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赌博
新葡京赌博 > 言情小说 > 爱上俏女佣 > 第十章

爱上俏女佣 第十章 作者 : 叶晴

    陆宏宇听到看门的老警卫说董事长来了,还以为他没事在开玩笑;直到他说董事长的行李都放在守卫室里,陆宏宇立刻下来寻找。公司这几年有很大的变动,妈又不常来,一定会迷路的。

    文丽玲走进了自家公司就分不清楚东西南北。看到了写著摄影室的房门没关,她像所有好奇的人一样,往里头张望。

    “那天我在医院遇见了陆总的新情人。”光是这句,就教文丽玲走不开身。“我狠狠的替你出了口气。依依,该怎么谢我啊?”

    “哦?你怎么替我出气?”楚依听完Yuki的恶作剧,笑得花枝乱颤的。“真好骗!

    Yuki,要是因为这样拆散了他们两个,我会大大谢你!”

    “不过我也没想到,三两句话她就难过得脸色惨白。看来她很爱陆总,比你还爱!”

    Yuki故意取笑楚依。

    “Yuki,也不能说我不爱他。你算过我们出来打拼几年了,这青春貌美还会跟著咱们几年?这年头排在爱情前面的还有数不完的东西。”

    她看过宏宇带回来的照片,认得这两个水灵灵的女孩是公司的模特儿。文丽玲虽不同意,也不想出声纠正她们惟利是图的观念;本想悄悄退出,不料却弄出声音惊动了两人。

    “咦?是谁?”两人同时转头瞪著她。

    既然被发现了,文丽玲自动走向前。“是我。”

    “老太婆!你这把年纪了要多修点德,不要贴著墙偷听人家讲话!”楚依劈里啪啦的骂人。

    她要是知道这么个穿著打扮都不讲究的妇人是陆宏宇的母亲,就不会有这种态度。

    她误将陆宏宇最尊敬的母亲——陆绫的董事长当成打扫的欧巴桑,寒著脸对她大声谩骂。

    文丽玲生气的拧紧双眉。公司怎会用这种人!依她的身份、教养,她不可能会和这种无礼小辈大声叫骂,所以她二话不说的转身就走,不巧脚却被地上的电线绊了下。还好,她及时扶住了墙壁,所以有惊无险。

    见老人家狼狈的窘样,不帮忙就算了,两人竟无一丝同情心的哈哈大笑。

    “哈,现世报!可惜没跌死!”

    “你……”文丽玲气得肠子打结,慈蔼的脸庞罩上一层寒霜。

    “依依,不过是个清洁妇,你理她做什么!”Yuki拉著楚依绕过文丽玲。

    “也对,Yuki,我请你到丽晶吃饭。”

    两人说话尖酸又刻薄,脸上的神情残忍又鄙夷,文丽玲用力吸进好几口空气才平缓了怒气。

    另一方面,陆宏宇找不到他母亲,后来又听警卫说,她很生气的坐计程车走了,陆宏宇马上赶回家找她。

    “妈,回来也不告诉我一声。为什么每个人都不声不响的说离开就离开。”

    “我是被你气回家的!”

    “我怎么了?”陆宏宇一脸无辜。

    “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聪明人,怎么会笨得用楚依和她的朋友当我们公司的代言人?!”

    “她们不是一直都很称职吗?”

    “称职个屁!你继续用她我们公司早晚会垮!你不是最烦无孔不入的商业间谍?如果有,老妈用我的经验跟你保证,她们一定是第一号嫌犯!我跟你说,我生了两只正常的眼睛给你,小时候也没让你发烧得脑膜炎,你用人竟然只看外表!算了,我不说了!”

    文丽玲瞪著儿子生气。

    自懂事以来,鲜少看到老妈发这种牛脾气,连有损身份的粗话都从她口里说出来,今天在公司里一定有人大大得罪了他母亲。

    “妈,我答应您,找到耶玫后马上处理楚依的事。”

    “说起耶玫我更要怪你!你对她做了什么事把她逼走?”

    “我对她比对自己还好,我敢对她做什么事。女人,没人懂她们心里在想什么。”

    哟!看宏宇这么烦躁,敢情如商杰说的——不羁的浪子成了新好男人?

    文丽玲反驳儿子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论调。

    “我也是女人,我不觉得女人有你想得那么复杂难懂,除非你不用心。”

    “是吗?”陆宏宇心存怀疑的看著机灵善变又复杂难懂的母亲。

    “当然是!”文丽玲挺起胸膛。

    黑拓说三天给消息。三天后,陆宏宇的电子信箱收到相片和说明文稿。原来他的车子真是宋国超搞的鬼,从这份资料中并清楚知道宋国超目前的下落,陆宏宇把它传真到他和耶玫去报过案的警察局。

    叶家姐妹回家前对于未来该走的路,心里已做好充分的调适;没想到回家不久就接到警局的电话说捉到宋国超了。

    没多久,陆宏宇站在叶耶玫面前大声咆哮——“说!你为什么躲著我偷偷跑去鹿港?!”

    还好姐不在家,不然一定跳出来打他。叶耶玫退后一步以躲开他盛怒的气焰。

    “去散心。”

    即使她站立在他面前,陆宏宇仍然很担心。一想到突然发现她消失的那一刻,他几乎害怕得要疯狂。他伸手触摸她的脸,叶耶玫闪了一下。

    陆宏宇阴暗的黑眸不解的看著她。“玫,要散心可以告诉我,我陪你去。”

    她垂下无神的眼看著地上。“不敢劳驾。请你回去,以后别再见面了。”

    陆宏宇胸部像被人重击了一下。他突然把铁卷门拉上,又怒气冲冲的跑回来。

    叶耶玫明白与他周旋的结果是,她没有一次占到上风;所以她想在门还没关上前跑出去,跑不到两步,就被一只铁臂将她揽腰抱起。

    他声音低哑问道:“你说什么?”她直视著地面没有回答,陆宏宇失去耐性的又再次吼道:“看著我!”

    何止他要崩溃,叶耶玫也快要崩溃,叫他回去是她用了好大的勇气才说出口。

    原来,自我重建那套是用来自欺欺人的,宏宇要是真的绝情走掉,她一定会成为行尸走肉。

    陆宏宇以为等一辈子她也不会把头抬起来,没想到耶玫忽然抬起眼看他。陆宏宇清楚看见她眼里有怒、有嗔、有委屈、有爱、有温柔……他这辈子注定要被这双眼睛的主人吃定,耶玫一定是受了委屈,才会不惜这样折磨他。他气虽然消了大半,但男人太温柔、太讲理就会没人爱,甚至被人爬到头上。

    陆宏宇表情忿怒,如老牛一样用力喷气在她头顶。

    “你骗我!”她撇著嘴说。

    “讲清楚!”陆宏宇叹了口气,收拢手臂警告她。

    “讲就讲,我大方退让不行吗?!”

    陆宏宇蹙著浓眉,细细咀嚼这话的意思。

    “大家都说我聪明,但我实在悟不出你话里深奥难懂的玄机。”

    “我已经知道你叫楚依拿掉你的孩子。”

    为了这事,她到现在还在心痛。没想到,陆宏宇听了她的话,把她当疯子一样大笑。

    女人都是这么不讲理的乱栽赃,随意栽个小孩或情妇给你再来跟你闹吗?

    “你还敢笑!以为笑就没事了?”她握拳忿怒的挥向陆宏宇。“我讨厌你!”

    陆宏宇终于止住笑意。

    “玫,你听清楚,我跟楚依没有任何关系。再说明白点,我对女人有洁癖。”

    “什么意思?”

    “意思是,私生活随便的女人我没兴趣。还有,我很生气,你听到这种莫名其妙的话应该来问我,而不是不声不响的走掉。我倒想知道这是谁造的谣。”陆宏宇抱著她坐下。

    “依依的朋友说的。”幸好她没有抬头,不然她会知道陆宏宇真正生气时是什么模样。叶耶玫又继续说:“宏宇,我很笨又没有依依漂亮,你喜欢依依我可以理解……”

    好想念的甜味,陆宏宇低下头凑近她的香肩颈窝。

    “玫,我就是爱上笨笨的你,爱上你纤细的颈子……”

    她陶醉在他爱的告白里。他忽然拉下她的衣服,用牙齿咬著她的颈肩。

    有点刺痛,叶耶玫闭上眼,屏住呼吸;接著他在他咬过的地方烙下深红吻痕,她仰起头紧紧攀住了他……但是宏宇说她笨!

    叶耶玫等他满足的抬起头时想跟他兴师问罪,嘴巴才刚张开,陆宏宇又把她堵得毫无空隙。他的双手像八爪鱼一样在她身上不规矩起来,她才抓下一只另一只又爬上,让她忙得无暇思考。

    “宏宇,我——啊!”她猛吸了口气。衣服扣子被解开了,八爪鱼成功的伸进去找到他想栖息的山丘。

    陆宏宇吻著她的粉颈,他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拉得长长的。“说啊,嗯——”

    她想反抗,但每当他在她身上施展魔法时,她的思想和身体就完全背叛了她。

    她无力的摊在他臂弯里,满脸酡红,水漾的星眸含情的看著他。

    他打开她胸罩的前扣,浑圆的酥胸隔著薄衫起伏,看在眼里性感更甚于全luo。他隔著衣服将山丘的顶端吮含在口里,她忍不住卑起了身体。

    她的身体已经不是她的,是宏宇的;随著他大胆的**,她紧咬著牙呻吟出声,这种浪荡的呻吟让她又爱又怕。

    “宏宇……”

    男人也有性感的问话方式,女人的哀求声对男人来说更加性感十倍。他胯下的亢奋实实在在顶著她的臀;他的手和嘴满足的**过她的酥胸……虽然隔著衣物,她像是摸到烫手的东西,她想缩回手,宏宇不让。

    她好不容易自欲火狂潮中清醒了些,宏宇一双黑眸充满了任何正常男人都有的欲望;

    他的手已经伸进了她裙底,沿著她修长的大腿往上游走到她腿间的中心。

    她忽然害怕的夹紧双腿,原本和他同样意乱情迷的黑眸掉下令人心疼的泪珠。

    这是她的第一次,陆宏宇以为她害怕。

    他暂且停下,吻掉她的眼泪,低哑的向她保证:“我会很温柔的。”

    她摇头。“如果你真的想要我,我是无法抗拒你的魅力。但是,我希望这一切美好的事在我结婚之后才发生。还有依依——”

    陆宏宇停了半晌,胯下的亢奋疼痛不已,他把头埋在她颈窝嘟嚷。

    “我要不是被你逼疯就是严重内伤。”之后他重重把她放下。“把衣服整理好,我出来的时候要是还有半颗扣子没扣上,我发誓一定一口吃了你!”说完他站起来往洗手间去。

    虽然他满口要胁,她心里却充满了温暖,她红著脸低笑。有像宏宇这样一位尊重她的爱人,她哪敢不听他的话。

    等陆宏宇出来,叶耶玫早就双手放膝上,整齐乖巧的坐著等这个惟一让她心怡、爱慕又尊敬的男人。

    陆宏宇刻意不看她笑脸,声音无感情的说:“我妈回来了,一起去看她吧!”

    “阿姨。”叶耶玫扑向文丽玲。

    “耶玫。”文丽玲先热情的抱紧她,然后再将她推开,细细审视一番。“怎么瘦了?”

    “没有啊!”叶耶玫噙著微笑摇头。

    “阿姨把照顾宏宇和看家的重责交给你,你怎么忘了和阿姨的协议。”她将视线转向一旁呆笑的儿子。“商杰说是宏宇把你气走的。把他的恶行恶状全告诉阿姨,阿姨替你作主!罪行严重我们就不许他回家,让他在外面自生自灭!”

    陆宏宇一听,脸上笑容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冤枉和不为人知的辛酸。

    “妈,你不能这样教她!你结婚的时候,外公不是教你三从四德吗?”

    宏宇是一开始就欺侮她——用他霸道的方式;不过,她没有怨言所以无冤可申诉。

    文丽玲见叶耶玫红著脸垂著头,半天不吭声。

    “我懂了。宏宇,没我的事了!”

    陆宏宇露出百年难得一见的憨笑执起叶耶玫的手。

    叶耶玫缩回手,别过脸说道:“你还有一个问题没解决咧。”

    “宏宇,是什么事情?”

    “玫听人家说,楚依为了我去拿掉小孩。”

    “夜路走多了早晚遇上鬼,出纰漏了是吧?”文丽玲装模作样的训起他。

    连阿姨都这么说了!

    叶耶玫学不会掩藏失望心痛的表情,陆宏宇看她绞著双手,小脸由红转白,忍不住低吼了声。“妈!”

    文丽玲双手掩耳大笑。

    “好了!耶玫,阿姨开玩笑的!这件事我正巧清楚,统统坐下来听我说。”

    听完文丽玲说清楚事情始末,叶耶玫气自己笨,陆宏宇则气楚依和Yuki对母亲不敬。

    陆宏宇一双黑眸露出寒光。

    “妈,我会要她们向您赔罪,而且让她们此后不能在这个行业立足!”

    “宏宇,留条活路给人家也算积德。”

    “不管怎么,陆绫所有的企业以后永远不会和她们合作!”

    “不急。你得防著她们恼羞成怒把我们家的衣服带到别家公司去;而且,我还想看看她们错愕慌张的表情呢!”文丽玲老谋深算的计划著。

    叶耶玫噗哧笑出声来。

    “阿姨,我刚才还在想,将来要以您为学习的榜样,结果您就开始顽皮了。”

    陆宏宇大笑。“妈,您一点都没变。那就提早举行新装发表会,这些服装一经公开就不是秘密了。当然喽!当天陆绫的董事长和我的未婚妻会一齐出现在会场。”

    “嗯,听起来好像不错。宏宇,你去安排吧!不要在这里妨碍我们聊天。”

    “妨碍你们聊天?!妈,您才是我们当中的电灯泡啊!”

    “哎呀!妈和耶玫有别的事要谈,你在这里不方便,回公司去忙你的事。”

    不久,文丽玲拉著叶耶玫去劝叶耶珈也搬到陆家住。

    “房子既然委托中介公司在卖,你们姐妹住那里一定不方便,把东西整理整理都搬过来!”

    叶耶珈起先不好答应打扰人家,她推托说:“朋友有间公寓要租我们,我想明天带玫去看。她要是没意见,我们很快就可以搬过去了。”

    文丽玲看看叶耶珈。这女孩倔得很,自尊心很强。

    她叹口气,假装失望的说:“是啊!谁会想和一个唠叨的老太婆住一起,那真是无聊得很。”

    “阿姨,不是的!我想得远,我是怕打扰了您的生活,也怕以后让耶玫不好做人。”

    “傻孩子!耶玫‘不好做人’那是宏宇的问题!”文丽玲装傻本事一流。

    “阿姨,您说什么啦!”叶耶玫甩开文丽玲的手,窘得满脸羞红。

    叶耶玫看到姐姐和阿姨同时看著她,然后相视而笑,她相信,严肃的姐姐经过阿姨的薰陶,生活一定会变得多彩多姿。

    “姐,你就答应了嘛!”

    “好。阿姨,往后耶珈有不懂的请您请多包涵!”

    叶耶珈处事成熟又有责任感,文丽玲用心观察后有心栽培她,不过她把这计划放心里。“好说。那我先回去了,你们赶快收拾整理。”

    陆宏宇一到公司就找商杰说下个月的新装发表会要提前。

    “提前!”商杰放下电话,不出三分钟就杀到陆宏宇面前。“理由!没有合理的理由我不配合!”

    陆宏宇告诉商杰那天母亲如何受楚依她们欺侮讥讽。商杰听完后双眼阴鸷的眯起。

    “真的?!那只是吓吓她们未免太便宜她们了!”

    “我比你更生气,不过这是我妈的意思。”

    “那就进行吧!”

    不久,楚依来找商杰。

    “商杰,为什么发表会举行的前一天我和Yuki才被告知?”

    “依依,连宏宇都亲自交代说这次走秀,一定要有你个人专用的更衣室。连总经理都认定你是本公司最大牌的代言人,对你礼遇有加;你还需要纡尊降贵的去和那些新进模特儿练习走台步,弄得香汗淋漓的吗?”

    楚依虽然被商杰捧得飘飘然,不过也恨手上那几张照片如今都成了一张张废纸。

    楚依噘著嘴嗔道:“你们都不替人家想想!要是那天人家早安排了节目呢?”

    “我的大小姐!谁不知道你这阵子很空。”商杰看楚依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才满意的继续说:“开玩笑的!你别生气。依依,这次表演听说有更重要的意义,董事长会亲自到会场向来宾宣布一件喜事。”

    说到这个,楚依就很有兴趣了。“什么事?!”

    “喜事嘛,你自己想啊!”商杰暧昧的推她一把。“公司的人都在猜,那人一定你——未来的总经理夫人!再过几年,就变成董事长夫人了!”

    楚依闻言大喜,但她做作的谦虚一番。“怎么可能,我怎么配得上他?”

    “可是我听他言下之意就是你啊!错不了,一定是你!依依。”商杰在楚依耳边极小声说道:“哪个男人骨头不贱?谁不爱你这种出门是贵妇,上床当情妇的漂亮女人!”

    说得太好了!她掩著嘴笑。“那他为什么不告诉我?”

    “惊喜呀!拜托你别让宏宇知道我什么都告诉你了。”

    商杰是宏宇最信任的人,他准是知道宏宇的决定才会先来拍她马屁。

    “商杰,等我当了总经理夫人,我一定叫宏宇升你当副总,我去找宏宇!”

    楚依乞丐许大愿。当总裁都要看他高不高兴,当副总?!

    商杰抬高剑眉笑道:“宏宇陪董事长去香港挑珠宝了。”

    对喔!只剩一天,她得快点安排全身美白美容,还要选造型、选礼服。讨厌!宏宇也真是的!

    “宏宇回来告诉我一声!”楚依站起来,急著去安排美容时间。

    “再见!”商杰嘴角扬起一丝冷笑,不怀好意的挥挥手。

    陆绫新装发表会那天,陆家三个女人不厌其烦的花了一整天时间打扮,就是要在最后出现的时刻让大家耳目一新。

    文丽玲穿著旗袍,名家设计的翡翠胸针和大戒指价值不菲,远远看著就能感受到她身上那股贵气。

    叶耶珈和叶耶玫穿的都是陆绫的礼服。叶耶珈选的是银灰色削肩礼服,头上别著蓝钻发饰,搭配黑珍珠项炼,看来高雅含蓄,配合她内敛的风格又不失性感。叶耶玫穿著粉红低胸礼服,粉红南洋珍珠项炼圈著她纤细的脖子和手腕,柔软的衣料随著她的步伐摆动,看来活泼性感。

    当她们三人挽著手出现时,从陆宏宇目瞪口呆到全场一片鸦雀无声,证明她们成功了。

    “陆绫找到更适合的代言人了。”商杰推推他。

    “我不会让她出来抛头露面!”陆宏宇走上前,双臂一右一左搭著他最宠爱的两个女人。

    商杰则带著叶耶珈去认识一些新朋友。

    文丽玲忙著和久未联络的旧识寒暄,叶耶玫想上前和商杰、姐姐说说话,却被陆宏宇挽著手臂走到另一个地方。

    他黑眸含情的看著她涂著珠光色的嘴唇。“玫,你好漂亮!”

    叶耶玫抿著嘴偷笑,明眸往他背后偷睨了下。“宏宇,你有好多客人。”

    陆宏宇才不管有多少只眼睛明著暗著在看他们,他搂著她的腰揽向自己。

    “亲爱的,我把你变得没有行情了。”

    宏宇太大胆了!她手掌贴著他的胸膛。“什么意思?”

    “以后没有人敢追你了。”陆宏宇在她耳边轻语。

    这种亲匿的举动立刻吸引镁光灯此起彼落闪烁,明天他们就成为头条了。

    叶耶玫终于知道了他的意思,她脸上笑意更加甜蜜。

    走进后台的模特心急著告诉没看到实况的人。

    楚依在她的更衣室里,是最后得到消息的。她走到帘幕后偷看,只见陆宏宇英俊倜傥依旧,叶耶玫则和往常大不相同。她挽著宏宇的手臂微笑,那笑容耀眼得有如一颗明珠,楚依咬著嘴唇闭上眼。

    社会是很现实的,一些看不惯她,受过她冷言讥讽的模特儿,开始在她背后窃笑耳语。“总经理夫人换人了……”

    都怪宏宇特地安排的更衣室!连Yuki都不识相的跟她计较,所以她才会沉不住气,大声宣告说今晚宏宇会宣布和她订婚的大消息。看她们一个个张著既羡慕又嫉妒的眼睛,她真的浑身飘飘然的……不过现在却糗得像被千万根针刺到一样。

    节目到了尾声,所有模特儿全站成一排,商杰凑向陆宏宇。

    “宏宇,该请董事长上台了。”

    陆宏宇朝母亲屈起手臂,文丽玲笑著挽著儿子上台,由最红的模特儿楚依代表献花。

    楚依一直研究著董事长的脸。

    奇怪,她怎么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董事长?她的记性不差,这等有权有势高贵的人她该不会忘记才对。

    “还记得我吗?我正是那个跌不死的老太婆。那天我不小心听到你们设计人的谈话,很低级。”文丽玲点醒她。

    没错!是她。换个衣服和戴些贵重配件就是董事长了!楚依一惊把花束掉地上,引起台下一阵嘘声。

    完了,她的事业完了!Yuki和她一样,脸色也很差。

    文丽玲扬起嘴角转身,然后陆宏宇牵著叶耶玫上台。

    叶耶玫不曾见过这种大场面,深吸了口气让自己不那么紧张。

    陆宏宇发现她手心冰冷,对她低语:“别紧张。”然后把她的手拉到背后,另一只手也包住了她的手。

    “想必各位都已经猜到接下来我要说什么了。”文丽玲台风稳健。

    底下的人看台上一对璧人亲密的站一起,笑著高喊:“陆太太,恭喜了!”

    “董事长,恭喜了!”

    台下旧识不少,久未露面的文丽玲忙著招手。

    “谢谢!好高兴。我们为各位准备了许多香槟,喝醉了也没关系,待会儿外面会有一排无线电计程车等著送各位回去。各位!这是我未来的媳妇叶耶玫,以后请诸位长辈朋友们多指教、多护她。”

    “为什么不是‘多爱’她?”

    文丽玲看了一下今晚最不聪明的人。“因为‘多爱’她会让宏宇吃味!”

    底下一阵哄堂大笑。

    陆宏宇摇头跟著底下的人哈哈大笑。只要母亲一上台,风头非她莫属;叶耶玫也忘了上台的紧张,忍不住将头抵在他肩膀上闷笑。陆宏宇笑著搂住她,低头吻了吻她。

    文丽玲和商杰交换了一个会心的微笑,举杯谢他,商杰潇洒的一饮而尽。

    这是他该得的。

    干完手上的酒,他眼光又转向会场中另一个孤单而貌美的女人……尾声黑拓如约赶回来吃陆宏宇的喜酒,意思到了又匆匆上车赶去机场。

    “拓。”

    黑拓瞪大了平时不肯费力张开的眼,只见陆宏宇和叶耶玫穿著便服,手牵著手坐在他车子里面。

    “宏宇,你上错洞房了。”黑拓转身请他们下车。

    “拓,什么都别说,开车送我们到机场就好。”

    “你想偷渡?”

    “商杰领队带著宗宪、康康说要闹洞房,我怕我会忍不住把他们掐死。”

    黑拓发出低沉笑声。“坐好了!”

    车子火速驰离。

    商杰等不到新人送客觉得有异,带人冲往安排在饭店的新房。文丽玲和叶耶珈挡不住,只好笑著由他们进房。没一会,三人在楼上大喊——“我们被放鸽子了!”

    “人去楼空,只有一张字条。”宗宪摇摇手上信纸。

    “写什么?”康康问。

    宗宪看著字条大声念——我去努力做人,你们努力做梦!-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新葡京赌博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新葡京赌博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爱上俏女佣最新章节 | 爱上俏女佣全文阅读 | 爱上俏女佣TXT下载