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赌博
新葡京赌博 > 言情小说 > 狮子座的情调 > 第九章

狮子座的情调 第九章 作者 : 叶晴

    方凯渊在e-mail中提到王慈韵失去记忆,所以薇薇安见到王慈韵就先自我介绍。

    王慈韵生疏地勾起双唇对她点头微笑,然后跟她说:“这个机场好大。”

    “慈韵,你真的不记得我了?”薇薇安指着自己的鼻子。情敌那!

    “嗯,我看过你的相片。”王慈韵不像薇薇安那么激动。“凯渊说我们这次蜜月旅行的行程都是你安排的,谢谢你。”

    “你真的——”薇薇安看看方凯渊,又看看王慈韵。见他的手一直没有离开工慈韵身上,她暗自摇头叹气,张口想要再问清楚,刚好看到方凯渊对她轻轻地摇头,无语地请她不要增加王慈韵的困扰。薇薇安口气变得轻快,拉住王慈韵另一边的手说:“是啊,希斯洛号称世界最大的机场,欢迎你到英国来。”

    “薇薇安代表英国女皇。”方凯渊说笑。

    “少扯了,我可以代表英国女皇的马夫家的门房。”薇薇安自嘲。

    “也是跟皇室沾到关系,我们实在太荣幸了。”王慈韵一本正经地笑道。

    薇薇安大笑道:“天啊,做了夫妻,连开玩笑都一个样。走,我爸妈坚持要先替二位接风才准你们去温得米尔。”

    *******

    真的有够冷!

    冷虽冷,但王慈韵可不想因此就躲在暖暖的套房里,方凯渊在确定把她包裹得比攀登圣母峰的登山队员还紧实暖和,才和她一起在英国北部温得米尔湖附近的小路上惬意地漫步。

    温得米尔位于英国北部湖区的中心点,经年观光客不断,尤其夏天,爬山泛舟的人最多。

    气候虽然冷冽,风景却美得叫王慈韵舍不得眨眼,舍不得回到屋内。“凯渊,你以前来过这儿吗?”

    “和薇薇安来过一次。”听到方凯渊说和薇薇安来过,王慈韵忽然不说话了。方凯渊笑着将她搂近身来。“那是一大群人的活动,不许胡思乱想。”

    “我是在想,待会儿见到薇薇安时一定要郑重地再谢她一次,替我们安排这么棒的房间。打开落地窗可以直接走过草坪到湖边,草坪上还随意摆着桌椅、花卉,就像自己家的院子。可惜太冷了,不然我们可以在外面喝茶聊天。夏天来一定更棒,旁边又有可进人参观的温室花园,连房间供应的面纸都印着彼得兔和泰迪熊,你知道吗?我都舍不得拿来擦鼻于那。”王慈韵笑着,眼睛完全融人这片令英国人自豪的湖光山色。“我还在店里看到一只很特别的狮子,想说有空要去把它买下来。”

    王慈韵被美景和可爱的礼品吸引,没有注意到方凯渊正神秘地笑着。他们已先来两天,薇薇安才到,表示他瞒着王慈韵安排的惊喜才要正式开场。

    “先回去吧,薇薇安说不定已经在等我们了。”

    “嗯。凯渊,薇薇安在电话中神秘地跟我说要给我一个惊喜,你知道是什么惊喜吗?”王慈韵心情甚好地脱着深爱她的老公。

    “不知道而突然出现的事才叫惊喜。”方凯渊替王慈韵将滑下脸庞的围巾拉高到鼻尖防冻。

    “你知道而不告诉我?”

    “看你,鼻子都冻红了,我们还是早点回去揭开惊喜吧。”方凯渊笑着拖着王慈的走回饭店。

    薇薇安早就到了,正在督促工人布置礼堂,听到把风的人说新郎他们散步回来了,她马上提醒来参加婚礼的父母。

    “我带慈韵去换衣服,差不多半个小时回来。这里不会有问题吧?”

    “有我在,当然没问题。”薇薇安的老爸拍胸脯保证,带着来参加婚礼的同仁躲进饭店的会议室,而里面也有工作人员正忙着搬桌摆花。

    饭店里的暖气教刚踏进来的人不得不先脱掉大衣。王慈韵把大衣搭在手上,看到她心里要感谢的人走过来,欢喜地上前拉着薇薇安说:“薇薇安,我刚刚还跟凯渊说要好好谢你呢。”

    薇薇安笑着。“看来这里的景致把你迷倒了。”

    “是啊,慈韵几乎不想进来了。”方凯渊笑说着。

    “那可不行。”薇薇安拉着王慈韵边走边说:“英国到处都美,下次再来英国过结婚周年,威尔斯、苏格兰、爱尔兰这些地方,我都有朋友。”

    说着,她们已经回到方凯渊和王慈韵住的房间,床上放着两件质料讲究、式样简单的礼服,薇薇安挑起其中一件白色礼服往王慈的身上比。

    “哇,这件礼服真漂亮!”王慈韵双手压着缝缀着珍珠的白缎札服,站到镜子前面左顾右盼,镜子里面的自己真像个新娘。

    薇薇安神秘地笑了。“快穿上,不然我们会错过一件好事。粉蓝色是我的。”她俐落地换好衣服,开始对着镜子做最后装扮。

    看薇薇安不说话了,王慈韵只得跟着薇薇安快速打扮换装。一下子两人就打扮得美美的了。

    “完蛋了,下面这样怎么出去?”王慈的忽然叫了一声,发现旅行时穿的鞋子根本不配这身高贵的礼服,急得抬起脚下的鞋子给薇薇安看。

    “放心,早有准备了。”薇薇安匆忙转身在几个袋子里找,然后找出一双白色高跟鞋。

    “这鞋子竞然合我的脚。”

    “慈韵,你真幸福。”薇薇安羡慕地赞叹道:“没想到凯连你的脚的尺寸都知道。”

    “凯?你是说这些都是凯渊准备的?”王慈韵从镜子里看着全身的衣饰。“有什么好事,我们要穿得如此隆重吗?”

    “噢,说话说得差点忘了,耽误了好事,凯准会杀了我,说我故意的广

    什么意思?

    看王慈韵满脸疑惑地看着她,薇薇安转头咋舌,心想八成凯在帮慈韵恢复记忆的过程中,没有告诉慈韵她们在淡水“屎碧仔渡头”的竞争。

    薇薇安干笑两声,拉着王慈韵快步走出房间。王慈韵只得一路莫名其妙地跟着,到大厅时,薇薇安停下来和一些老外打招呼。

    “他们都是我和凯的同事。”

    站在门口等候的外国人友善地对她笑、对她鼓掌,王慈韵不知内幕,只得腼腆地点头微笑。忽地,薇薇安不知从何处变出一束郁金香放进王慈韵的手里。

    大喜的深红加上纯白的郁金香拿在手里,王慈韵觉得自己愈来愈像个新娘。

    看到王慈韵一脸迷惘,薇薇安似乎很得意,接着漂亮地弹了一下手指。“音乐。”

    王慈韵听到的唯一乐声是结婚进行曲,结婚进行曲再加上这身新娘打扮,所以当薇薇安要她跟着她进去时,她踌躇地摇摇头。

    “薇薇安,凯渊呢?”看不到方凯渊,又不知道薇薇安葫芦里卖什么药,王慈颔紧张得手心冒汗,拉着薇薇安问。

    “这你们的婚礼,新郎当然在里面等你喽,跟着我走吧。”薇薇安已经率先随着节奏一步步走上地毯。婚礼?不可能的!她和凯渊在台北已经结过婚了啊。王慈韵扶着门小心地探头往里面偷瞧。

    等了很久的方凯渊逮到新娘探身往里面偷瞧的逗趣模样,笑出了白牙。

    王慈韵看到方凯渊,放下心娇媚地笑了;受邀的宾客则像是说好的一样,笑着同时回头望她,让她紧张得差点窒息,幸好方凯渊鼓励地对她点头,伸出一双稳定的大手等着她过去。勾起嘴角,调匀呼吸,她命令着双腿别没出息的发抖,眼睛直视着方凯渊,向他走去。

    方凯渊接到她的手时,忍不住低下头深情款款地说:“慈韵,你好美。”

    他还不是一样,也英俊得很,双眸像黑水晶一样炯炯闪亮,白色的大礼服让他看起来更加俊逸非凡呢!时间似乎在瞬间静止,主慈韵看了方凯渊好久才眨动她水灵灵的黑眸。如果这是凯渊密而不直的惊喜,那他真的瞒得很辛苦。

    王慈韵羞赧地笑了,声音娇柔细微地问道:“凯渊,我们为什么还要再举行一次婚礼?”

    “台北的婚礼你不记得了,我要很慎重地在众人面前替你戴上戒指。”方凯渊说着,手同时用力握住她的,表示他要永远牵着她的手。王慈韵感动无语,脸上漾出甜蜜幸福的笑容。

    “二位帮帮忙,可不可以不要再讲悄悄话了?”薇薇安醋意浓浓,倾身向正眉目传情的二位新人警告着。

    站在新人面前的神父开始念着祝福的祷辞。

    当方凯渊替王慈韵戴上镶钻的白金戒指之后,王慈韵眼睛红了;为了将结婚戒指弄丢,她常常自贡地看着空荡的手指。对于丢戒指一事,凯渊非但没有怪她,还大动周章地用这种方式重新为她戴上,让她很感动,瞳眸不禁盈满水雾。

    “你让我感到这好像是我们第一次结婚。”王慈韵把戒指贴在胸口上。这次,她会小心戴着,永远不让它离开她的手指。她在心里告诉自己。

    方凯渊不让她多想,赶快急切地堵住新娘柔软的双唇,接着有人大笑地拉开她们,等着轮流亲吻新娘。

    王慈韵把新娘花束送给薇薇安,预祝她早日找到幸福,然后她就被方凯渊拖人说说笑笑、吃吃喝喝的宴会,炫耀似的穿梭在宾客友人之间。

    “下雪了……”王慈韵忽然停住,欣喜地看着窗外正飘下的雪花。“凯渊,我要出去看雪!”

    “外面很冷,我拿外套。”

    薇薇安看方凯渊抓了一件大衣追上王慈韵,替她披上后又用双手围着她,呵护之情好像对待至爱的幼儿。她用力眨眨眼睛,笑着告诉站在旁边的妈妈说:“可惜,我太晚认识他了。”接着又叹了口气。

    “女儿,妈妈相信你很快会遇上这样的好男人。”

    “我也希望。”薇薇安笑着和妈妈碰杯。

    *****

    凯渊的老板说有很重要的事,无论如何要她把凯渊借他一个钟头,然后他们全家就要赶回伦敦了。

    能怎样?人家大老板放下工作赏脸来参加婚礼,她能吝啬不答应出借丈夫一个小时吗?

    现在她一个人刚从礼品店买了礼物要回去。昨天下大雪,今天出太阳,地上有融雪,湿湿滑滑的并不好走。

    她实在佩服在这种天气还能一派优闲地驾着小艇在湖上飘荡的外国佬;而她全身里得圆滚滚的,围巾遮住整张地,只露出眼睛,沿着环湖的小路走回来。

    “Takecare!”

    听到这慌张的警告时,她已经来不及闪避了。

    “碰——”地一撞,她被一辆煞不住的脚踏车直接撞上,湿滑滑的地让她重心不稳地摔倒在地。

    “慈韵!”

    方凯渊和老板谈完事,送他们走到饭店门口,正巧惊见王慈韵被撞向围着花圃的石砖。方凯渊大叫一声,魂飞魄散冲向她。

    撞到人的孩子吓得脸色惨白,不知所措地以英语直说:“我不是故意的!”

    “薇薇安,看他有没有受伤,没有就叫他回去。”

    方凯渊抱起昏厥的王慈韵跑回饭店,无暇理会那个害怕得一直表明自己不是故意的男孩。薇薇安将掉在地上的袋子捡起来,那孩子仍一直说他不是故意的,薇薇安相信他,点头叫他快点回去。

    方凯渊心疼又焦灼地看着躺在他怀里的王慈韵,虽然她的脸因包着厚围巾并没有受伤,但是她紧闭的眼皮让他有种不安的恐惧,他不停地叫着王慈韵的名字,希望医生快来。

    *******

    不要抢我的皮包!不要——王慈韵醒来的前一秒还梦到她在跟抢匪拉扯。

    “医生,病人醒了!”方凯渊大声叫来坐在旁边等候的医生和饭店经理。

    王慈韵听到叫声,睁开眼睛,头顶上的陌生面孔让她慢慢拉高身上的毛毯。这是哪里啊?

    “慈韵!”方凯渊按捺住激动的的情绪。“快告诉我,你哪里不舒服?”

    王慈韵转头抓住方凯渊的手,好像怕他会突然消失。“凯渊,这是哪里?”

    方凯渊听到她的话陡然瞪大眼,他看向陪他等待的薇薇安;薇薇安回他一个耸肩。

    方凯渊小心地问王慈韵:“慈韵,你不认得这间套房吗?你很喜欢的,有彼得兔面纸,外面有连着湖的院子……”

    王慈韵一莫名其妙摇头。“我头很痛…——”

    “好,你别紧张,我让医生看看你。”方凯渊退了一步,看到王慈韵醒来时的笑容早就被紧皱的浓眉取代。

    王慈韵看到久违的薇薇安。这里不像医院,也不是她的家……爸妈他们呢?对了,凯渊不是去大陆了吗?薇薇安什么时候又来台湾的?

    医生用英文问她问题,她瞪起茫然的眼睛!怎么是个老外医生呢?

    方凯渊当他们两人的翻译,可是她的回答却教他不满意,囚为她感觉得出来,随着她的回答,凯渊的脸色愈来愈差……然后他和薇薇安不理她,开始和老外医生叽哩呱啦谈论起来,说话的速度快得她半句也听不懂。

    王慈韵隐约知道他们谈的是她。方凯渊的表情让她深感不安,不知不觉她的眉头和他一样,愈锁愈深,双眸愈来愈涣散……

    终于,讨论完毕,薇薇安深深地叹了口气,同情地看了王慈韵一眼。唉,她怎会这么衰运,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连续失忆两次?

    “薇薇安。”王慈韵不安地叫住她。

    薇薇安上前用力抱抱她,又很。快地放开。“慈韵,有凯在,你什么都不要担心。凯,我送医生出去,然后赶下班车回伦敦,有事情——”

    “有事情我会马上和你联络。”

    不解薇薇安离去时为什么眼里闪着泪,又用那种令人不解的眼神回头看她,不过王慈韵还是很感谢薇薇安把屋里的人带走,让她能和方凯渊谈话。

    “凯渊——”

    “慈韵。”

    等了半天就只听到方凯渊回应她两个字。凯渊怎么了?刚才薇薇安又是怎么了?

    王慈韵黑眸看向陌生却布署典雅的房间。这是哪里?我爸妈他们呢?”

    “这里是英国,我们来这里度蜜月的。”

    听到这个意外的答案,红霞在她苍白的颊上晕染开来,但双眉拧得更紧。“我们结婚了吗?”

    听她这么一问,方凯渊过了一会儿才能说话。

    “当然,没结婚怎么会来度蜜月?”他同时抬起两人的手给王慈韵看昨天才戴上的婚戒。“看到没有?我们结婚了。”

    王慈韵盯着贵重的戒指瞧,过了半晌才悲伤地说:“我怎么不记得我结婚这件事?”

    “那是因为你跌倒撞到头了,医生说脑部瘀血会产生暂时性的失忆。”这个玩笑开得实在有够烂,他很想仰头狠狠大骂老天!

    王慈韵不愿相信方凯渊说的,她用力摇头。“我记得你和薇薇安,也记得我从小到大的任何事情,怎么会是失忆了呢?”

    “慈韵,我们已经是夫妻,很幸福地一起生活一个多月了。”

    王慈韵抬起头来见方凯渊痛苦地说着,她的心跟他的眼神同样黯然,抱着头努力回忆,沉默许久,豆大的眼泪突然一颗颗掉下来。

    王慈韵眼里含着泪,声音悲伤地说:“凯渊,一个人的婚礼是多么重要的回忆,我竟然将它遗忘掉了…”

    滚烫的眼泪滴到他的手背,灼烫他有个罪恶感的心口。方凯渊抓住小脸布满泪痕的妻子,动作轻柔地拭去她的泪珠,安慰道:‘“宝贝,别急,医生兑有很多同样情形的人在调养一段时间后,记忆丕是会恢复回来的。我们回台北再办一场热闹的婚礼就行了?嗯?”

    没想到王慈韵认命地摇头。“连办两次婚礼会让人家笑话的。回台北时,陪我看相片、看录影带,帮我记忆就好。”

    这个……要看他们在台北结婚的相片和录影带?呵,那比结婚困难哪。

    “说起来我们很倒霉,结婚时我过度热心为同事毛遂自荐买新的摄影机管我们录影,没想到那摄影机莫名其妙地坏掉了,整场婚礼,包括我去迎娶你的过程全都是黑压压的一片,你知道后,还为了这事气得吃不下饭。”

    王慈韵垮下脸,眼眶忍不住又红了起来。

    “慈韵,别这样,你知道我会心疼的。幸好昨天我们在这里又办了一场婚礼。”

    又办一场婚礼?她到底和凯渊结了几次婚?王慈韵抬起脸来看着他。

    “我所有在英国的同事都特地从伦敦赶来参加哦。他们还一次用两部数位摄影机替我们全程拍摄,这次绝对不怕出错,待会儿我将它连上手提电脑给你看。现在,你先乖乖躺好,医生说撞到头最怕脑震荡了,要小心观察。”方凯渊体贴地扶着王慈韵躺下。

    王慈的移动身体,半躺着从半掀开的垂地窗帘看向外面。

    “凯渊,外面的风景有像图片那样美吗?”

    “我记得你形容说‘美得教人忍不住猛吸一口气’。”方凯渊走过去把窗帘整个拉开,让王慈韵看到窗外湛蓝的天空,看到山、也看到湖。

    来一趟英国要坐十七、八个小时的飞机,岂可浪费时间躺在床上睡觉?王慈的暂时忘了失忆的苦恼,心情转为愉快地问说:”‘凯渊,树稍上还有雪呢,外面很冷吗?”

    “还好,虽然气温都在零度以下,但今天太阳有露一点出来。昨晚雪下得不小,我们还一起坐在外面看飘雪。”

    “真的啊,好想出去喔。”

    “不行,除非医生说可以。”方凯渊专制地摇头,走回来把她伸出毯子外的手塞回去。看她眼睛上沾着一颗泪水,他低下头用他的吻温柔地拭去。

    “凯渊。”王慈韵被塞进被子的手伸出来缠住他的脖子。“我精神很好,外面又那么吸引人……好啦,答应人家嘛!”

    方凯渊一味地摇头。

    不肯放弃的王慈的想试试方凯渊能坚持到什么程度,她半眯起瞳眸,笑着凑前去亲吻他那两片抿得紧紧的唇。方凯渊的嘴抿得愈紧,她则吻得愈是柔软……

    “结婚后,我私下都叫你什么?嗯……”为了要出去,她使出娇妻向丈夫撒娇的风骚妩媚。

    “老公。”方凯渊投降,双手抱着她转守为攻,张开嘴含住她的舌。

    王慈韵笑着退开。

    方凯渊被挑起的热情未褪,他咕哝生气地念着:“真是坏女孩,要不是医生说你需要安静休息,我就——”

    “就怎么?”王慈韵戏嘘地瞅着方凯渊胀红的酸脸,俏丽的妍容上只有得逞的顽皮,没有一点病容。

    方凯渊无奈地摊手。“就教人送壶热茶到湖边的温室。起来穿上大衣吧。”

    “喔——你才坏!有温室你都不早告诉我。”王慈韵握拳轻槌他一下,忘了那间温室她曾经进去过。

    她坐起来时,没想到头竟然昏眩了一下。幸好方凯渊去拿她的大衣,没瞧见她的不适。她赶紧捏红双颊,虽然她相信她的脑子应该没有被震荡到,但下床时仍小心着。

    ******

    往后两天的观察期,方凯渊陪着王慈韵散步。说话,最重要的是把他们共同生活的点滴活里活现地说给她听。王慈韵经常低头沉思的表情是他熟悉的,就像以前苦思她的过去一样。

    虽然他规定最远的活动范围只能到温室喝茶,但是有他陪伴的日子并不寂寞,她听话地放松心情,优闲地享受他们许久无缘接触的清闲。

    但是,背着方凯渊,王慈韵的笑容不只变少,甚至有点哀伤!

    因为,一天发生几次昏眩绝不是好事,她想这恐怕是当时被撞到头的后遗症正慢慢在显现吧。

    不想让方凯渊为她担心,而且她觉得若有病最好找语言能通的医生诊治,所以当这边的洋医生说危险期过了,王慈韵马上要方凯渊带她回台湾。

    *****

    好朋友薇薇安赶来希斯洛机场送他们,在走进出境室的最后一刻,王慈韵把薇薇安带到旁边说悄悄话。

    “薇薇安,很高兴能够认识你。”

    薇薇安把方凯渊对王慈韵的专情看在眼里所以她彻底死心了。

    “我也一样。慈韵,希望我能找到像凯这样专情的好男人。”

    王慈韵想起薇薇安曾经对她说过一句话——爱一个人也可以选择离开。此刻梗在她心里未知的昏眩让她烦恼,使她不禁想着,薇薇安是次于她第二个爱凯渊的女人,虽然现在交代还太早,但如果她有个万——……

    把至爱的丈夫交给别人让她心如刀割,但为了凯渊,她一定要亲口拜托薇薇安。

    薇薇安用惋惜的表情开玩笑,没想到王慈韵突然握住她的手,声音果决低沉得令她错愕。

    “薇薇安,万一,有一天我有不得已的原因必须要离开凯渊,请你替我照顾他……答应我好吗?”说完,不待薇薇安反应,她已走向出境室。

    从见面到刚才,她们这对友好的情敌一直以足为典范的风度相交,慈韵怎陡然像交代遗言般,丢下一句令人摸不着边际的话就走人?薇薇安呆呆地张着嘴巴,望着回过头来挥手的朋友。

    ******

    回国后,她的精神没有变好,但她在大家面前隐藏得很好,只有那两只多毛的宠物因她提不起精神跟它们玩,而露出哀怨的神情。

    方凯渊去上班,王慈韵因为有昏眩、嗯心的情形而不想动,只用电话向台中的爸妈报告她记忆恢复的喜事。

    这通长途电话讲了一个多小时,讲得王慈韵是头痛欲裂,挂上电话后原本苍白的脸色因为情绪激动而逐渐胀红!

    混帐的凯渊!竟敢骗她!她不管身体的不适,垫起脚将衣橱上的空皮箱拿下来,用力将她的衣物全丢进皮箱里。

    “慈韵,你不是才刚回来,怎么又提着皮箱?你要去哪里?”方母见媳妇拎着沉重的皮箱出来,忙上前问道。

    “妈——”王慈韵将“妈”的声音拉得好长。“您们一家都在欺骗我。”

    “骗你?没有啊……”

    “那您告诉我,我和凯渊什么时候结婚的?”

    “我——慈韵,你先把这个放下,我马上叫凯渊回来。”

    王慈韵双手提着皮箱转开。“不用了,我要回我家!”

    “慈韵,看在妈疼你的分上,先听听凯渊的解释好不好?”

    天啊,头好晕,站都站不住了……王慈韵按住皮箱才没跌倒。

    “想到她近来老是跌倒、失忆,然后又是连串的谎言,她真的好气恼、好烦!忽地胸口的怨气提不上喉头,教她眼前一黑——

    “慈韵——”方母及时扶住她,马上打电话找儿子。

    *****

    王慈韵醒来时看到她现在最不愿看到的脸,尽避那张苍白的脸满是着急和关心,她都不想看到!

    她坐起来,冷漠地推开方凯渊的手挣扎着想要下床,无奈力不从心,她连推开他手的力量都没有。

    王慈韵委屈地哭了,她恨她变得这么脆弱,手背用力抹干泪水。“方凯渊,马上送我回家……”

    王慈韵的泪水和憔悴将他吓坏了,方凯渊浓眉紧蹩。“慈韵,我承认我错了。但是,我们已是真正的夫妻了,我们在英国举行过公开的婚礼的。”

    “那算什么?参加的都是不认识的人,一个至亲的人都没有。”

    “慈韵,你想起来了?”

    王慈韵一愕!她是全部想起来了,但是这份意外的惊喜在她脸上维持不到三秒钟。回光返照……她可能活不久了。

    她推开忘情得将她紧拥在怀的方凯渊。

    “我要回家。”说着掀开被子,坚持下床。

    连站都站不稳的人,却执拗吵着回去,方凯渊发怒地抱起王慈韵,将她丢回床上。

    “你是我妻子,我说躺下你就乖乖躺下。”

    生平第一次被人大声吼叫,又像物品一样的丢掷,王慈韵又没用地想淌泪了;而这同时晕眩、呕吐的症状统统出现,她闭上眼,痛苦地抑着嘴。

    “慈韵,我们等你身体好点再一起回去。”他从来没对女人发这么大的脾气,更何况是他深爱的女人。方凯渊看到她痛苦的样子,心疼了,懊恼地低声赔罪。,到时,你要叫大哥和弘煜杀了我都无所谓。”

    “我要吐了……呕——”王慈韵难过地呻吟一声,抓起他的衣服接住呕出来的胃液。

    “慈韵!”方凯渊不嫌脏地抱着她,不停地拍她的背,直到她不再干呕。

    依偎在方凯渊强壮温暖的怀里,王慈韵想起两人恩爱的日子,可叹她的生命或许快到尽头了,她又何必跟他斗气让他着急呢?

    王慈韵虚弱地说:“凯渊,我怕我快要死了…

    “我不许你乱说!”王慈韵感觉到方凯渊强壮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双手更用力地将她环紧。

    “听我说,这事我一直瞒着你。在温得米尔跌倒后,我动不动就晕眩、想吐,我怕不是严重的脑震荡,就是长脑瘤了。凯渊,我真的好怕……”

    “这么大的事我竟然被你瞒过!我扶你下床,我们马上去医院。”方凯渊脸色比王慈韵苍白,连声音都微抖着。

    “等一下,你衣服好臭。”王慈韵一脸嫌恶地避开被她弄脏的衣服。

    方凯渊动作俐落地换掉衣服,然后拿起梳子小心替她梳顺柔软如丝的秀发。

    *****

    方凯渊替王慈韵挂急诊,所有最新的脑部检查全都做了。

    医生拿着主慈韵脑部断层扫描的片子看了半天,结论是——看不出异状。但为了慎起见,医生还是建议住院做更进一步的检查。

    王慈韵听了很反胃,捣着嘴又想吐,方凯渊抱着她,心疼地抚顺着她的背。

    医生双眼回到检查结果,又转头若有所思地看看他们,然后做了一个建议。

    “也许……去妇产科挂号说不定会找出原因。”

    一旁的护士扑哧笑出声来。“没错,你的情形很像我怀第一胎的时候,我替你把病历转妇产科,你们去那边等。”

    妇产科?该不会是……她怀孕了!而不是脑震荡也不是长脑瘤……这下糗大了!

    “慈韵,难道是真的——”

    方凯渊看她的微笑像蒙娜丽莎一样神秘,醒悟地瞪大牛眼,比被王慈韵的脑震荡吓傻更激动!

    王慈韵一张小脸红到了脖子,她低下头拉着方凯渊走出脑神经外科门诊才嗔道:“还不知道呢。都怪你只会紧张兮兮的,害得人家净往脑震荡的方向想。”

    “是,都是我的错。”方凯渊忙着傻笑。“我打电话回去告诉爸妈,叫他们不要担心。”

    王慈韵拉住他的手。“等检查确定后再说吧,要是又搞错了,那我可没脸回去见人。”

    看着王慈韵忽喜忽嗅多变的俏脸,方凯渊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他拉起王慈韵的手,诚恳地要求:“慈韵,嫁给我,让我们牵手一生,好吗?”

    王慈韵不语站起来,她故意要折磨他一下。方凯渊冰冷的手牢牢地捉住她的。

    “慈韵?”

    “我爸妈反对我嫁你吗?”私奔是很浪漫,但不符她这种理性的人的人生规划。

    方凯渊点头。“在失去记忆的情况下反对。慈韵,在差点失去你之后,我惊骇地发现我们共有的回忆少得可怜,但最教我感动的是你在什么都不记得的情况下,却仍然记得爱我、信任我。我向你发誓,我宁可失去一切,也不愿和你分开各自生活。”

    王慈韵安静良久。平心而论,她是爱凯渊的,已经离不开他了,但,他乘人之危,所以,他——可——恶!

    “凯渊,你知道我现在心里想什么吗?”王慈韵明眸直透人他的灵魂。

    “想我很可怜,爱一个女人爱得这么痴。”方凯渊是聪明人,想出以柔克刚的方法。他拥着她走到墙边,低头给她一个令人难忘的长吻。

    报复的火花来不及点燃就被他按熄,王慈韵软化在方凯渊的缠绵情意里,她依偎着他。

    “我爸妈最疼我,你不给他们一个交代,休想我会留下来。”

    方凯渊放心地吁口气。

    “明天我把一切工作延后,我们先去挑礼服,预约拍婚纱照,然后找最高级的饭店订最贵的喜宴,然后在各大报刊登我们结婚的好消息,然后…

    王慈韵靠在方凯渊的胸膛上满足地笑了。凯渊是她收集的第五百只,最珍贵也是最爱的大雄狮。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新葡京赌博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新葡京赌博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狮子座的情调最新章节 | 狮子座的情调全文阅读 | 狮子座的情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