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赌博
新葡京赌博 > 言情小说 > 还债情人 > 第九章

还债情人 第九章 作者 : 叶晴

    丽新饭店安全室空前紧张,所有轮休的警卫全部回来上班,因为杜特助说他得到可靠情报,今晚有不法之徒要去他们停车场放火,听说歹徒烧一部车子奖金十万,董事长紧急下令,公司上下全面戒备。

    杜仲德和杨诗敏要赶去公司坐镇,但蔡兴暂时还不能放他回去,因为蔡兴的良心恐怕随时会改变颜色,蔡兴的话还没证实,他就必需先小人一下。

    杜仲德先打电话请何美萱和双胞胎到诗敏家,有鬼灵精怪的双胞胎帮明智看着蔡兴,妈妈帮明珍照顾杨夫人,这样,他和诗敏才能放心出去。

    杜仲德和安全室主任一起推演各种揪出歹徒的方法。推演完后,他们一起下楼办事,留杨诗敏在董事长室等待消息,门口站了两名警卫保护她。

    杨诗敏无聊的拿公文出来看,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听到手机的响声。

    这不是她的手机音乐,杨诗敏站起来,跟着发声的方向找,原来是仲德的手机放在外套口袋里。她想了想,决定替仲德接听电话。

    “喂。”

    仲德的电话怎是个女人听的?陈丽婷楞了一下,然后问说:“这是杜仲德的电话吗?”

    “是的。不过仲德刚好不在,所以我代他接听。”

    陈丽婷马上不客气地问道:“-是谁?”

    “对不起,我是杨诗敏,请问-是哪位?”

    “陈丽婷。”陈丽婷特地顿了一下,确定这位杨诗敏听到她的名字有点意外,她笑了一声,接下来说:“我是仲德的女朋友。”

    杨诗敏吸口气,冷静下来之后用平常的口气响应陈丽婷:“仲德不在,陈小姐要不要留话给他?”

    陈丽婷扬了扬柳眉,语气冰冷的回答杨诗敏说:“不用劳烦-了,我会再打电话给他。”

    电话切掉了,杨诗敏查看来电号码,挣扎着是不是要打一通电话给陈丽婷,告诉陈丽婷说,她才是仲德现任的女朋友。

    不过,多年的好教养让她把手机放回口袋,坐进仲德的椅子里,双手蒙着疲惫的脸;这时,门被推开,杨诗敏将手放下,看到仲德脸上挂着笑容走进来。

    杜仲德的笑容让杨诗敏安心跟着他笑了。

    “抓到了?”杨诗敏问。

    杜仲德推开诗敏的椅子,坐在诗敏和办公桌之间。“人赃俱获。我们防范得滴水不漏,最重要的是没有人员受伤,也没有客人受到惊吓,我们应该奖励安全室所有勇敢的警卫。”

    “谢天谢地!仲德,该如何奖励,由你决定。”杨诗敏说。仲德比她了解公司的奖惩办法,交给他决定就可以了。

    “那就明天公布,发给安全室工作人员奖金二十万。诗敏……”杜仲德看着表情突然变得忧伤的诗敏。

    一件又一件的事件,是不是每次都能逢凶化吉?杨诗敏想着,忍不住双层紧蹙,美丽的眼睛浮上浅浅的泪光。

    “仲德,抱我好不好?”杨诗敏低声向仲德要求。

    杜仲德心疼地抱住诗敏,在她耳畔低语:“诗敏,-最近遭遇太多事情了,放轻松,只要想着-身边有很多人关心-、帮-就好。”

    诗敏依偎在仲德怀里虽然感到无比的温暖和安全,但她还有太多事情要烦恼,比如明天--

    杨诗敏幽幽叹了一口气,有气无力地说:“今天过了还有明天。仲德,明天就是五号了!”

    “放心,我有把握打赢这场仗。”杜仲德的口气充满自信。

    杨诗敏抬起苍白的脸,乌黑的双眸冷静地凝视仲德,表情慎重而坚定。

    “仲德,我总算知道妈妈一直让总经理这个职务悬缺的原因了,因为她找不到能力足够、又可以信赖的人来做总经理。仲德,如果我任命你当丽新集团的总经理,你会答应我吗?”

    杜仲德先是楞了一楞,然后闭上眼睛考虑。他看到的画面是诗敏一个人筋疲力竭的管理丽新,面对十几亿元的债务、还有生病的母亲、年幼的弟妹。

    诗敏应付不来的,杜仲德考虑之后,点头答应。

    “仲德!”杨诗敏笑着用力抱紧他,温柔的唇随即吻住仲德的嘴。

    星期一,五号早上,王建仁走进银行,脸上带着笑意坐进他的位子。

    今天很巧,经理请公假,他代理经理的职务,正好方便他随时查看丽新公司账户上的余额。

    王建仁打开计算机,键入主管密码和丽新的账号,他故意拖延丽新扩大融资的作业,所以丽新现在帐上存款只有二千七百万元左右,扣掉今天转入员工薪水的现金,还有进货维修等等的支票,加加减减剩下不到五百万元,不够扣蔡董另外轧进来二十几张、总共八千二百万元的支票。

    哈!今天就算杜仲德是齐天大圣也不变出七、八千万的新台币。

    王建仁脸上不觉露出一种诡计得逞的笑容。陆心怡为了治病滞留国外,杨诗敏资历太嫩,杜仲德--他又是什么东西?没权没势的小人物,还自以为自己什么都懂!

    九点一到,计算机上的数字开始有了变动,员工薪水一笔笔转出去,余额跟着渐渐减少,一直都没有现金进来,王建仁放心去做别的工作;到了中午,他再次留意丽新的账户,现金部份剩下六位数,然后就冻结在那里了。

    营业部的简襄理过来找代理经理,他瞥一眼王建仁的计算机之后说:“王襄理,丽新那位杜特助不是来办过以原资产增加融资的申请?总行都说没有问题了,怎么还没有把钱拨下来?”

    “可能他申请的手续有点小瑕疵。”王建仁含糊应了一声,然后催简襄理说:“存款和应付的票据相差太多,你打通电话通知丽新负责人好了。”

    “我早就通知了,丽新的会计主任说会尽快找到他们董事长。王襄理,一家集团公司短缺七、八千万而已,却到现在都补不上来,难道真的像外面传言,说丽新集团会在杨诗敏手上结束?”

    “不要乱说,三点半还没到,再等等看。”王建仁讨厌简襄理赖在一旁妨碍他的工作,他改变计算机画面,然后抬头问简襄理:“简襄理还有事吗?”

    “没有。”简裹理摸着鼻子笑了笑,转身离开。

    王建仁又看着计算机,三点半一到,钱补不进来,他就在丽新的支票上面盖退票戳章。就像简襄理说的,丽新集团在杨诗敏手上正式结束,他这位幕后功臣就可以去向蔡董要求分红。

    他得到的并不多,三千万现金而已。杨诗敏的倩影突然浮上王健仁脑中。他想象诗敏左支右绌、求助无门的样子,摇头替她叹惜。诗敏啊诗敏,虽然我心里很喜欢-,但现实情势逼人,这是-的命,将来不要怨我。

    要马上处理的业务和电话突然间多了起来,王建仁忙到银行铁卷门放下来都不知道,等发现银行里的客户都走了,他才记起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王建仁打出丽新的账号,正要检查它的金额是否和上次看的一样时,简襄理又过来了。

    王建仁这次停止手上的工作,看着简襄理手上的卷宗,开口就问:“那是今天的跳票?”

    简襄理点头,还没说话,王建仁又问:“丽新跳了多少?”

    简襄理好像听到奇怪的问话,一脸诧异地看着王建仁说:“王襄理,丽新没有跳票啊。”

    没有跳?这怎么可能?!

    王建仁的眼睛马上瞥向计算机屏幕,他惊讶地睁大眼,手比着计算机屏幕逐笔看,从三点二十五分开始到三点二十九分止,一共汇进一亿六千万元。

    “怎么会这样?!”王建仁抱着头,不敢相信双眼所见。

    “王襄理,你说什么?”简襄理好像在跟王健仁作对,低下头,关心脸色苍白的王建仁。

    “没事,今天当代理经理,怕出错了,紧张到胃痛。”王建仁有气无力的告诉简襄理。

    丽新没有完蛋,但他完蛋了,三千万也飞了,因为他没有及时通知蔡万,蔡万这时候应该已经出面对外放话,说丽新跳票了。

    傍晚四点十分左右,各大电视台用新闻快报打出丽新集团今日跳票近八千万,预估加上未到期的期票,预计丽新集团跳票金额将达到三亿元。

    然后记者对丽新集团的过去和现在做了一番详尽的报导。

    五点半,新闻台又播出最新头条新闻,澄清丽新集团并无跳票事实,丽新集团总经理杜仲德举行记者会,说明丽新财务健全、营运正常,他将委任律师,以唆使纵火和加重毁谤罪控告散布不实谣言、图谋丽新集团利益的蔡万。

    电视里的仲德如平常一样,英姿勃发,言词犀利又充满信心。他骂蔡万,把蔡万的恶行恶状公诸于世,一定要让蔡万受到法律制裁,而且是最严厉的制裁。杨诗敏眼里泛着泪光,脸上带着微笑地关上电视。仲德真的打败连她妈妈也对付不了的蔡万,等他回来,她要吻他一百下,好好的感谢他。

    杨诗敏打电话回去问妈妈有没有看到新闻?

    陆心怡说看到了,她高兴得声音都哽咽了。

    桌上的手机响了,仲德下去开记者会时,把手机放在她桌上,杨诗敏告诉妈妈,她先替仲德接个电话,这些令人高兴的事等他们回去再继续说。

    挂上电话之后,杨诗敏接着打开仲德的手机。“喂。”

    再度听到杨诗敏的声音让陈丽婷胸口急遽起伏,沉默不语。

    “喂?”杨诗敏再说一次。“请问你找谁?”

    “杨诗敏,原来-是丽新集团的董事长!”陈丽婷终于说话了,只是语气非常尖酸。

    杨诗敏听到陈丽婷的声音,背脊立刻挺直,用全副精神应战。她礼貌的向陈丽婷打招呼。“陈小姐,-好。”

    管理公司她依靠仲德,争取她所爱的人,只能靠自己了。

    陈丽婷回以一声冷笑。“没想到丽新集团的董事长才二十五岁,仲德说他新交的女朋友是不是-?”

    “没错。”杨诗敏答道。

    “很好。告诉仲德,说我怀了他的孩子。”陈丽婷说。

    杨诗敏突然觉得胸口好像被人用力打了一拳,她难受地握紧拳头,压在心脏上面。

    陈丽婷听到杨诗敏沉重的喘气声,知道她受不了这个讯息,继续说道:“胎儿已经成形,拜托-把仲德还给我吧。”

    杨诗敏深吸一口气,力持冷静,然后告诉陈丽婷说:“仲德对-已经没有感情了,而且当初是-先对不起他的。”

    杨丽婷佯装可怜地说:“我和仲德的事-不了解,现在的重点是,我和他的孩子怎么办?孩子要是没父亲,我宁可冒着生命危险把他拿掉。”

    杨诗敏用力闭上双眼,长睫上虽然沾了痛苦的泪水,但她很有智慧的告诉陈丽婷:“陈丽婷,拜托-把孩子生下来,-要是不愿意抚养,就交给我和仲德抚养,-放心,我会把-的孩子当成亲生的一样照顾。”

    手上的手机突然被人拿走,杨诗敏睁开眼睛,看到仲德寒着一张脸,愠怒的把手机放在耳边听。

    陈丽婷没想到天下会有这种要养别人孩子的笨女人,根本不知道电话现在在杜仲德手里,她冷笑冷讽杨诗敏说:“-最好死了这条心,我和仲德的孩子不需要-这种高级『奶妈』!”

    “陈丽婷,我跟-什么都没做,怎么会有孩子呢?”

    陈丽婷突然听到杜仲德冷冽的声音,知道谎言被拆穿了,马上把电话关上。

    杜仲德把手机拿到诗敏耳边给她听,然后放下手机,伸手擦掉她长睫上的泪珠,轻声责备她说:“不要人家随便说说,-就相信,还要替她抚养孩子!”

    说到后面,杜仲德还无奈的摇头。

    杨诗敏星眸里的水份凝聚不散,她无限委屈向杜仲德嗔诉:“人家不知道你跟她以前好到什么程度嘛!”

    杜仲德黑眸露出怜惜的笑意,握住诗敏的手腕把她拉进怀里。“都怪陈丽婷,她欺负-太善良了。”

    杨诗敏听着仲德的心跳,同时想着刚才她的心脏差点停掉了的恐惧,她搂紧仲德问:“仲德,万一--我是说假设--假设有人怀了你的孩子,你会不会奉子女之命娶她?”

    “假设无法成立。”杜仲德生气的回答。

    杨诗敏感觉到仲德把怒气直接喷到她头上。

    “好,不问这个问题,我改问,你喜不喜欢小孩?”杨诗敏缩着脖子,小心看着他。

    这回,杜仲德没想就回答她。“喜欢。”

    喜欢最好,杨诗敏抬头看时间,六点十分,白姨下班了,没有人会打扰他们,她双颊倏地浮上两朵鲜艳的红云。

    “诗敏,-脸好红,是不是生病了?”杜仲德看诗敏脸色突然红得怪异,忧心地摸她的额头,关怀之情溢于言表。

    “仲德,你暂时不要动。”杨诗敏说完,突然离开仲德怀抱,走去把办公室的门锁上。

    “诗敏!”杜仲祃uo对谠兀醋攀糇吖ビ肿呋乩础

    杨诗敏妩媚的向他笑了笑,用力拉下他的领带,性戚温暖的香唇堵住他的嘴巴,杜仲德双手搂住诗敏,回给她一个深情的吻,然后放开她,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她。

    但杨诗敏受了陈丽婷的刺激,决定在仲德身上贴个已婚的标签,免得常常担心有人觊觎她的仲德。杨诗敏张开贝齿轻咬他的嘴唇,柔软的娇躯贴着他坚硬的身体,慢慢蠕动。

    “诗敏……”杜仲德体温急速上升,喉咙干渴,说不出话来。

    杨诗敏闭上眼,任性地咬着杜仲德的嘴唇,下唇咬不够,就踮起脚尖咬他的上唇,身体摆动的幅度更大,杜仲德再也无法冷静,他抱住诗敏的腰,低头吮吻她的双唇。

    杨诗敏立刻成了被动的一方,杜仲德手指伸进她的秀发,扶住她,舌尖直抵她的口中,轻舔她的下颚,杨诗敏全身酥麻,几乎站立不住:她用力抓着仲德,回味这让人心悸的愉悦,然后学着仲德,大胆把舌尖越过仲德的牙齿,模仿他刚才轻拂她下颚的亲密动作。

    杜仲德全身一颤!仅存的一点理智已被诗敏舌尖轻轻一拂给拂掉了,两人愈吻愈火辣,你来我往,紧紧交缠着对方,体温随着高涨的**扬升。热,让杨诗敏解开衣服上的扣子,丰满白皙的胸部赫然展现在杜仲德面前,杜仲德黝黑温柔的眼微闭着,有力的手扶住诗敏的背,弯下腰,低头吮吻她的双峰。

    杨诗敏仰头吟哦一声,意乱情迷的星眸不经意地停在仲德背后的镜子,仲德的衣服被她扯开拉下,她的手贴在仲德结实的背上,来回抚摸,充满她对仲德的深情热爱。

    他们的第一次,竟然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发生,杜仲德深觉懊悔,觉得委屈了诗敏。

    幸好杨诗敏了解杜仲德的想法,不然岂不被他现在这张懊丧的脸给气扁。

    两人躺在窄小的沙发上,杨诗敏依偎在仲德怀里,娇羞地问他:“仲德,你不喜欢我吗?”

    杜仲德爱怜的将诗敏搂紧,吻着她的眼睛说:“不要说傻话了。”

    “没有预防措施,要是肚子大起来……”

    杜仲德黑眸柔得像两潭静止的湖水,里面只有诗敏的倒影,他充满爱意的对诗敏说:“万一-肚子里有我们的baby,我们马上结婚。”

    “喔……那要是没有大起来呢?”杨诗敏抱着仲德,抬起嫣红的脸再问。

    “诗敏,我现在没有钱、没有房子,再等三年,三年之后,我会风风光光迎娶-做我的新娘。”杜仲德举手发誓。

    杨诗敏决心要再来一次。既然她必需奉子成婚,最好今天就能怀上仲德的孩子。她挪动身子,低下嫣红的脸,在他脸上边吻边说--

    “仲德,你是我的英雄,我十五岁时就爱上你了,我好爱你……”

    杜仲德抱住诗敏低喃:“诗敏,我也爱-……”

    杨家灯火通明,陆心怡跟何美萱两家人在等仲德和诗敏回来。

    “现在几点了?”陆心怡放不下心,频频问时间。

    “过十点了。”何美萱坐到陆心怡身旁,轻轻拍着她的手说:“心怡,一定是公司事情多,让他们多耽搁一些时间-要是担心他们,那我打电话问仲德好了。”

    陆心怡拉住何美萱,摇头叹道:“知道自己得了这种病,就特别爱瞎操心。唉!也不知道还能替他们操多久的心?”

    杨明珍旁边的电话忽然响了,她接起来听了一句,表情紧张的对着电话说:“我妈妈出国,还没有回来。”

    杨明智、双胞胎立刻坐到她旁边问电话是谁打来的?

    杨明珍手盖着电话,小声说:“蔡万。他说要来找我妈妈。”

    “可恶!他敢来,我就叫他好看。”杨明智表情严峻地看着门口,好像蔡万随时都会从那里进来。

    “明珍,不用怕他,他敢进来,我们就打断他的腿。”杜裘平拍拍明珍的背。

    大哥说治安不好,所以在她们上国中的时候就开始教她们防身术,让她们危急时可以自保。想想也练了七、八年了,一直没有拿来对付真正的坏人,今天正好可以验收成果。

    何美萱用力握着陆心怡的手,对这件事了解不够深入的她,只能给心怡无言的安慰和力量。陆心怡感激地看她一眼。

    “明珍,电话给我。”陆心怡伸出手等明珍把电话交给她。

    杨明珍看看身边的同伴,慢慢把电话交到妈妈手上。

    蔡万听到陆心怡的声音,新仇旧恨立刻涌上心头,他愤恨地说:“陆心怡,二十几年前-父亲羞辱我,二十几年后,-又找一个小伙子来羞辱我!”

    “过去的事,忘掉它吧。”相较于蔡万的咬牙切齿,陆心怡就显得非常平和。

    “不可能!我早跟-说过此仇非报不可!”

    陆心怡笑了一声,警告他说:“是非忧乐本来空,多行不义必自毙。蔡万,你愈偏执,你的日子只会愈难过。你自己保重了。”

    陆心怡放下电话,明智替妈妈把电话拿给明珍放好,又倒杯水给她喝,然后抽一张面纸,温柔的替她擦嘴。

    “他们回来了。”杜裘安听到车库门打开的声音,跳起来说。

    杨明智很机警,站起来往外走。“我去看看是不是姊的车子。”

    过一会儿,杨明智和杜仲德、杨诗敏三人一齐进来。

    杨诗敏一进门就跑到陆心怡跟前,握着妈妈的手问:“妈,明智说蔡万打电话找您!”

    “仲德把他击垮了,他现在只能做困兽之斗。”陆心怡愈来愈喜欢仲德了。

    何美萱轻声责备仲德:“仲德,你们这么晚回来又不打电话,害心怡和我们都在担心。”

    “妈,杜伯母,我和仲德有一件事要向大家宣布。”杨诗敏站到仲德旁边,悄悄摇着仲德放在背后的手。

    杜仲德反手把诗敏的手握住。

    “哇,他们手牵手!”杨明智第一个发现,叫出声来。裘平裘安明珍一下子都跑到他们背后看。

    杨诗敏意外发现杜仲德竟然也会“腼腆脸红”,这可不像她认识的那位大男人,她想把手抽回,好减少仲德的尴尬,但仲德牢牢握着她的手,仲德的手还“紧张”得有点冰凉,杨诗敏忍不住低头偷笑。

    陆心怡看他们的样子,牵起何美萱的手说:“美萱,我们先坐稳了再问他们要宣布什么。坐稳了吗?”

    忠厚老实的何美萱先是担心心怡反对,不过,她回头看心怡笑得十分开心,她也笑了。何美萱礼让陆心怡。“心怡,-来问。”

    老姐妹好得很,肩靠着肩,看着双手相握的当事人。“你们要宣布什么事?”

    杜仲德鼓起勇气说:“我要和诗敏订婚,请您们答应。”

    陆心怡没有考虑就说:“我答应。还希望你们早日结婚。”

    何美萱高兴得想哭。“太好了,今天是双喜临门!”

    “诗敏姊姊,告诉我们大哥怎么向-求婚的!有没有拿着一束玫瑰,单脚跪在地上说:诗敏小姐,请-嫁给我好吗?”裘平浪漫的比出动作。

    杜裘平的问题让杨诗敏泌出一身汗。这过程要是能说出来,她以后还要做人吗?

    “他……”

    杨诗敏窘红了脸,幸好仲德用力握一握她的手,大声说:“我手上没有玫瑰,只跪下来问诗敏愿不愿意嫁给我。蔡万真的说要过来吗?”

    这一问,所有的焦点又回到蔡万身上,杨诗敏偷偷松了口气……

    第二天早上,又有好消息。当初受蔡万蛊惑,廉卖期票和股票给蔡万的人不甘损失,联合控告蔡万恶意诈欺,用欺骗手段廉价收买他们的股票和期票。

    这下,蔡万为了脱身,当然把王建仁和范大同拉来当他的挡箭牌,唱着哭调说他也是被奸人所害、被他们煽动的。

    王建仁惨兮兮的被叫到银行总行的总经理室,在场还有银行内部高级稽查员。一个小时后,王建仁遭停职停薪,所有私人账册、笔记、纸条,一律装箱,由调查人员带走。

    一天工夫,人证有了,共犯也被供出来了,杜仲德笑着向董事长报告丽新集团可以轻轻松松打赢这场辟司。

    “我们不只要让蔡万坐牢,还要他赔偿我们各种损失。我看,叫他赔偿二亿元好了。”杜仲德算了一下,决定二亿的赔偿金额。

    “二亿!可能吗?”杨诗敏赶快算算二亿元有几个零。

    “根据过去的司法记录,还有比二亿高出好几倍的金额,这笔钱就用来还公司的债务。”

    杨诗敏仰慕地看着仲德。“仲德,你真是还债高手!”

    “不敢当,范大同交给-发落。”杜仲德派给诗敏一个工作。

    杨诗敏念在范大同和她过世的父亲认识多年,只将他免职,还有一干跟着他,如势力强那些人也一概辞退,永不录用。

    热心、人缘佳的林中宏取代范经理的职务。酒保的工作大概非常迷人,因为谢正奇婉拒安排,要继续留在香颂厅当酒保;而仲德当然无法继续当他喜欢的酒保,不过晚上偶尔会下来帮正奇的忙。

    为了增加营收,努力还债,丽新有了新的气象,增加许多特殊的服务项目:有代办社团研习活动、美食宴外送服务、巨星活动、婚宴全套设计,从结婚、蜜月甚至可以安排到小孩满月席,时时求新求变,盈余逐月增加,但要还清银行的大笔贷款,或许还得努力很多年。不过杨诗敏有信心早晚会还清的,因为她身边有一位脑筋清楚、英俊能干、会逼董事长认真赚钱的总经理。

    三年后。

    杜仲德和杨诗敏到加拿大他们当年相遇的太阳峰补度蜜月回来。离家十多天,两岁的小女儿看到父母,手舞足蹈,从阿嬷手里爬到爸比怀里。

    “妈。妈。”杨诗敏笑着在两位妈妈脸上各亲一下。

    杜仲德笑看女儿把口水擦在他的衣服上面,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杨诗敏赶快把女儿哄过去,笑着拿卫生纸给仲德自己擦衣服。她皱着鼻子搔痒小女儿的肚子说:“顽皮蛋,爸比马上要去公司,-还用臭臭水弄脏爸比的衣服。”

    可爱的小娃儿在妈咪怀里吱吱笑,杜仲德亲一下小女儿粉嫩的脸蛋,然后提起公文包,向两位妈妈说:“妈,我去公司了。”

    “诗敏,你们才回来,仲德怎么又要赶去公司?”何美萱看着仲德开门出去后,回头伸手把小孙女抱回去。

    杨诗敏扶着她的妈妈,和婆婆一齐走进客厅。“仲德天生劳碌命,他说十几天没进公司,去看一看比较安心,但是他会回来跟我们一起吃晚饭。”

    他们夫妇才经营三年,丽新饭店的业绩就超过最鼎盛的年代,股东再度享受分红的喜悦,员工也能调高薪水,每年定额还掉银行的贷款,这大部份都是总经理的功劳。有比丽新大许多倍的企业透过关系来挖角,当然都没有成功。

    杨诗敏仍然是位讨厌看公文的可爱董事长,她现在最喜欢的事就是弹钢琴给妈妈、丈夫和女儿听。

    去年,他们买下两栋相邻的三层楼花园洋房,一栋是杜仲德贷款买的,一栋是杨诗敏卖掉过去所住的豪宅,挪了一部份的钱买下的,院子是相通的,没有围墙阻隔,两家人像一家人一样生活。年轻人出去读书或工作的时候,何美萱就伴着陆心怡,让她看着菲佣和外孙女玩。

    得了帕金森症的陆心怡被照顾得很好,她已经不太会讲话了,但仍能用眼睛表示一些意思。

    何美萱笑着对杨诗敏说:“今天晚上我们家会很热闹,仲泽和明智约好都要带女朋友来,双胞胎不甘示弱,也说要带男朋友来。”

    杨诗敏开心叫道:“双胞胎要带男朋友来,那真的会很热闹!妈,先去看我和仲德替您挑的礼物,等下我再帮您洗菜。”

    何美萱心领了,因为诗敏只会愈帮愈忙,于是笑着把小孙女交给菲佣抱,一边告诉诗敏说:“双胞胎等下就请假回来,所以等下-负责陪心怡妈妈说话,和把我们的小宝贝看好就行了。”

    另外,杨明智大学重考一年,终于如愿考上医学院,现在是医科一年级生。明珍今年要考大学,她很努力,也很慎重的选择学校,因为她不想离开妈妈、家人,到外地念大学。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新葡京赌博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新葡京赌博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还债情人最新章节 | 还债情人全文阅读 | 还债情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