母亲见了孙女当然会高兴,他们也就阖家团圆了。

    *-*-*

    曾雅子匆匆回家,一颗心忐忑不安地开了门,开亮了灯,小心地看看四周,客厅没有她所担心被人造来翻找过的凌乱,幸好卧房也是。心想,织田乙彦一定看到很多人在找他们,躲着暂时不敢出现。

    她又走进厨房,桌上的食物早就变凉,又想到妞妞现在肚子一定很饿了……

    她坐下来等。乙彦和妞妞一定就在附近,她感觉得到。老天!他们一定要在附近……

    “妈咪!”

    忽然,她听到妞妞的叫声。曾雅子急忙擦掉眼泪,跄跌抢至门口,只见织田乙彦抱着妞妞站在纱门外。他带着审判的眼光看着她,虽然那严峻的眼神令她头皮发麻,但曾雅子一颗心只悬着女儿安危,她吸一口气,毫不迟疑推开门。

    妞妞看到妈咪出来,马上伸出双手想要她抱,织田乙彦却用力夹紧妞妞的大腿,本来要偎进妈咪怀里的妞妞,可怜兮兮地紧抿着小嘴,擒着眼泪,不敢乱动。

    曾雅子心疼得冒火,若是一年前,她会像可怜的狗一样,哀求他高抬贵手,不要伤害自己的女儿,但她已经不是一年前那个柔弱的织田雅子了,这间小木屋也不是织田家!包重要的,她终于了解,她愈懦弱,织田乙彦就愈张狂。

    曾雅子向妞妞摇头,冷静地请他进来,请他坐下,请他喝茶,尝试用理性的沟通来化解织田乙彦情绪化的对峙。

    “你一定还没有吃过晚餐?”

    “不饿。”织田乙彦口气粗戾。

    “乙彦,小孩子的肚子禁不得饿的,我刚才就把牛奶温热在等你们了。”不管他喝不喝,曾雅子从容地走进厨房,很快用托盘端着两杯牛奶放在桌上,顽固坚持地等着织田乙彦放人。

    织田乙彦放开妞妞。妞妞像过去那样逃回妈咪怀里。曾雅子心疼地搂抱着女儿,低声安慰叫她不要怕,然后端杯牛奶给女儿。妞妞几乎一口就把牛奶喝完,她真快饿坏了。

    织田乙彦被陌生的曾雅子给迷惑了。“雅子,美惠说-要嫁人是真的吗?别忘了,我是-的丈夫。”

    曾雅子抱着惊魂未定的女儿,一边替她擦掉留在嘴唇上的牛奶,一边沉着地应付织田乙彦。“织田夫人身体健康吗?”

    “她想孙子。”

    “尊夫人还没怀孕吗?”

    “她不想生孩子。”织田乙彦直盯着曾雅子的脸,意思很清楚。

    说起新婚不到一年的妻子,他的脸像平常一样不带半分情感,而且称呼随便地用个“她”,曾雅子像看到自己的过去。

    幸好,那是“过去”。曾雅子闭上眼睛吸气吐气,然后耐着性子告诉织田乙彦:“凡事都没有绝对的,等她年纪大一点,想法就会改变。”

    “母亲要我和她离婚。”

    又是织田老夫人。织田乙彦,幼稚又可怜的织田乙彦啊!难道你永远不想长大,不想当个能让人尊敬的男人吗?曾雅子问他:“你有把握她会答应离婚吗?就算她答应了,想必会要求很高的赡养费,我怀疑织田夫人舍得花这笔钱。”

    “只要我提出,她就会。”

    “但是你并没有提出,那表示你并不想离婚,你对你太太不是完全没有感情,对不对?”

    “不是。因为第一次离婚让我感到后悔,所以这次离婚我要好好考虑。不过,见到-之后,我决定了,雅子,我们可以重新再来一次。”

    “哈哈……”曾雅子突然无法抑止地大笑起来。织田乙彦不知道他讲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莫名其妙地看着曾雅子笑完。曾雅子笑过后,扬着眉问:“我们说了这么多话,你有没有觉得你太过冷血了?”

    “雅子!”织田乙彦低声警告。

    “过去我们母女整日提心吊胆,过着尊严扫地的日子,我问你,你可曾做过一天慈父的角色?妞妞到现在还怕你,你不觉得很可悲吗?我是你们离弃不要的女人,今天你来抱走我的女儿,又一厢情愿地要我回头,你不觉得无耻吗?我真替你可怜,长这么大了,自己的生活弄不好还要拖别人陪你一起痛苦,真是无智又自私。你不该结婚的,因为你让每个嫁给你的女人痛苦又痛恨。”

    曾雅子说话的声音像平常一样,却把他骂得很彻底。没想到这辈子竟然会有机会骂织田乙彦,真是太舒畅了。

    “-不一样了。”织田乙彦有点不晓得该怎么反应。

    曾雅子点头。“因为在这里,我生活得很有尊严,所以捡回我曾经被你们母子禁锢的自信和快乐。在这里,我交了很多好朋友,他们都愿意挺身帮我,要是你伤害了我和妞妞,保证你无法离开关岛一步。”

    “-威胁我?”织田乙彦变了脸,声音尖锐冷酷。

    曾雅子放柔声音:“不是,我只是提醒你,你年纪不小了,做任何事请先三思,还有,你家里还有人在等着你回去。”

    “-喜欢那个人?我听到-说他是老板。”

    “他的确是我的老板。”

    织田乙彦讽刺曾雅子:“光是拥有这家度假村就够教人眼红,-真厉害,带个拖油瓶还能吊到凯子,小心他玩腻了把-当破鞋丢掉!”

    曾雅子毫不犹豫反驳道:“认识世勋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他的身分,他让我再度鼓起勇气去爱人,他也很爱我的女儿。如果他向我求婚,我会答应;如果他没有开口,我也无憾。而你这种人,根本不懂得爱!”

    织田乙彦没想到曾雅子会回答得那么坦白,无法接受的怒意让他用力磨着牙。

    曾雅子不后悔说清楚让织田乙彦死心,但话一出口,她还是先谨慎护着女儿,眼睛注意他的动作。

    在门口站了良久的赵世勋用力推开纱门。

    “叔叔!”妞妞看到赵世勋马上跳下椅子。

    赵世勋蹲下来张开双手等着她,妞妞跳上他身上前,他先检查妞妞的手脚有没有不该出现的伤痕,然后才把可怜兮兮憋着小嘴、擒着泪包的妞妞抱起来。赵世勋轻拍妞妞的背,当他的脸转向织田乙彦时,表情全变,冷漠的脸庞和燃着火焰的眼睛直瞪着让他发火的对象。

    赵世勋来了,她便无所畏惧了,曾雅子走到赵世勋旁边,赵世勋空出一手环住她的肩膀。知道她的心意真好,可惜现在得专心赶走这只不受欢迎的臭虫。

    赵世勋说:“织田先生,我很不欣赏你的玩笑,算你幸运没有伤害雅子和妞妞,否则你会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恐惧和后悔,你的行李我已经叫人放在柜台,你直接走到门外,有人会专程送你去拿行李,送你离开关岛。”

    曾雅子看那男人的眼光教人嫉妒,织田乙彦抹着鼻子站起来。“雅子——”

    “我不打女人,但我对男人可就不会手下留情了。”赵世勋发出最后警告。

    曾雅子说:“我不想看到血腥场面。织田先生,保重。”

    好绝情!不过,织田乙彦是不会故意去打铁板的,他垂头丧气地走出曾雅子家,出了门口就被表面客气、动作却很霸气的工作人员请上车。

    目送织田乙彦离去,曾雅子放心地嘘了口气。

    赵世勋听到声音,笑着低头说:“刚才-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曾雅子不好意思地红了脸,笑着将手圈住他的腰。“世勋,好几次了,我都看到你把公司的客人赶跑。”

    赵世勋昵着曾雅子笑道:“赶几个,公司倒不了-不要故意岔开话题。”

    “你又没有求婚……”曾雅子脸更红了。这么好的男人,遇上他已经是她一辈子的幸运,没想到,更幸运的是他竟然爱她。

    大人在说什么?妞妞咕噜转的眼睛忙碌地看着。

    “我第一次跟人求婚,可能会很笨拙。”赵世勋笑着问:“雅子,-愿意嫁给我吗?”

    “愿意,愿意。”

    宛如破锣的声音突然响起,意外地让赵世勋和曾雅子哈哈大笑。原来回答的是打盹刚醒过来的鹦鹉。

    “恭喜了,-愿意嫁给你。”曾雅子笑红了脸和赵世勋开玩笑。

    赵世勋不被笨鸟打扰,含情脉脉地看着红了双靥的曾雅子。“-呢?”

    曾雅子满脸娇羞地低下头,很小声地回答:“愿意。”

    “-说什么?”赵世勋故意装没听到。

    “妈咪说她愿意。”妞妞趴在叔叔耳朵边说,她也很生气鹦鹉乱搅局。

    赵世勋眼里全是笑意。“妞妞要作证,不能让妈咪反悔。”

    “好。小孩子不会说谎。”妞妞正经八百地答应。“我肚子又饿了。”

    “哈哈……”笑声,自三个人心里发出,灯下,他们为未来的幸福互相庆祝。

    *-*-*

    而织田乙彦由一彪形壮汉相陪回到那霸机场。分手时,一路上不和他说话的男人拿了张名片给他,织田乙彦低头看完名片上的头衔,张开大嘴说不出话来。

    “副总裁说请多指教。”冷冷说完,瞄了织田乙彦一眼,不屑地惮惮衣服,然后大摇大摆走进贵宾休息室。

    爱上雅子的竟是京王集团的副总裁……织田乙彦露出苦涩的笑容,步履蹒跚地走向机场邮局,买了信封,写上地址,在名片背后写了几个字,然后将名片装进信封里寄出去。

    几天后,曾雅子收到一封奇怪的信,打开一看,只见里头有张赵世勋的名片,上头简单写着“祝-幸福”,她拿给赵世勋看时说:“看来织田先生学会反省了。”

    赵世勋耍弄着手上的名片。“我还是不会邀他参加我们的婚礼。琳要-提早几天到达,有很多人想认识-和妞妞,赶工出来的礼服也要先试穿,还有——”赵世勋笑着亲吻紧张蹙起眉头的曾雅子。“-要有心理准备,-将会有一个很忙碌热闹的婚礼。”

    “天啊……”曾雅子呆愣愣地叫苦,眼里却有掩不住的幸福洋溢。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新葡京赌博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新葡京赌博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捞起一片爱最新章节 | 捞起一片爱全文阅读 | 捞起一片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