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赌博
新葡京赌博 > 言情小说 > 挂在墙上的猪 > 第十章

挂在墙上的猪 第十章 作者 : 叶晴

    和赵世晔的约定是两个礼拜的时间他不管公事。但是自从管了世勋的“私事”后,凌琳发现世晔利用她睡着的时候偷偷用电脑工作。凌琳想起姐姐曾经跟她说过的话——

    “姐姐既然爱你姐夫,当然要站在他的旁边尽力协助他,支持他。不过,最辛苦的人还是大哥。”

    姐夫有体贴能干的姐姐扶持,但是世晔要管的事她什么都不懂,反而要世晔丢下工作来照顾她,想到这些她就有点不开心。

    祥云电话中说小渔村题材很丰富,他精神很好,每天几乎要画十五个小时。祥云回来会有一大堆的作品,而她懒散的什么都没画。凌琳把闲放的材料、画具拿出来整理,拿着锯子锯木条,做固定画布的框框。

    赵世晔听到敲打的杂音,以为安东在修理东西打发时间,结果出来看到的是琳抬脚把快锯断的木条踩断。凌琳穿着他的旧衬衫,袖子挽起好几折,长发用手帕绑着,有好几根没绑到的发丝不乖的随着风飘。赵世晔心里浮起一股温暖,琳是他的宝,不管什么模样都很吸引他。他带着笑意大步走向忙碌的小女人,地上已有一小堆长短不一的木条,而她的双颊也因劳动而透着淡淡的红晕。

    赵世晔替她擦去额头上泌出的小汗珠。“琳,你在做什么?”

    “做画布的框,吵到你了吗?”

    “没有,下次要做这种粗活先告诉我,我来帮忙。”

    “这哪叫粗活,我以前就做惯了。想到要再开始作画,好开心喔。”凌琳可爱的笑了。然后拼好木条,手上拿起铁槌铁钉要钉框。

    “我来,你现在不该这样乱动。”赵世晔抢下琳手上的铁槌,替她将框一个个钉起来。琳就坐在一旁安静的把刺进皮肤的小木刺挤出来,赵世晔抓起她的手来看,很心疼的皱着浓眉说:“以后这种事不许自己动手,交代安东或告诉我就好了。世打电话来说小静生了一个可爱的胖小子。”

    “真的,你把好消息留到最后才告诉我。”凌琳高兴的转身往屋里跑。“我要去打电话。”

    赵世晔快步追上。“琳,用走的。”

    “都是你不让我回去看姐姐,让我错失当第一位抱我外甥的机会,我要回台北看姐他们。”凌琳听话慢了下来,边走边怪起世晔。

    “等我有空我们一起去。”赵世晔独裁的告诉兴致勃勃的琳。

    凌琳停下来,胸部吸足了气又呼出来,仰起小脸瞪着世晔。“等你有空我外甥都可以去学校读书了。”

    “不会啦,很快,最慢一个礼拜我就带你去。”赵世晔像哄小孩。

    “那你这段时间要做什么?”

    “世勋又拜托我回公司处理一点事。”赵世晔见琳双眉不以为然的挑了一下,赶紧补充道:“琳,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去。”

    若不是看到他深情款款的样子,她实在讨厌世哗把她当白痴。凌琳跺脚说:“好啦,不可以拖喔。”

    自怀孕后没失过眠的她好不容易睡着,却又被乖狗抓醒。平日里很温驯的狼犬低呜着,躁动不安的拖咬她的睡衣。

    “乖狗,怎么了?”凌琳揉揉惺忪的睡眼。乖狗跑到窗口大吠几声。

    世晔今天早上就去雪梨,说好最慢三天回来。凌琳忽然警觉起来,赶快穿上外套跟到乖狗站立的窗前看。看到隔壁——世晔的家,有两个鬼祟的黑影跑出来,匆匆坐上一部没有熄火的车子扬长而去,接着客厅里窜起奇怪的火光。

    没见安东随后出来,凌琳心里直觉不妙,她拉着乖狗跑向世晔家。“安东!”大门被反锁,凌琳用力敲门,大声叫人。

    “汪汪!”乖狗大声吠叫引凌琳注意,然后从它平日进出的门洞里钻进去。

    乖狗能进去的洞,她应该也挤的进去。凌琳忘了她现在的肚子比乖狗大一圈,马上效法爬了进去,中间要通过有点困难,但是到处都是烟,安东又躺在客厅地上,情急之下,凌琳拉紧衣服硬是挤进活动的狗门里。火和浓烟是从沙发和地毯不断冒出来的。

    “安东!”凌琳很怕安东死了,哭着上前摇他,幸好发现他还会呻吟。不知从哪里生出来的力气,凌琳把安东拖到一角,用力摇醒他。

    安东醒来看到客厅的火,赶快爬去拿灭火器,总算及时扑灭一场火灾。

    “琳,要不是你进来救我,房子一定烧了,我也变成活人油膏。”安东同时擦着额上的冷汗和眼睛里的热汗,感激的抱着凌琳。

    “安东,要谢谢乖狗,是它先发现的。现在,请放开我,打电话叫救护车送我到你那个医生朋友的医院。”

    安东一听魂差点掉到地上,忘了他刚才被闯进来的歹徒打的头痛欲裂。他扶着琳坐到干净的椅子上:“小心,我马上去打电话。”

    乖狗伏在主人床脚下,虎视耽耽的看着靠近主人的人。查尔斯头痛的看着那只瞪着众人,露出皑皑狼牙的棕毛畜牲。

    “谁让狗进来的,把它赶出去。”

    “乖狗是我的,它出去我也出去。”凌琳上救护车时也同样坚持人随狗走。

    “安东,我开的不是兽医院,病房怎么可以住狈。”

    “要不是乖狗警觉性高,又教我钻狗门,我跟本无法进去救安东。”凌琳急的说话都大声起来。“你去问安东,乖狗是不是我们家里的一份子。”

    听到女主人声音紧张,趴在地上的狼犬马上竖直耳朵,坐起来龇牙低呜,把不是和它同一国的医生和护士吓得不敢乱动。

    被凌琳救了一命的安东感动的双唇颤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查尔斯,你没听到凌小姐是钻狗洞救我,我拜托你什么都听她的。”

    查尔斯没辙了,只好点头。“你也受伤了,去急诊室找医生。”

    凌琳看安东脸色苍白的教人担心,马上催促他:“安东,你受伤怎么没说!快去急诊室敷药。”

    “可是,老板还没有来。”

    “世晔没来还有乖狗在,你快去。”世晔人在雪梨,不可能马上赶回来。

    老板不等于乖狗,安东实在不想离开,但是查尔斯也向他保证:“我会替你看着凌小姐,直到赵先生或是你回来。”

    安东听话的去了。凌琳向医生道谢,乖乖地坐上诊疗床。好心的查尔斯替她打针检查,然后陪她回到病房。

    “肚皮有擦伤,不过幸好孩子平安,但是你这次受到的惊吓不小,所以一定要住院几天。你这只狗真棒。”查尔斯羡慕的看着忠心耿耿,跟着推床走的大狼狗。

    “嗯,有它在我就不会怕了。”凌琳的手往下伸,乖狗就凑近用鼻子顶她的手。

    赵世晔一脸全是担心,大步跑进医院,在走道看到正要推进病房的凌琳,马上上前握紧她的手。

    “我以为你会晚点才到。”凌琳看着世晔说。

    琳话语里似有幽幽的埋怨,赵世晔胸口忽然一窒。“琳,很抱歉不能常在你身边。安东的电话把我急死了,你要不要紧?!”

    凌琳说:“医生说我没事了,倒是安东不晓得严不严重。世晔,你先去急诊室看安东。”

    刚听到安东急躁慌乱的留话时,他受到的惊吓旁人无法体会,才警觉万一失去琳,他所拥有的一切尊荣财富都不再具有任何意义,直到看到琳母子平安无事,他的心脏才恢复正常的心跳。

    “凌小姐,赵先生既然来了就由他陪你,我先去看安东。”查尔斯交代护士,然后回身赶去急诊室看他那个大难不死的童年玩伴。

    “安东受伤都没说,还一路照顾我到医院,你快去看他要不要紧。”

    “你一个人——”

    凌琳把毯子拉至下颔。“没有关系,有乖狗在。”

    无法解释的心情,赵世晔很想和乖狗争风吃醋,但就怕有人怪他不爱护动物,欺侮她的狗而不理他,他还是先去看看安东。

    “琳,我很快回来。乖狗,不要让陌生人随便靠近。”

    安东头上绕着好几层纱布,赵世晔看的两道浓眉皱得拉不开,他先向负责的医生问清病人的伤势,然后向医生点头致意,走回安东这边。

    安东内疚的垂着头:“老板,对不起,凌小姐为了救我差点出事。”

    “幸好,她已经不要紧了。医生说你的头很硬,被敲成这样还能说话,我会把你转到雪梨的医学中心住院。你放心,闯进我们家那几个人逃不掉的。”安东听了才放下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安心的闭上眼睛。

    第二天,凌琳、安东两个人被赵世晔转到雪梨的医院。凌琳享受星家待遇,病房里有秘书陪伴,病房外有安全人员站岗守候。凌琳了解世晔的用心,但她原本就排斥当这种丧失自由的“最上等人”,不管怎样,她不要放弃当会遇上各种惊喜和刺激的普通人。

    她想和世晔说,但世晔在她睡着的时候才来,醒来以前又走了。凌琳问来看她的世勋:“坏人捉到了吗?”

    “琳,你放心,第二天就捉到了。”

    “那世晔呢?外面的安全人员可以撤走了吧?”

    赵世勋不敢作主。“我从来没见过大哥如此惊慌震怒,你还是等他来再自己跟他说。”

    “我就是没看到世晔啊。”凌琳叹了口气,从床上坐起来。

    “大哥好像说等你出院后,要让你住在雪梨,他可能在忙你们的婚礼和整理你们要住的新房。”

    “婚礼!他没有和我说过。”凌琳听到婚礼没有高兴的表情,只是一无所知的看着世勋摇头。

    “琳,可能大哥想要送你一个惊喜吧!你知道我们家的男人为什么都很爱他们的妻子吗?因为他们心里怀着愧疚。”赵世勋自问自答。

    “愧疚什么?”

    “因为我们太忙,常常为了重要的工作而让最心爱的人饱尝孤单,所以大哥才会特别注重你的安全。”赵世勋边说边看手表。“琳,我等下还要开会,明天再来看你。”

    “世勋,谢谢你来看我,再见。”

    赵世勋走后,凌琳彻底想着他的话。

    世勋说的是她故意忽略的事实。凌琳叹口气,她虽然很爱世晔,但在心伤、生气、害怕无助的时候,依附的都是别人的肩膀,连乖狗陪她的时间、给她的安全感都比世晔多得多。

    为了孩子,凌琳很乖的“住院观察”,当然乖狗都跟在她的身边。在医院她一人很无聊,对她没有怨言的配合,连听到消息赶来探视的祥云都觉得不可思议。

    而赵世晔安慰的夸她好乖。凌琳神秘的笑了。

    结果——

    凌琳失踪了!她那只随身不离的大狼犬也跟着不见了。

    一人一狗能在这么多人的视线下消失,他要好好检讨,他是不是养了一群饭桶,还是这群人忘了他们领谁的粮。赵世晔像战车一样驶进医院,赵世勋不放心跟来,相关人员垂头丧气的站成一排。

    “小姐有说要去哪里吗?”赵世晔绷着脸问。

    秘书全身瑟缩的摇头。凌琳真的能把大哥逼疯,赵世勋不忍的上前替小秘书说情。“大哥,琳带着一只狗又能去哪里?这一定是在附近走走而已。”

    “凌小姐坐京王一号出国了。”提出报告的人声音愈来愈小。

    “没有我的指令,京王一号怎可能起飞,谁安排的?”赵世晔寒光四射的黑眸直逼向应该眼不离琳的秘书。

    “是我。”头垂得很低很低的秘书双手奉上凌小姐的留书。

    赵世勋替她头痛的拍拍额头。

    “这是什么?辞呈。”赵世晔冷冷的字句铿锵落地。

    秘书继续抖着:“凌小姐说,要是总裁脸色很难看的话,就把这封信交给总裁。”其时凌小姐当时是说世晔的脸色要是臭的想杀人的话。

    赵世晔接过信封,帅气地抖开来看,看完咬牙将纸揉成一团。赵世勋很佩服凌琳的本事,能把他大哥气得七窍生烟、六腑内伤、五脏移位,忍的牙齿吱嘎响却连一句脏话也舍不得骂出来。

    “大哥,琳写什么?”赵世勋真的很好奇,好奇死了。

    “一张免死令。”

    赵世勋小心的抓过来看,看完忍不住笑了。凌琳这鬼灵精真把他大哥摸透了,信的内容是她要回台北去看姐姐,多亏秘书小姐安排一切,让她行程顺利,等她回来后还要再“当面”谢谢人家。

    “凌小姐有另外跟你说些什么吗?”赵世勋想替大哥多问一点情报。

    秘书极小心的说:“她说副总裁的话让她想通很多事。”

    “你那张乌鸦嘴跟琳说了什么?”赵世晔马上转头向世勋质问。

    “我不知道啊,你说。”真是鸟鸦嘴,早知道就不要替人多问。

    “你说你们家的男人为了工作而让妻子饱尝孤单,凌小姐叹气说她知道孤单的滋味,所以……”

    “所以什么?”赵世晔没有耐心的问道。

    秘书偷撇了眼可怜的副总裁,老老实实的说:“凌小姐说不和总裁结婚她会比较自由。”

    哇咧,死啊!赵世勋看到大哥发青的脸,马上陪着笑脸:“大哥,我叫京王三号马上准备。”

    “这笔帐我回来再跟你算。”赵世晔丢下仍在哆嗦的人自顾走了。

    赵世勋放心的吁了口气,脸上笑容一敛。能让被保护的人溜走,这群人哪配继续待在安全室。“今天该负责的人等下来跟我报告。”

    “姐,怎么没看到我外甥,你舍得把他丢在托婴中心啊?”来了大半天,姐姐竟然没有抱着她的宝贝儿子出来拜见小姨妈。

    凌琳和大哥的拉锯战早就轰动赵家老小。赵家一群长辈们远从太平洋某私人岛屿飞来看孙子,尤其奶奶说她的曾孙子太可爱了,硬是找理由把她儿子抱回去当肉票。这事刚好就发生在昨天,所以她忍不住小声怨怪妹妹:“还不是因为你。”

    看姐有怪罪她的意思,凌琳轻蹙着眉问道:“关我什么事!我出国快两年,台湾不可能发生和我有关的大事。还是机票又要调涨了?”

    “你还有心情跟我开玩笑。”凌静揪着柳眉看琳。

    “姐,你还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你宝贝外甥昨天被赵家的长辈们绑架回岛上去了,开了条件叫我和你姐夫拿赎金去换人。”想起来实在令凌静又气又好笑。

    “谁叫你和姐夫钱赚那么多,给长辈的零用钱却给的太少。”

    “他们哪需要什么零用钱,赎金就是你。琳,你心里清楚明白得很,少在这里跟我闲嗑牙。”

    “他们真会算,我这个赎金还会加利息耶。”凌琳摸着肚子跟姐姐抗议。“赵家人太霸道,我就是不嫁,拗下去看世晔怎么办?”

    “那我儿子怎么办?你的孩子怎么办?”

    “你儿子会被曾爷爷、曾奶奶、亲爷爷、亲奶奶、叔爷爷、婶奶奶、一大堆的人捧在手掌心疼的。再不,你赶快再怀孕,十个月后又有孩子可以抱了。”

    “你这个没良心的,算我过去白疼你了。”凌静气得把妹妹推开。见不到儿子,想念儿子,妹妹又一味装傻,凌静忍不住眼眶红了。

    “拜托,拜托!不要哭。”凌琳什么都不怕,只怕姐姐伤心。“好啦,我说说而已,你干嘛气成这样。”凌琳摩着凌静。“你要我当赎金我就去当赎金。姐,我当你大嫂,你和姐夫叫的出来啊?”

    凌静终于笑了出来。“你少贫嘴。”

    “谁那么好本事,让我看不到儿子而伤心的妻子笑了?”赵世人跟着声音进来。

    凌琳还在奇怪躺在外面的乖狗怎么没叫,原来姐夫旁边站着一个竖着浓眉,瞪着铜铃眼,看起来很生气却又有放心的复杂表情的赵世晔。

    “大哥,你来了。”赵家兄弟姐妹对赵世晔都是很尊敬的,凌静笑着站起来招呼。

    “姐夫。”凌琳对姐夫旁边的人故意视而不见。

    “抱歉,闲杂人等可不可以退开一下。”赵世晔开口赶主人离开。

    “行吗?会不会出人命。”赵世有点担心的问凌静。

    凌静把老公带到起居室,慧黠的黑眸盛满笑意。“琳答应我要当赎金了。”

    “你是说,我们儿子可以回来了!”赵世靠着门缝好想大笑。

    “嗯。”凌静笑着拉开老公,叫他不要偷看。

    “琳,你这是什么意思?”赵世晔第二次开口。少了观众,他声音自然而然轻柔了不少。

    凌琳把脚缩进椅子里,抓过靠枕抱着。“我想念姐姐,也想念我长大的地方。”

    “告诉我一声,我可以陪你回来,你这样忽然不见我会很担心的。”

    “我告诉过你了。”凌琳抬起微红的眼睛看他。“你太忙,没有时间。所以我借你的飞机,乖狗才有座位。”

    赵世晔收紧她的手。“琳,我愿意放弃一切,而不是用乖狗代替我陪伴你。”

    温热的眼泪扑簌滑下她的面颊。“世晔,我了解维持京王庞大的事业不容易,你的事业我帮不了忙,我也不能破坏你们兄弟间的团结和睦,我并不想独占你。”

    如此体谅的话由琳说出来,让赵世晔黑眸一样被水雾遮住。他轻轻擦拭凌琳的眼泪:“看到你不快乐我会心疼。”

    “我也是,所以我想我们当情人会比当夫妻快乐。不过,我刚才答应姐姐去当赎金了。”

    “谁敢跟他们要赎金,世和小静发生什么事了?”赵世晔立刻寒着脸问。

    “除了你们赵家的长辈还有谁敢,他们昨天绑了我外甥让我姐难过,说要拿我去赎——就是答应嫁给你啦。”凌琳不服气的拍打赵世晔。“当长辈的怎可联手欺侮我们晚辈。”

    赵世晔难掩脸上的笑意。“的确不对。不过为了要让世、小静一家团圆,你的牺牲是值得的。”

    凌琳看着世晔。“其实嫁给你也不叫牺牲,我只是不想失去我喜欢过的那种生活,你的生活责任太重,太无聊。”

    赵世晔蛊惑凌琳:“你可以使我们的生活不无聊。而我为了让你的生活生动活泼,我想借重你的专才,请你管理雪梨最大的艺品画廊,地点就设在总公司三楼。”

    “真的?”凌琳的声音轻扬起来。

    赵世晔看琳声音和精神一起来了,忍不住笑着轻啄琳小巧的鼻尖。“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就是你必须每天中午挪出时间陪我吃饭,我出国的时候你要暂时把工作交给你的助手。我可受不了看不到你、想你的日子。”

    “可是……”

    “又可是什么?”

    “我不够聪明又太率性,做生意我可能很快就把它赔光了。”凌琳先声明,她只管做,不管赚钱,赔钱可没她的事。

    “放心,我赚的钱你赔不完的。”赵世晔勾起凌琳的脸认真的说。“说不定你反而会变成我的摇钱树。”

    “说不定喔!那你又得为钱多伤脑筋了。”凌琳眯着眼,勾着世晔的脖子开玩笑。

    凌琳眼眉的笑意无意勾动世晔的心跳,洁白的贝齿轻咬着下唇微笑,纯真喜悦的模样是世晔欣赏的性感。

    凌琳靠近他的耳边轻语:“世晔,我开始想念挂在我们家墙上的那只猪了。”

    赵世晔抱着琳的手一紧,低下头含住那满是笑意的红唇。

    乖狗早对他们的亲密行为习以为常,竖起耳朵无声的当他们的护卫,褐色晶亮的眼睛紧紧盯着房里某处不很密合的门。

    里面有小小的声音传出来——

    “静,我有没有听错?是猪耶!”

    “嘻嘻,还是挂在墙上的猪。世,不要偷看了。”-

    本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新葡京赌博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新葡京赌博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挂在墙上的猪最新章节 | 挂在墙上的猪全文阅读 | 挂在墙上的猪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